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三天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三天

按照岳蓉的说法,她只知道秘药的成分必须把控严格,多一分或者少一分,对服用者都会有生命危险,母亲当初时传授给她的时候,就是这么叮嘱的,外祖母传授给母亲的时候也是同样,历代的‘欲神婆’全都严格按照要求来配比秘药,人命关天,从来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差池。 岳蓉这一次故意将药物的成分比例搞错,使得胡秋平短时间力量暴增,从那一刻起,岳蓉早就料到胡秋平不会有好下场,结果却是没料到会…… 岳蓉笑着将话说完:“一定是他身体的五脏六腑和经脉承受不住秘药迅猛的力量,最终被这强横的力量所冲碎。” 林昆笑着说:“反正,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一次擂台了,再也不想有下回了。” 岳蓉轻轻的一笑,“其实,以你今天所表现出的实力,我虽然只是一个外行,但就我对胡秋平的了解,倘若我没有在秘药中最手脚,还是和往常一样给他正确的药物,你也不至于败给他,倒是我改了秘药的成分,所以现在才害得你……” 林昆笑道:“岳小姐,你不用觉得歉意,倘若你的秘药成分没有改变,哪怕是我能够赢胡秋平,估计也照样会拼的一身内伤,你们‘欲神婆’的秘药是用来救人的,以后希望你不要再……”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岳蓉打断道:“这个你放心,我已经打算好了,见到了母亲之后,我就和母亲找一个陌生的地方隐居起来,从此只过平常人的生活,至于所谓的传承不传承的,我想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林昆的脸上稍许动容,岳蓉笑着说:“林先生,你不必担心我们‘欲神婆’一脉失传,从古至今,我们华夏有太多的奇人异士,现代文明的发展,也不知道有多少的绝学失传,我们欲神婆本来就不是一个大的支脉,一切还是要听天由命吧,至少我是不愿意自己再这么活下去了。” 林昆点了点头,岳蓉说的也有道理,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她想过一个平常女人的生活,这没有什么错,至于所谓的传承,恐怕以后没有了‘欲神婆’,也没有几个人会记得吧。 林昆笑了笑,道:“那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岳蓉笑着说:“你放心好了,你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有本事的一个,有什么难办的事,我肯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两人聊的很开心,岳蓉千娇百媚,在林昆的眼中像是一朵盛世的玫瑰。 而林昆相貌堂堂,虽然此时面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弱,但在岳蓉的眼中,却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两人像是朋友一样,对于岳蓉来说,难得从一个男人的眼中,看不到任何对她的欲望,她的心中十分感动。 夜已经深了…… 此时,江南一著名的大医院里,赵宇做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从小便和弟弟相依为命,决不能看着弟弟就这么失去了做男人的快乐,于是找医生商量,要奉献自己的一颗蛋蛋,移植给被碎了双蛋的弟弟。 医生对此深表感动,如此兄弟情深实属少见,也将这移植蛋蛋的危险,从头到尾给他详细的说了一遍。 赵宇的心中只想着挽救弟弟的人生,根本就没听明白所谓的风险系数,抓起了医生的钢笔,唰唰唰的就在手术合同上签下了他的大名…… 悲剧发生在两个小时以后,或许是老天爷都看这一对狼心狗肺的渣男兄弟不过眼,即便是有医院的专家操刀,手术还是失败的彻底,移植给弟弟赵飞的蛋蛋没有丝毫的活性,可以说刚一移植进去便失去了活力,为了安全起见马上要开第二次刀给取出来。 而奉献一颗蛋蛋的赵宇,不知是什么原因,另外的一颗蛋蛋也失去了活力,医生在手术台上给他讲解,如果不把剩下的这颗蛋蛋取出来,和可能会对他有生命危险。 当听到这个噩耗以后,赵宇几乎是悲痛绝望的,扯开嗓门大吼了一声:“不……”然后整个人便晕死了过去。 旁边的小护士,小心翼翼的问主刀的医生,“韩医生,这手术还做么?” 年过百半,戴着口罩的老医生一脸的决然,“做,必须做,否则会影响病人的生命,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于是乎,一夜之间,这对渣到了骨子里的兄弟俩,便双双成了当事阉人。 江南的一处豪华别墅区内,此地居住着名流贵族,在其中的一栋豪华别墅内,大厅里的灯光明亮,在别墅外面的小院里,有人负责把守。 战苍穹包下了一个澡堂子,好不容易将身上的屎臭味洗的干净,这绝对是他最受耻辱的一回,此时换了一身衣服,恢复了意气风发的他,正坐在别墅大厅沙发的客座上,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这男人相貌威严,即便是脸上挂着笑,却也给人一股高高在上的压迫感,这种气质不是有意而为之,而是要经过多年的上位熏陶才会凝练出。 战苍穹身为战家如今的最年长者,在华夏的江湖上地位不浅,在眼前男人的面前,气势却是稍稍矮了一头。 “战先生,我们谈好的交易,不知道你执行的怎么样,你是知道的,只要能够达到目的,钱对于我来说不是问题,同样你想要的条件,几乎我都可以满足你。” 坐在沙发主座上的男人笑道,脸上的表情依旧和煦,可却给人一股极其冰冷的感觉,仿佛是苍穹之中的雄鹰霸王。 这男人其实不是别人,正是燕京朱家如今的掌权大公子朱坤航,林昆的大伯。 战苍穹脸上露出尴尬,道:“朱先生,你让我战某人办的事儿,我一定给你办的利利索索,你放心,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保证给你带来好消息,那小子虽然现在没死,不过已经受了重伤,这是我的计划之一……” 不等战苍穹说完,朱坤航脸上的表情明显不悦,道:“战先生,你也是江湖上的老派人物,我要的只是结果,我不在乎你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现在我只要你一句话,还要多久,你才能让他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被朱坤航这么目光锐利的盯着,战苍穹的心底卷起一阵波澜,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何曾被人如此无礼过,可考虑到朱坤航的身份,他只好将心中的不满压下,竖起三根枯瘦的手指头,齿缝里阴冷的蹦出两字:“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