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不要彩礼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不要彩礼

(第五更,让大家久等了……) 胡秋平瞪了赵宇一眼,“你想干什么?” 赵宇松开了手,却是一副不知该如何解释的模样,他想说他弟弟被岳蓉陷害,可一旦他弟弟和岳蓉交gou的事情败露,又怕胡秋平迁怒于他,并对他弟弟不利,口中只好支支吾吾,“我……” 胡秋平冷哼一声,“赵宇,以后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对小蓉有僭越的行为,别看你跟了我这么久,有不少的汗马功劳,我照样不会轻饶你。” 赵宇紧张的后背上都渗出了汗,胡秋平的手段他是很清楚的,惩罚手下从来都是不眨眼,在他的身边做事,向来都是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赵宇低下头,忍着满心的不情愿,道:“胡爷,我知道错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胡秋平根本理都不再理他,目光看向岳蓉,脸色依旧是冰冷,道:“你可以出去鬼混,但如果坏了我的正事,后果你是知道的,我不想再说一下子。” 岳蓉也是微微的低头,一副紧张模样。 回到了别墅里,赵宇犹豫了好久,还是向胡秋平请了个假,说是弟弟意外受了点伤,他放心不下要去看看。 胡秋平知道赵宇有个弟弟在江南,这次来到江南,赵宇没有提出去省亲,他也懒得过问,听说赵宇的弟弟出了事,他也同样没有多问,只是让他快去快回。 空荡荡的别墅里,只剩下胡秋平和岳蓉,岳蓉不喜欢这种单独和胡秋平待在一起的感觉,虽说有赵宇在,也感觉不出好到哪儿去,但单独的两个人,却是会让她心里更加恐慌。 她对胡秋平说要去房间配置秘药了,这种秘药药效显著,可惜保存的时间有限,所以每次要用的时候,必须提前配置。 胡秋平点了点头,岳蓉马上光着脚丫,踩着楼梯上楼。 客厅里的沙发上,胡秋平望着窄裙下的一双大美腿在自己的面前晃,随着不断的登上楼梯,裙摆下那性感的黑色蕾丝,一下子激起了他心里的沸腾血液,他的脸上马上勾起一抹淫邪的笑容,此次前来江南,自从上了擂台以后,他很注重自己的身体保养,所以已经很久没和女人行房了。 秘药的副作用几乎没有,但却是可以增强欲望,胡秋平此时再也忍耐不住,也不想忍耐了,起身挺着长枪上楼。 岳蓉正在房间里配置秘药,药方不变,药物的成分同样不变,她坐在一张专门的配药的工作桌前,桌上摆放着一个古朴的大箱子里,这箱子里面装置了配备秘药的所有器皿和原料。 可不要小瞧了这个老巷子,其中的器皿和药材加在一起,没有几千万下不来,那些器皿都是欲神婆历代传下来的,足以堪称是古董级别的了,而那些药材又都不是普通的药材,十分的昂贵,都是胡秋平花了大价钱买的。 羽绒换上了一件白色的大褂,带上手套坐在桌子上操作,她工作的时候十分认真,以至于没听到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后面走进来了一个人。 胡秋平的瞳孔里,已经尽是浴火的光芒,他也不顾岳蓉配置秘药时不能打扰,一把将岳蓉从身后抱住。 “啊!” 岳蓉惊的叫了一声,胡秋平一把将她给抱倒在床上,岳蓉最初的时候反抗,现在也只是逆来顺受有些盲目了。 胡秋平兽性大起,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撕碎,然后像是一个交gou的禽兽一样,压在了岳蓉的身上。 岳蓉歪过了脸颊,男女这件极乐的事情,此时变成了她内心巨大的伤疤,随着胡秋平的不断耸动而扯开,仿佛有鲜血溢出来,疼痛和恶心的感觉,让她一时间恨不得马上死掉。 可她不能死,她要眼睁睁的看着林昆明天在擂台上,把这个恶魔给打死,她要再见母亲一样,要赡养那个可怜的女人到老,至于欲神婆的传承,到了她这一代她想给终结了…… 越想越多,内心中的苦楚,化作了两行热泪,顺着歪过的脸颊滑落。 …… 翌日,阳光依旧是明媚,江南的天空之上一片湛蓝,几朵浮云悠闲的挂在当空,像是一团团散不开的棉花糖。 林昆当天晚上就住在龙虎山庄,夜里回来的时候,没有碰见龙仙儿和车玲玲,这倒是免了尴尬,不过一路上他发现身后总有一辆车尾随,直到岔路驶向龙虎山庄的时候才放弃尾随。 林昆并没有在意,但仔细的想了想,蓝凤凰酒吧的那个没见过面的老板,难不成是自己的老熟人或是仇家? 仇家倒是有可能,但也不至于,如果真的深仇似海,他离开酒吧的时候,那幕后的老板也不至于这么轻易放他走。 林昆也没有多想,他现在的心思一是保证老魁的安全,二是今天的擂台大赛,他要当着天下群豪的面打败胡秋平,让这个心底如同恶魔一样的混蛋,得到他此生应有的惩罚。 早餐,龙老爷子邀请林昆和车勇、车玲玲兄妹以及八指和龙大相一起进餐,林昆虽说嫌麻烦,不过龙老爷子的一番好意,他又实在不好拒绝。 吃早餐的时候,林昆再次看见了龙仙儿,并没有什么意外,昨天他回到山庄以后,车勇刚好没睡觉,就和林昆聊了聊,说在他房间里的那个姑娘他去问了,是龙老爷子的老来女。 车勇可绝不是闲的没事和林昆说这些,他心里头还是多少怀疑,车玲玲和龙仙儿和林昆三个人待在房间里拉着窗帘,肯定不是斗地主那么简单。 可再多的话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发问,毕竟不能太过明显,所以只好旁敲侧击。 林昆的态度很明确,三个人在房间里头就是斗地主,而且他还输的最多。 龙老爷子正式的向林昆介绍龙仙儿,龙老爷子这一生只有四个孩子,其中大儿子龙庆目前掌管着山庄,二儿子和三儿子都在外面忙各自的产业,家中也只剩下龙庆和龙仙儿。 龙老爷子的身体硬朗,龙老太的身体也很好,龙老太的年纪比龙老爷子小十多岁,虽说已经满脸皱纹,但依旧是穿着精致,比普通的老态要有气质的多。 林昆这也是头一次见龙老太,龙老太待人亲善,似乎对林昆的印象很不错,她不喜欢车勇的门头不语,也不喜欢龙大相和八指身上的强悍气息,倒是对林昆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就和一个普通年轻人一样的小伙子,心里头好感倍生。 龙老太问了林昆不少的问题,都是关于东北那边的地土风情的,老太年轻的时候去东北下过乡,对那片黑黝黝的土地,有着割舍不去的情感。 龙老爷子本来想和林昆聊聊今天擂台与胡秋平比斗的事儿,但见老伴这么用心,他也只好坐在一旁附和着。 龙老太说的高兴了,笑着对老爷子道:“老头子,你看林昆这孩子多好啊,不骄不馁,又懂得谦虚礼让,还生的一副英俊的模样,这要是哪家的姑娘嫁给他,那可要享福喽,咱们家仙儿今年也十九岁了……” 说着,龙老太故意话音一顿,看向了自己的女儿,龙仙儿感觉到自己老母亲的灼热目光,本来搅动着的勺子,马上停了下来。 龙老太笑盈盈的说:“要是能把仙儿许配给林昆,那我愿意不要一分的彩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