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信任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五章:信任

第二百三十五章:信任 海辰别墅区,这片位于中港市最美海景的别墅区,每到夜里的时候都会异常的宁静,小区里的灯光迷蒙的连成一片,给人一阵回家的温暖,远处的潮汐拍打着沙滩的声音,更像是夜语的呢喃催人入睡…… 澄澄已经睡了,小家伙一直从楚静瑶的公司睡到了家里的床上,小海冬青也睡了,小家伙站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林昆和楚静瑶却都没睡,两人这会儿正坐在二楼阳台的长椅上,阳台上亮着一盏暖色灯,灯光稀稀落落的照在两个人的脸上,呈现出一抹安详来。 楚静瑶手里握着一瓶果汁,这果汁是透明瓶子装的,没有什么多余的包装,简单的不都能再简单,价格却是极其的不菲,就这么一小瓶不足200毫升的果汁,折合人民币要二百多元呢,是专门从新西兰的有机牧场空运过来的。 在华夏,一般的有钱人都是喜欢大鱼大肉海参鲍鱼的,讲究的是开块头大的越野车、拉风的跑车,穿的要是国外的大牌,最好是奢侈品牌。 而真正的有钱人,譬如眼前的楚静瑶,讲究的是一种生活的品位,一种高素质的涵养,吃的东西讲究一个健康有机,穿的东西不需要太奢华,但一定要最能衬托自己的气质,即便是偶尔购买奢侈品,也绝不会买最贵的,只会买最适合自己的,甚至奢侈品直接找著名的工艺师定制,开的车不需要太贵,最好是能低调的让别人认不出来,真正有钱到了一定的程度,真的不需要显摆出来让人知道,那只会让自己变的肤浅。 楚静瑶在林昆的眼里一直是与众不同的,先从长相来说,她和林昆认识的其他女人一样,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可每每别的女人和她站在一起,却又总显得差了点什么,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旖旎而又模糊。 失眠的夜晚,林昆曾仔细的想过这其中的原因,最终得出的结论很直白,楚静瑶的美确实更胜一筹,关键她的气质更是那么的不同,她不似兰花那么宁静高雅,也不似荷花那么亭亭玉立,更不似玫瑰那么妖冶如火,她仿佛立于珠穆朗玛顶端的一株透明的灵芝,凝聚了天地日月的精华,只为这一世的璀璨而降临人间,可惜偏偏落在了他这个吊丝的手里。 这么一想,林昆的心情豁然开朗,他都有一股忍不住要给命运点赞的冲动。 话再说回来了,其实咱们林大兵王的条件也不差,首先就说一下吊丝吧,其实咱们林大兵王也算不上是吊丝,吊丝能住豪宅么,吊丝能当奶爸么,吊丝能威风八面的一个人干倒一片人么,吊丝能叫狼王么…… 只不过他的气质,确实有点吊丝,只有吊丝才喜欢穿地摊货,才喜欢成天像个小混混一样吊儿郎当的,没事的时候咧嘴一笑,一副很猥琐的表情。 咱们林大兵王的硬件条件其实也不差,或者说相当的给力,一米八五的大高个,身材修长的都能当模特了,但绝对比全世界的男模都有男人味,这一点是无法形容的,好歹也是在漠北军区混过的人,好赖不及还是狼王不是。 再说五官长相,绝对的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同时又有一股小清新的秀气,再加上成年累月积累下的小麦色皮肤,就两个字形容最贴切——性感。 说了这么多也有点跑题了,主要是想表明一点,咱们林大兵王和楚大美女在一起,只要是林大兵王不吊儿郎当的像个小混混,那绝对是一等一的绝配。 楚静瑶晃了晃手里的橙汁,轻轻的抿了一口,那股天然有机橙子的酸甜味道顿时噙满了口腔,顺着喉咙流进了胃里,一股淡淡的酸甜在嘴里回味。 林昆手里握着一个易拉罐啤酒,最普通的啤酒,成箱批发也就两块钱一罐,就从这喝的上来看,两人的气质马上就悬殊起来了,楚静瑶是典型的高大上,林昆则是典型的穷吊丝,还一边喝啤酒一边抽着烟。 “听说你要参加赛车?”楚静瑶淡淡的道,目光看向远处幽深黑暗的海平面。 “你怎么知道?”林昆笑着说,转过头看向楚静瑶。 楚静瑶继续眺望远方,道:“就你的那点事,想知道根本不用费什么劲儿。” 林昆哈哈笑道:“是么?应该是你爸告诉你的吧,你爸一定是通过秦雪知道的。” 楚静瑶转过头看了林昆一眼,道:“你猜的没错。我不想你去参加这次比赛。” 林昆笑呵呵的问道:“为什么?关心我?” 楚静瑶承认道:“对,是关心你,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怕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澄澄好伤心了。” 林昆哈哈笑道:“我说,你就那么不相信我的车技?” 楚静瑶很坦诚的道:“不相信,即便是相信我也不想让你去比赛,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我没法和澄澄交代,你现在是他的爸爸,你也得为他负责。” 林昆摇摇头道:“别的事我都可以答应你,但唯独这件事不行,这次比赛我是一定要参加的。” 楚静瑶的脸上浮现一抹黯伤,但很快就消失了,语气说不出什么滋味的问道:“为什么,是因为答应了秦雪么?” 林昆摇头,笑着道:“不是,是因为百凤门和一个男人的诺言,这次赛车关系到了百凤门的未来,我说过会赢下比赛就一定会赢下来。” 楚静瑶反问道:“你这么有自信?” 林昆笑呵呵的道:“当然了,一个男人最不应该缺少的就是自信,我从小到大啥都缺过,但唯独没有缺过自信。” 楚静瑶稍稍的平静了一会,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林昆道:“你非要去比赛我不阻拦你,但我有一个你条件,你必须答应我,否则我就要辞退你。” 林昆淡定的笑着道:“说吧,什么条件?” 楚静瑶道:“很简单,你赛车的时候要带上我。” “这……”林昆有些为难,他都已经和秦雪说好了,赛车的时候秦雪也要在车上的,赛车一般都是只带一个赛车女郎的,也没见过谁带两个啊,关键的问题是,只有一个副驾座,如果把秦雪和楚静瑶都带着,那到时候让她们俩谁坐在前面谁坐在后面,不用说坐在后面的肯定不高兴。 “怎么,为难了?”楚静瑶问。 “我已经答应秦雪了,让她做赛车女郎。”林昆如实的说道。 “谁规定赛车女郎只准有一个?”楚静瑶反问。 “可……副驾座只有一个,到时候让你们谁坐后面,你们肯定都不愿意。”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小心眼,到时候坐前面坐后面无所谓。” “这就成了。”林昆笑了起来,问道:“你干嘛非要跟着我赛车,你不是不相信我的水平么,到时候万一出现点啥情况,那澄澄怎么办啊?” 楚静瑶很从容的回答道:“我不相信你的水平,但我相信万一有什么情况,你一定会保证我的安全。”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道:“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楚静瑶慧黠的一笑,道:“相信一个人还需要什么理由么?”说完,起身向卧室走去,背对着林昆说了句:“晚安,明天的早餐我要牛奶。”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楚静瑶那修长玲珑的身材,忍不住的摇头苦笑,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是难以琢磨啊,一会相信一挥不相信的,把他都给搞懵了。 林昆这边还在阳台上喝啤酒呢,中港市的另一个方位——南山盘山道上,十几辆赛车正在上面演戏一场预演的比赛,这些赛车都是为月末的贫民地下赛车做准备的,这十几辆赛车也不是提前约好过来比赛的,而是到这里练习的时候不期而遇,索性大家都一起来一场比赛预演。 登时,南山这段天然凶险的赛车道上车声嘶吼灯光闪烁,一辆辆赛车化作风一样驰骋在盘山路上,轮胎磨在地面上发出尖锐的吱嘎声,一辆接着一辆车贴着那凶险的弯路漂移向前方,发动机的轰鸣紧跟着轰隆隆的响起。 这些车的配备都不一样,最好的要数金凯的那辆蓝色的布加迪,这蓝色是他重新喷绘的,为的是要一个名字——蓝色闪电,意思是像闪电一样的速度。 不过,今天金凯的布加迪跑的不怎么好,他这完全是有意而为之的,故意跑在最后一名,好观察前面赛车的水平,为月末的比赛做好铺垫。 第一个到达终点的是一个职业的赛车,一看就是有帮派专门花重金雇来的,一个赛车手再加一个车,雇一顿下来也就几十万的费用,倘若真的把凤凰集团给收了,那其价值不知道要翻多少翻了,也正是因为这种想法的人多,所以导致了这次来参赛的专业车手前所未有的多,这些专业的赛车手也都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们有自己的团队,也有自己的赛车,那些个专业场上都能一见高低的赛车,拿到这普通的赛场上已经是配备很高的了。 输了这场预演赛,金凯一点也不失望,反倒是有些隐隐的兴奋,他绝对是一个对赛车痴迷的痴情分子,在中港市他一直都是处于无敌手的状态,今天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多的好车手和好车,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终于可以找个像样的对手好好的赛一赛了,这种机会可是难得的很的。 下半夜两点多钟的时候,市中心医院的大门口停了一辆出租车,汤丽一副狼狈的从车上下来,下车后一点也不敢耽搁,就向楼上的住院部跑去,她的怀里夹着一个文件夹,里面放着今天一晚上查出的有关林昆的资料,资料里列出了林昆是什么时间到中港市的,干过哪些事以及最近重要的事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