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有故事的女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有故事的女人

(第二更) 吱嘎! 林昆猛的一脚刹车,车子刚好行驶在一片光线暗淡的小路上,小路的两旁是老巷,路上行人寥寥,也少有车辆路过。 岳蓉的一只手隔着裤子,抓在了他的小木棍上,这女人本就是一身的妖气,偏偏这一只小手又是如此的软,温热的触感隔着牛仔裤传过来,马上就刺激的小木棍昂首挺头。 岳蓉整个人向着林昆就贴了过来,她那饱满的如同揣了两个大白馒头的胸口,挤压在了林昆的胳膊上,热乎乎触感,柔软的弹性,还故意扭捏了两下,并且嘴里头嘤咛了两声…… 黑灯瞎火,孤男寡女,车厢里很快就被岳蓉身上香水味和荷尔蒙的气息弥漫,咱们林大兵王的定力是不错,可面对此情此情如此的撩拨,试问一下这天底下的男人里头,有几个能够承受。 这可跟龙仙儿和车玲玲要比奶奶大小不一样,当时那两个小丫头都是单纯的较真,而身边的妖精一样的岳蓉,则是酥了浑身上下的骨子一般,主动散发着荷尔蒙向林昆勾引。 喉咙有些干…… 心跳也有些快…… 林昆嘴角苦笑一下,道:“你真打算这么样么?” 岳蓉嘤嘤一笑,妖艳的红唇已经贴到了他的耳边,吐着温热的呼吸,声音也充满了妩意,道:“你说呢?我可是一个说话算话的女人呢,你既然打了那些人,那我今天晚上就是你的女人,你想怎么玩我都可以。” 说完,她已经伸出了粉嫩的小舌头,在林昆的耳垂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顿时,一阵酥麻的感觉,浑身上下蔓延,像是有一道电流击过全身一样。 林昆的双眼已经有些发红了,他的大手一把拍在了岳蓉那窄裙下露出的大腿上,啪的一声脆响,大腿的肉很紧致,也十分的细腻,绝对是尤物中的尤物,不看这脸蛋光是这一双美腿,也值得床前耗尽灯光夜夜雕琢了。 岳蓉脖子微微的一抻,下巴微微的一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妩媚与浴火的光芒,她的目光都变的灼热,口中轻轻的一声嘤咛,道:“拍的好舒服哦,狠狠的捏我吧……” 腰肢扭动,胸前更是贴着林昆的胳膊狂蹭。 林昆身体发热,感觉像是被浇了汽油,然后被一根火柴给点燃了一样。 “妖精!”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直接就要翻过身,把这勾人的小妖精给就地正法了,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林昆马上停下了动作,岳蓉脸上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怔。 电话不是林昆的,岳蓉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包包,铃声是从那儿传来的。 林昆笑着说:“先接电话吧。” 岳蓉却是摇头,红着脸颊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道:“不,你先给我。” 林昆刚才被这妞给勾引的有些意乱情迷,这会儿倒是清醒了过来,遇见的妖精女人不少,这岳蓉绝对算是极品中的一个,他差点就着道儿了。 林昆没有理会岳蓉,坐直了身子,伸手替岳蓉将包包拿过来,掏出手机,顺便瞟了一眼屏幕,显示来电:胡。 林昆料想这个人就是胡秋平,岳蓉悻悻的接过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来电,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林昆笑着说:“你要是不方便,我出去?” 岳蓉笑了一下,道:“不用,也没什么不方便的。”说着,便接听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胡秋平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漠,“我不管你在哪儿发sao,马上给我滚回来,明天的药要是不能准备好,你就等着收尸吧。” 使劲儿的咬了下牙,岳蓉语气也是很冷漠的道:“好,我马上回去。”说完,直接就将电话给挂断了,然后一副很忧愁的模样靠在座椅上。 林昆稍稍的冷静一下,便将心底那躁动的荷尔蒙全都压了下去,微微的一笑,道:“我送你回去吧。” 岳蓉摇摇头,向他伸出手:“给我一支烟吧。” 林昆稍稍犹豫,掏出一根烟递给她,然后又掏出打火机替她点着,此时他能察觉的到,这个女人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看起来水性杨花,看起来放荡,可内心里却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件让她有苦难言的秘密。 岳蓉深吸了一口烟,呛的咳嗽了起来,等她忍住了咳嗽了,又望着窗外,语气淡漠的冲林昆说:“给你一支烟的时间,想问什么赶快问吧。”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道:“你认得我?” 岳蓉笑着说:“这重要么?你我也只是萍水相逢,我帮你不一定是因为想帮你,而是我跟一样痛恨一个人。” 林昆没有说话,岳蓉接着又笑着说:“胡秋平把你当成敌人,赵宇这个狗腿子到处搜罗你的信息,我成天和胡秋平待在一起,看过你的照片也没什么奇怪,在你的眼里,我一定是个烂女人,你刚才打的赵飞,他说是家里的独子,他其实是赵宇的弟弟。” “啊?”林昆越来越有些懵圈了,这…… “我和赵宇本来是情侣,我们本来在西贡过的很开心,他年长我几岁,因为觉得在西贡混着没希望,就跟着一个朋友去了西北,西北虽然地域荒芜,可近年来国家投资建设,他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想去博一个未来。” “他给我来电话说,他在西北遇到了一个大老板,可以帮助他开创事业,让我到西北一起和他奋斗,我答应了,可当我真的到了西北以后,他却将我灌醉,送到了胡秋平的床上,只是为了讨好胡秋平。” 岳蓉继续抽了一口烟,苦笑道:“如果只是这样,我或许只会恨他一时,可他居然让胡秋平把我的母亲给绑架了,并且囚禁在了西北的胡家,我母亲是我们西贡最后一个大巫师,我们那儿也叫欲神婆,胡秋平为了得到我们家族历代的秘药,以我母亲作为要挟,让我不断给他提供。” “欲神婆都是单传,我母亲将一身炼药的本领传给我以后,她就失去了炼药的能力,胡秋平一边玩弄着我的身体,一边让我给他提供秘药,他凭借着秘药身体的实力大增,但我们欲神婆的秘药不是禁药,最初的初衷也只是为了救人,没想到被他用来杀人。” 岳蓉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向林昆,笑着说:“你想知道的还有什么?” 林昆笑着说:“已经够多了,不过……” 岳蓉接着说:“赵飞虽然是赵宇的弟弟,但他没见过我,我在赵宇那见过他的照片,遇到他也是意外,我就想着将计就计,和他搞在一起,然后让胡秋平生出杀念,把他给杀了,赵宇从小就和他弟弟感情好,这么一来的话,他肯定会痛恨胡秋平,到时候他一定会想办法杀了胡秋平。” 林昆笑着说:“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直接在药里加点毒药,这样就可以直接杀死胡秋平了。” 岳蓉笑着说:“你想的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