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嘴咬雪茄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嘴咬雪茄

林昆笑着说:“当然了,走吧。”说完,便揣起了车钥匙向外面走去。 岳蓉并没有马上跟上,而是看着愣在座位上,脸上表情很不好看的苏西汀娜,笑了笑说:“这可不怪我,要不……我还是把他让给你?” 苏西汀娜轻咬了一下贝齿,道:“算了,我又没说过喜欢他,才第一次见面,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喜欢上一个人,我……” 岳蓉笑着说:“那好吧,再见,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也许会再见面的。” 林昆向酒吧的门口走去,虽然经历了波折,但还是很顺利的岳蓉搭讪上了,就在他走出门口的时候,酒吧二楼的角落,一个衬衫西裤,脑袋抹的锃亮的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玩 味的笑。 这男人的身边,就站着刚才在大厅里处理冲突的那名酒吧经理,酒吧经理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道:“老板,要不我叫兄弟把他给拦下来?” 男人回过头,一双堪比女人般狭长的眼眸,看着自己的这位手下,酒吧经理顿时浑身打了个哆嗦,低声道:“老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男人那一对薄薄的嘴唇,淡淡的一笑,隐隐中带着一抹古时戏台上的花旦风韵,道:“闫峰,你用不着这么紧张,我又不是会吃人的魔王,不过我还是要批评你一句,这世界上有的人你可以拦,甚至可 以打骂,可有的人你如果招惹了,那倒霉的可不光是你一个,我这蓝凤凰的酒吧,估摸着也要被一把火给烧了。” 说完,这位相貌风流妖娆的白面男人,自顾的叹了口气,身子往沙发上软软的一靠,像是一把利剑回归了温软的剑鞘一般,没了丝毫的利器,手指头在沙发的扶手上摩挲了一下,对面前的闫峰道:“去 吧,查一查他怎么会来江南,必要的时候,我想见他,必须能够随时找到他。” 闫峰脑门上已经渗出了一层汗珠,俯首道:“是老板,我这就去安排人。” “算了,也别安排什么人了,手底下的人做事我不放心,你亲自去吧,倘若你被他发现了,也别躲着藏着,就站出来如实说了,我梅玉要见他。” 男人一伸手,旁边一个穿着个大红旗袍的女人,将一杯琥珀色的酒水递到他的手里,梅玉接过酒杯,顺便在女人的手背上轻轻的撩拨一下,女人马上莺莺的一笑,娇嗔一声:“讨厌,梅老板,你又占人 家的便宜。” 梅玉一根手指挑起女人的下巴,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梅老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煤’老板呢,你看我这气质,这发型,哪有一点土暴发户的模样,对不对?” 女人笑着说:“好的,那以后不喊你梅老板了,喊你小相公,或者……” “淘气了是不,小相公也不好听,就喊我玉老板,玉乃万年的天地灵气结晶,正好衬托了我这如玉的气质。” 梅玉得意的笑了起来,心情似乎一下子拔高了不少,将杯子递到了嘴角,琥珀色的酒水缓缓的流入了口中。 闫峰始终静静的站在面前,看着老板和旁边的这个美的令人窒息的女人调情,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打扰。 梅玉放下了杯子,看着闫峰道:“闫峰,你也跟了我好些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我又不能吃了你,你干嘛总是一副小心翼翼怕的要死的模样,赶紧去办事吧,事儿要是办的不好了,我可真能吃了 你。” 梅玉嘴角的笑容突然变的阴森,就像是一只外表美丽的野兽,突然亮出了獠牙,闫峰马上应道:“老板,我这就去办。”抬起手擦了一把脑门,那汉子已经都快要淌下来了。 闫峰走后,梅玉身旁的红袍女人,不解的问道:“小相公……哦,不对,玉老板,那个人到底是谁呀,值得你这么的关注,说来听听哟。” 梅玉呵呵的一笑,歪过头用他那狭长的眼眸,看着红袍女人道:“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难得在江南遇见了,你说我能轻易放了他么?” 红袍女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似乎有些紧张,道:“玉老板,能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那他肯定是死定了,他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呀?” “你确定要知道?” 梅玉淡淡的一笑,“知道了以后,晚上睡不着觉,可不要怪我哦。” 红袍女人马上说:“那,我还是不要知道了,我可不想每天晚上提心吊胆,担心被你随时给挪走了脑袋。” 梅玉呵呵的一笑,张开胳膊一把将红袍女人揽入怀中,“瞧你说的,我又不是那吃人的鬼头,至于那么凶残么。” 红袍女像是个小猫一样,乖顺的依偎在了梅玉的怀里,声音软的像糯米一样,道:“你倒不是那吃人的鬼头,可惜你是吃心的鬼头,人家的一颗心都让你给吃了,可却不知道能不能栓得住你的心,委屈 着呢。” 梅玉伸手在女人的燕腰上轻轻的摩挲着,薄薄的嘴唇贴着女人的红唇吻了下来,女人顿时眼神迷离,一下子仿佛身子都软了。 梅玉松开了女人的唇,笑着说:“时我不待,只争朝夕,浓情蜜意的最深处,便是忘记未来,活在当下,今天晚上我就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红包女人的脸颊更是红的通透,像是醮染了新鲜的胭脂,整个人更是往梅玉的怀里钻,一下子恨不得就这么硬生生的钻进他的心里。 林昆站在酒吧的门口,岳蓉还没有出来,外面就是热闹的酒吧街,充满着江南的风情特色,他掏出了根儿雪茄,咬在了嘴里,拿出打火机刚刚点着,才吸了半小口,身后突然一只纤纤玉手伸过来,将雪 茄从他的嘴里给抽了出去。 林昆回过头,就见岳蓉此时正咬着那粗粗的雪茄,红红的嘴唇印在雪茄上,那雪茄都有拇指粗了,看上去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股别样的感觉。 林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时周围路过的一些人注意到这一幕,脸上也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岳蓉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将雪茄从嘴里拔了出来,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冲林昆道:“你们这些男人, 太污了!” 林昆笑着说:“如果你不污,又怎么知道我们男人污呢?雪茄的味道如何?” 岳蓉眉头轻轻一蹙,笑着骂了声流氓,“你的车在哪儿呢,我不想继续留在这被看笑话,不过雪茄的味道么……” 说着话,岳蓉的眼神却是往林昆腰下看,脸上一抹似是而非的潮红,整张脸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妖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