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牢笼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三章:牢笼

第二百三十三章:牢笼 肚子突然叫了一声,楚静瑶脸上一阵的尴尬,好在办公室里没人,这要是被别人听到了,那可多丢人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这时候要是能有一份热乎乎的饭菜摆在眼前那该多好啊,楚静瑶是一个美食主意者,整个中港市大大小小的饭店她几乎都吃了遍,新开的大食汇看广告是有几个招牌菜不错,本来打算今天带着澄澄一起去的,可惜临时有事要加班,心里不免小小的遗憾一下,除了不能吃美食,更重要的是不能陪儿子,好在有林昆陪着澄澄去,这让她心里好受一些。 “妈妈!”门外突然传来了澄澄的声音,楚静瑶赶紧抬起了头,就见澄澄正向她跑过来,她的心情突然间说不出的开心,笑着问:“澄澄,你怎么来了!” 澄澄跑到了楚静瑶的身边,坐进了她的怀里,起腻道:“妈妈,你有没有想我呀?我和爸爸吃完了饭,就带着外卖来看你了,爸爸说你一定饿了。” “哈喽。”林昆拎着便当的饭盒走进来,笑着冲楚静瑶招呼道。 楚静瑶抬起头看向林昆,林昆一身随便的穿着,手里拎着便当饭盒,肩上站着小海冬青,看上去说不出的滑稽,就好像是给马戏团送外卖的一样,楚静瑶忍不住的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昆被笑的有点发毛了,奇怪的看着楚静瑶,问:“老婆,你这是笑啥呢?”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语气有些撒娇的道:“我饿了,快把吃的给我摆好。” “遵命。”林昆笑着道,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可是楚静瑶第一次用撒娇的口气和他说话。 林昆屁颠屁颠的把饭菜给楚静瑶摆好,摆在了办公室的小茶几上,然后摆出一副谄媚的表情,冲楚静瑶道:“老婆大人,饭菜摆好了,请用膳吧。” 楚静瑶又被逗的噗嗤的一笑,正了正表情,道:“知道了,小林子。” 小林子? 林昆表情一怔,小林子这不是对太监的称呼么,马上抗议起来道:“我说静瑶美女,咱可不待这么说的昂,你老公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纯爷们!” 楚静瑶抱着澄澄坐到了茶几旁,看了看便当里的饭菜,别的先不说,就这卖相就很符合她的审美,再加上那诱人的香气,她忍不住的闭上眼睛嗅了一下,完全把林昆的抗议给忽略了,这让林大兵王很桑心。 林大兵王继续抗议道:“静瑶大美女,你就这样对待你老公,你老公可走了啊!” 楚静瑶满脸微笑,仿佛压根就没听到林昆的话,夹起一块秘制醋鱼放在了澄澄的嘴里,然后自己又夹起了一块,美美的吃了起来,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你……你你你你你……”林大兵王气的都要跳脚了,这楚静瑶大美女也太过分了,完全不把他的抗议当回事啊,“我……我可真的走了啊!” 楚静瑶吃着菜肴,头也不抬的轻佻道:“走吧,不送。” “嘿,我说你这娘们够狠的呀,就这么就要赶我走啊,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大老远的把这么多好吃的给你带来,你总得说一声谢谢吧。”林昆叫苦道。 “好,谢谢,行了吧。”楚静瑶抬起头,笑着看着他。 “这还差不多。”林昆满意的笑了起来,道:“不客气啊。” “过来!”楚静瑶突然脸色一板,发号施令道,林昆赶紧乖乖的过去,咱们林大兵王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可唯独这股子里有怕老婆的性子。 “坐下!” 林昆乖乖的坐下,满脑子疑问的问道:“老婆,我到底犯啥事了,你干嘛这么严肃。”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道:“你既然一口一个老婆叫的这么亲,那你就得履行责任。” 林昆咧嘴一笑,道:“什么责任,只要是和你跟儿子有关的,我都有愿意履行。” 楚静瑶道:“老实交代吧,你最近有没有惹什么事?” 林昆想了想,道:“没有啊,我一直都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嗯?” “哦,我想起了,我就前两天在路边看到条野狗,那也野狗挺凶悍的,我怕它咬伤人,就一脚把它给踹死了……老婆,这算不算是惹事啊?” “编,你继续给我编!” “老婆,可我真的不知道我惹啥事了啊!”林昆一脸很无辜的表情道。 “妈妈,我知道!”澄澄抢答道。 “哦?”楚静瑶微笑的看着澄澄,说:“澄澄,跟妈妈说说,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澄澄眨巴着小眼睛就要说,林昆赶紧故意咳嗽了两声:“咳咳……” 澄澄向林昆看过去,林昆赶紧冲小家伙递眼色,小家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楚静瑶一个冷冰冰的眼神递过来,直接把林昆的眼神给驳了回去。 林昆嬉笑着冲楚静瑶道:“老婆,干嘛这么严肃呢。” 楚静瑶不搭理他,转过头面对澄澄,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层温暖慈爱的笑容,说:“澄澄,快跟妈妈说说,你爸爸在外面到底惹什么货了?” 林昆眼巴巴的看着楚静瑶一脸温柔的模样,小声的咕哝了一句:“我和儿子都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咋享受到的待遇差距就这么大呢。”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怎么,有意见么?” 林昆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道:“不敢有。” 楚静瑶得意的一笑,说:“这还差不多。” 两个大人在那你一句我一句的,澄澄在一旁着急的说:“妈妈,妈妈,我告诉你爸爸今天惹什么祸了,你快听我说。” “嗯,妈妈听着呢。”楚静瑶笑着说。 “妈妈,爸爸今天又打架了!” “嗯?”楚静瑶将目光转向林昆,责怪的道:“不都和你说过了么,和儿子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太暴力,这样对孩子的身心成长不好,你怎么就是记不住了?” 林昆摆出一副可怜的表情摊摊手,澄澄抢着说:“妈妈,爸爸是为了我才打架的。”说着,小家伙撸起了胳膊袖子,把摔青的地方给楚静瑶看。 “澄澄,疼么?”楚静瑶心疼的道,“这是怎么弄的?” 澄澄一一道来,将那个山寨版的黑道大哥大撞了他,再到林昆把那个山寨版的黑道大哥和另外的壮汉给打的事情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却没有提林昆遇到汤丽和楚静瑶,林昆暗暗的在心里给小家伙竖大拇指,这儿子简直是太给力太会替他爹着想了,就冲这个周末得带儿子去游乐场玩。 澄澄把前因后果说完,楚静瑶一脸的萧杀,澄澄就是她的宝,是她的全部,看现在的情形,当时她如果在场的话,肯定也会上去踹那个山寨版的黑道大哥大两脚。 楚静瑶转过了头,再看向林昆的眼神里充满了温情,满怀感激的道:“林昆,谢谢你。” 林昆哈哈笑道:“谢什么谢啊,咱俩之间还说那个干吗,我也是澄澄的爸啊,谁敢碰我儿子那就一个结果,我一定揍的他连亲妈都不认得。” 楚静瑶说:“你说的没错,但在孩子面前也不能总暴力,这样我担心影响他的身心成长,将来的性格会变的暴戾,对他以后的发展没有好处。” “以后的发展?”林昆哈哈笑道:“我说老婆,你想的可真够远的,咱儿子这才多大啊,你就想着以后的发展,反正我的观点很明确,咱儿子必须要有男子汉的气魄,无论走到哪里都风风火火的不许有人欺负!” 楚静瑶看着林昆,虽然不同意的他的观点,但也不反对,一个男人是必须要有刚性的一面,别人不说就拿澄澄外公来说,能驾驭得了天楚集团,凭借的不单单是智慧和计谋,还有胆识和能够驾驭众人的气魄。 这其实不难理解,就拿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来说,毛主席之所以能够领导华夏革命成功,凭借的不光光是智慧,更重要的是他的人格魅力,一个人如果没有人格魅力,是不会使得那么多的能人贤士追随的,一个人即便是再有智慧,单位一己之力是干不出什么大事的,古语有云:众人拾柴火焰高,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远的不说,就拿天楚集团来说吧,楚相国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与他个人的智慧分不开,但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群有能力且忠于他的下属们,这些人作为集团的骨干人员,就好比大楼的钢筋铁架,将整个集团牢牢的支撑。 楚静瑶看了看澄澄,又望了望窗外,夜幕已经将整座城市封盖,天楚大厦的霓虹灯亮了起来,那蓝色的四个大字耀眼的镶嵌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令每一个看着它的人都需要仰望,仿佛一股无形的气势压了下来,令人不由的心生尊敬。 作为天楚集团最大的股东,楚静瑶至今还从未接触过天楚集团的事务,但不代表她以后不会继承,这么大的一份家业最终还是要落到澄澄的手中的,所以对澄澄教育和培养,一直都是楚静瑶心里最在乎的。 林昆似乎看出了楚静瑶的心事,也望向了远处的天楚大厦,笑着对楚静瑶说:“我觉得凡事还是要让孩子自己选择的好,别人眼里那是一座高不可攀的金山,在孩子的眼里未必就是,如果他不喜欢却应让他去接受,那里极有可能变成孩子一辈子的金山牢笼,他是不会快乐的。” “可是……”楚静瑶欲言又止,她不得不承认林昆说的没错,可内心一股无形的责任又将她压抑,她甚至会想,楚相国要是还有个儿子该多好,她绝对不会和他挣家产,甚至天楚集团的一切她不要都可以。 可是,命运总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其实更像是一场讽刺,当有的人在为生活发愁的,她,楚静瑶却在为继承天大的财产而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