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三加一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三加一拳

林昆强压着胸中的憋闷昂首起来,冲着擂台一脚的微型监控摇摇头,咬紧了牙关,缓缓的站了起来。 此时,练武场周边的那个独栋小楼里,龙老爷子握紧了拳头,刚要冲身后的儿子发话,突然喊了一声:“等等!” 龙庆见情形紧急,本来也要开口询问,甚至不等得到老爷子的首肯,他也准备提下令,按照既定的计划行事。 此时,听老爷子如此一说,也是亲眼所见了林昆冲着他们摇头,忍不住的开口道:“父亲,他这是……” 龙老爷子的一只手攥成了拳头,另一只手紧紧的握在了椅子的扶手上,道:“再等等,林小友不是莽撞之辈,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龙庆道:“可是……” 龙老爷子强压着心中的不定,道:“没什么可是,我们见机行事。” 龙庆不再多言语,目光注视着屏幕中的林昆,他的一只拳头同样握紧,额头上那已经渗出的汗珠,此时淌了下来。 擂台下方,已经准备要冲上擂台的八指和龙大相见此情形也是停了下来,他们了解林昆的脾气,他摇头就证明他还可以,不让他们冲上去。 车勇和车玲玲兄妹也在擂台下,车勇皱着眉头,脸色凝重的十分难看,他在担心林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事毕竟是因他们车家而起。 心中那报仇的火焰在翻滚,可再看向擂台上那一副天下唯我的胡秋平,车勇的心里忽然间感到恐惧与绝望。 如今的胡秋平如此厉害,林昆弱是被击毙在擂台之上,胡秋平接下来要对付的,肯定会是他们黑河车家。 他已经算是黑河省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同样也是车家这一辈里唯一的嫡系男丁,父亲本来就武功平平,爷爷虽然有身手,可毕竟年岁大了,即便是年轻的时候,怕也不是胡秋平的对手,剩下的也只有妹妹了…… 车勇越想,心中便越是觉得恐惧,他的牙关不禁咬的咯吱的响,一双拳头也是握的紧紧的发出一阵骨节摩擦的声响,心中一横,大不了今天就和这个家族仇人拼死在擂台上,只要林昆一倒下,他马上冲上去。 “哥……” 身旁传来了车玲玲的声音,她的声音很低,本来就白皙的小脸,此时更是煞白,就连声音也没有了往日的骄横。 车勇回过头,车玲玲一副眼巴巴的模样看着她,对妹妹从小就了解的他,一眼就看出了妹妹内心中的恐慌,他马上将自己脸上的表情松懈下来,强行的冲妹妹露出一个微笑,“玲玲,不用怕,有哥在呢。” 车玲玲闪烁不定的目光之中,深深的感激,从小到大,哥哥一直关爱她,此时她能感受到哥哥内心的恐惧,但自己这位一向沉默寡言的哥哥,直到此时依旧像是一面大伞一样保护她。 可这一抹感激,很快就内心的恐惧所冲散,她咬着嘴唇道:“林昆他……” 不等车玲玲说完,车勇笑着说:“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即便是有事,有哥在呢,胡秋平是我们车家的敌人,我不能让林昆白白死在他手上。” “哥……我们,是不是错了,我们不应该来江南,不应该来冒这个险……” 车玲玲脸上的紧张、恐惧甚至是绝望丝毫没有减少,之前她虽然总和林昆对着干,但对林昆的实力还是很肯定的,连林昆都打不过的敌人,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够打的过。 车勇笑着说:“小丫头,这可不像你呢,你不是一直争强好胜呢,怎么能这个时候退缩了呢,忘了爷爷怎么教导我们的么,血海深仇,哪怕明知道是鸡蛋碰石头,也要义无反顾,面对胡秋平这深仇大恨之人,我们即便是身死那又怎样?” 听了车勇的话,车玲玲的白皙俏脸惭愧的羞红起来,握紧了拳头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哥,倘若我们回不去黑河了,爷爷和父亲不会怪我们吧?” 车勇笑着点头,“傻丫头,不会的!” …… 龙仙儿此时站在人群中,这位龙虎山庄最千金的大小姐,此时穿着一身时尚的服装,扎着一个长长的马尾,两条漂亮的眉头紧紧的皱作一团,望着擂台上打死也不肯认输的林昆,咬着嘴唇暗恨,“这个混蛋在搞什么,难道非要死在擂台上么!” 林昆缓缓的站了起来,对面的胡秋平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脸上那嘲讽笑容更浓了,道:“小子,难不成,你非要被我一寸一寸的打断了骨头,最终趴在我的脚底下才肯认输?” 胡秋平的话音稍稍一顿,脸上的表情猖狂而又猥琐起来,“我倒是听说,你有几个女人不错,都是国色天香、倾城一方,倒不如献出个一二来,我照样可以绕过你一条狗命。” “去你大爷的吧!” 林昆虽然占了败势,可脸上的比豪情陡然间高昂起来,一双眸光之中,滔滔不绝般的杀气奔腾而出,脚底下踩着那擂台的地面,噌的一下如箭一般冲向胡秋平,双拳开路,如同两颗硕大凛冽的钢铁榔头。 胡秋平脸上的表情突然大骇,目光盯着那一双拳头,心中不敢大意,虽然隔着还有三五米远,但眨眼间拳头已经到了近前,那拳头还没砸到,空气中那仿佛被砸的沦陷的拳风,却是提前打在了他的脸上…… 疼! 火辣辣的疼! “md,小子,你给我去死!” 胡秋平也是一声厉喝,脚底下一个弓步向前,一双拳头嚯的一下挥了出去。 擂台四周距离近的一圈人,此时仿佛都感觉到了擂台之上涌下的一阵冷风,那是两人身上的杀气所激荡而起。 砰! 铿! 锵! …… 一连的三拳对轰,林昆和胡秋平两人战了个平手,两人的脚底下就稳稳的扎在擂台上,仿佛生了根一样,林昆一扫之前的败势,硬是跟胡秋平硬撼,三拳过头两人的身体都是微微的一怔,紧跟着又是一记势大力沉的重拳,向着彼此对轰了过去。 轰隆! 这一拳的对轰,比刚才那仿佛已经突破了极限的三拳加在一起还要凛冽,擂台之上又是一层风波激起,周边的一群人明显感到冷风扑面,擂台下的一干众人,此时全都紧紧的盯着擂台之上,眼睛一眨不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