第二百三十六章:路见不平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六章:路见不平

第二百三十六章:路见不平 汤丽来到病房外,轻轻的推开门进去,床上的林久福已经阖眼睡去,时不时的哼唧两声,汤丽坐在床边,看着床上这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对他是既惧怕又怨恨,却又不得不依赖在他身边。 汤丽将档案资料放在陪护的床下,又悄悄的从病房里退了出来,来到了公用的卫生间里,洗了把脸,她这才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哭花了妆之后像个大花猫一样,眼泪不由自主的又开始往下掉,水龙头里的水透着刺心的冰凉,一股无法形容的哀伤从心底蔓延了出来,那感觉好悲凉。 天渐渐亮的时候,林久福醒了过来,看了一眼在临床躺着的汤丽,故意咳嗽了两声,汤丽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陪着笑脸说:“老公,你醒了啊。” “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林久福声音刻薄的道。 “都在这了。”汤丽将档案袋拿了出来,陪着笑脸问道:“老公,你是要自己看,还是我读给你听。” “什么都不用,你就告诉我他的详细身份背景,和最近的动态就行了。”林久福半靠了起来,随手点了根烟,刚抽了就一口就被呛的咳嗽起来。 “老公,你现在不能抽烟。”汤丽马上关切的道,去给他倒了杯水。 “你快说。”林久福喝了一口水,不耐烦的道,在他的心里头汤丽就是一个玩物,甚至都算不上一个人,他喜欢的时候就拿出来玩玩,不喜欢了就丢到一边,他有的是钱,也不在乎一年在她身上扔个百八十万的。 汤丽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了两张相关的档案读了起来:“林昆,今年二十五周岁,老家……” 林久福不耐烦的打断道:“拣重点的说。” 汤丽哦了一声,跳过几行字继续说道:“之前一直在部队里当兵,当的什么兵在哪个军区不详,现在是百凤门的二当家,最近准备参加一场地下赛车。” “等等!”林久福道:“那个百凤门是怎么回事,二当家又是怎么回事。” “老公,你等一下。”汤丽小心谨慎的说道,又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沓档案,从里面挑挑拣拣,道:“百凤门是中港市南城区的一家舞厅,过去曾经辉煌过,现在几乎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林昆是在一个多月前加入百凤门的,这次他参加的贫民地下赛车,是为了百凤门的利益。” “什么利益?”林久福好奇的道。 汤丽又翻出了一沓资料,按照资料上的显示将林昆这次参加地下贫民赛车的背景详细的说了一遍,林久福听完后蹙着眉头在那琢磨了起来,嘴里喃喃的道:“参加赛车,参加赛车……赢了还可以赢到个夜场……” 他的眼睛突然一亮,问汤丽道:“赛车的地点在什么地方?” 汤丽道:“中港市的南山盘山路,地势非常的险要,有凶险的九连弯,被称之为断头路,每年在这九连弯上出事的人不计其数,大多都是飞车党。” 林久福阴测测的笑道:“好,你马上花钱去找一个狠一点的赛车手来,一定要不要命的那种,到时候就在那九连弯上把那小子给解决了!” 汤丽小心谨慎的问道:“老公,你的意思是?” 林久福阴狠的道:“那九连弯不是叫断头路么,就找人来在断头路上把那小子给解决了,最好直接让他断头,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汤丽点头道:“好的老公,明白了。” 月末一天一天的近了,最近这两天,林昆除了每天送澄澄上下学外,都会到南山路上去转一圈,他得趁着这两天把新改款后的老捷达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到目前为止他也只是掌握了百分之八十而已,余下还有百分之二十的余力有待开发,每天他也都会去龙哥那一趟,对车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保养,另外再改进一些小的细节。 越跟龙哥深的接触,林昆越发现他修车的水平深不可测,那些4s店里的师傅们,跟他简直没法比,他对车的了解仿佛比对他自己了解的还细致。 龙哥合上了机关盖,拍拍手对林昆说:“行了,这车目前的性能几乎是百分之百的,能发挥出多少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赢了比赛别忘了请我喝酒。” 林昆哈哈笑道:“没问题,到时候喝什么酒,在哪喝,全听龙哥安排。” 龙哥黑黝黝的脸上露出笑容,道:“说那些都没用,你小子先赢了这次比赛再说。” 林昆拍着胸脯道:“这个龙哥你放心,我对自己有信心。你还是提前想一下去哪喝酒庆祝吧。” 离开了龙哥的修配厂,林昆开着老捷达慢悠悠的在街上晃悠着,现在每一脚油门,他都仔细的体会跟车之间的联系,这样慢慢才能达到精准控制、人车合一的境界。 快到一个红绿灯的时候,突然看见旁边的路口围了很多的人,人群的中央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那儿,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一阵吵吵跋扈的声音传来,喊的好像是什么撞了人就得赔钱,今天不赔钱就别想走之类的。 林昆对于这种围观看热闹的事毫不感兴趣,就在他刚要开车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道身影很熟悉,但他却叫不上来名字,是之前陪章小雅去bmw的4s店里认识的,好像是叫周什么…… 那位周女士站在车旁,显然那辆红色的车是她的,在她的跟前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正唾沫飞溅的冲她威胁着,时不时的还加上几个动作。 林昆眉头一蹙,这有熟人就不一样了,虽然跟那位周女士并不是太熟悉,但怎么说也是见过面说过话的,自己反正也没别的事,就先下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在他看来那个唾沫飞溅的小年轻肯定有问题。 林昆把车慢慢的靠了过去,停在了人群的外围,从车上下来后顺着人缝挤到到了最前面,这大夏天烈日炎炎的,一路挤过去后难免沾了一身臭汗。 “撞了人你就得赔钱,今天你要是不赔钱就别想走了,警察来了也不好使!”吼叫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穿着一条沙滩裤,上半身穿着一件运动版的大t恤,瞧他那一脸慷慨激昂的模样,似乎要吃人一样。 在这个小青年的身后,也就是红色的宝马车头前,躺着另外一个小青年,这小年轻半躺在地上,咿咿呀呀的在那痛叫着,一口一个疼死我了,可看他的脸上的表情,却一点‘疼死了’的程度也没有,明显是在演戏。 林昆马上明白了,这尼玛根本不是出车祸,根本就是遇上了两个碰瓷的小年轻。 周瑾一脸的厌恶,看着小年轻说道:“你搞清楚问题好不好,我的车根本就没有撞到人,是你们自己冲过来的,想碰瓷拜托你们专业一点好不好?” “臭娘们你说谁碰瓷呢!”嚷嚷的小青年马上不愿意了,“看你穿着打扮都挺得体的,还开着个宝马,怎么撞了人负不起责了,还在这嘴硬不承认?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解决了,撞人赔钱天经地义,否则你别想离开!” 周瑾抬起手表看了下时间,她还着急回店里开个会,这围观的人一大堆,怎么就没一个上来帮忙的,她是真想马上摆脱这两个碰瓷的小无赖。 “好吧,就当破财免灾了。”周瑾想不出别的办法,要是报警的话,警察来了也说不清出这事,主要是这附近也没有个摄像头,到时候难免会去警察局做一番口供,换做平常日子可以,今天她确实急着开会。周瑾厌恶的看着眼前的碰瓷小年轻,道:“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呵,姐姐,早这样不就完了么。”小年轻得意洋洋的道,旋即又狮子大开口,瞎掰扯道:“我这兄弟还在发育期,被刚才这么一撞,我怕会影响他以后的腿脚,万一落下点什么后遗症可就不好了,所以……” “你直接说多少钱就完了。”周瑾不耐烦的道。 “两万!”碰瓷小年轻果断的开价。 “两万?”周瑾瞪大了眼睛,“开什么玩笑,我连碰都没碰到他就要两万?” “没碰到你干嘛要赔钱呢?”碰瓷小年轻狡猾的道:“姐姐,你这可就自相矛盾了啊。” 周瑾咬咬牙,两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她身为bmw4s店的销售经理,一个月累死累活的也就将近两万多块的工资,这碰瓷的小青年一下子就要两万块,这胃口可真不小啊。 一方面周瑾着急回去开会,一方面她又不想拿着两万块,要是几百块钱也就算了,关键这两万块实在是太多了,就这么白白的被讹去她不情愿啊。 就在周瑾内心纠结的时候,人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美女,你给我两百块,我帮你把这事摆平了。” 所有人全都循声看去,只见人群的最前面,也就是最靠近现场的旮旯,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正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站在那儿,刚才的话就是他说的,这个高高大大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的林大兵王。 周瑾也回过了头,她是做销售的,记忆和视觉都相当的敏锐,重要的客户只要接触过一次,几年内是不会忘掉的,林昆在她的记忆里绝对是重要的客户,上次林昆和章小雅一起去他们店里买了一辆宝马x6。 “林先生!?”周瑾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昆笑着说:“刚好路过,看到你有麻烦就过来看看了。” 周瑾马上看到了曙光,感激道:“谢谢你!” 林昆开玩笑的说:“谢什么谢,我可是有条件的,本来我想收你二百块钱的,看你今天穿的这么漂亮,我改变主意了,只要你请我喝一杯,我就帮你摆平。” 周瑾微笑道:“林先生,你可真幽默。” 两人这边有说有笑的,完全忽略的那个碰瓷的小年轻,这碰瓷的小年轻看到有人站出来要帮忙,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苦大仇深,嗷的一声吼道:“小子,你可别多管闲事啊,小心到时候后悔都没地儿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