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猪头(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二章:猪头(2)

第二百三十二章:猪头(2) 从林久福的眼神里,能够看到深深的震撼与不可思议,眼前的这两个保镖可是他花重金雇来的,过去也使唤过,打架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可以说是自己养的两条恶犬,而此时眼前的两个人全都是鼻青脸肿口歪眼斜的,手上还擎着个吊瓶,一看就是刚刚被人给暴揍过。 林久福从震惊的表情中回过神来,眼神里满是无奈,冲着自己的两条恶犬问道:“你们……你们两个这是怎么搞的!” 两人一起道:“报告老板,被打了。” 林久福深吸一口气,道:“被谁打的?” 两个保镖同时将目光胆怯的看向林昆,语气孱弱的道:“被……被他打的。” 林久福瞳孔一瞪,眼珠子差点爆裂了,心脏也跟着一抽紧,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是无论如何也相信不了,自己如此得意的两条恶犬,竟然被眼前这个吊儿郎当像个小混混一样的家伙给打成这副德行,别的不说了,就从身形上来看,双方完全不成比例啊,自己的两条恶犬看上去是那么的见状,而林昆看上去是那么的单薄。 在林久福的眼里,也包括在常人的眼里,能不能打架往往取决于身形,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认为长的身高马大的人能打架,这是多数人的共识,但事实却不是那样的,真正精悍能打的人,一般都是深藏不露的,就好比我们的林大兵王,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像个小混混,其实牛x的一塌糊涂。 林昆淡淡的冲两个保镖一笑,道:“原来是你们俩个。” 两个保镖顿时一个激灵,林昆只是一个随意的微笑,看在他们的眼里也像是刀子一样锐利,两人马上陪着笑脸冲林昆道:“大哥,我们错了。” 林昆笑着问:“错什么了?” 两人一起道:“什么都错了。” 林昆挥挥手,道:“行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这没你们什么事了,除非你们皮痒痒还想再挨一顿揍。” “不不不,我们的皮不痒痒,大哥你刚才打的好,打的我们都不痒痒了。”两个保镖连声道,脸上一副谄媚的表情,边说边委身向门外退去。 “你们给我回来!”林久福怒然的喊道,本来还想这两个保镖给自己长长底气呢,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却是这么怂,被林昆三言两句的就打发了。 “老板,我们先走了,吊瓶还没打完呢。”两个保镖一起冲林久福道。 林久福差点没一口气没喘上来气过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脸上的皱纹里都渗出汗了。 林昆笑着问林久福:“我说,还用关门么?” 林久福表情微微一颤,马上说:“不用。”他是怕林昆把门关上后把他给杀了,他的想法是有点偏激,倒也符合常理,越有钱的人越是怕死,把门敞开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至少不能轻易的出人命。 林昆有意要逗扯一下这个老男人,笑着道:“你刚才不是一个劲的嚷嚷要关门么,这回怎么又不用了,你这嘴到底是嘴呢还是屁股呢?” 林久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低声冲林昆道:“年轻人,我不知道周姑娘是你朋友,今天只要你放过我一马,多少钱你开个价,我都给……” “呵,你可真够大方的啊。”林昆讥讽的笑着道:“以为有两个钱就牛逼了?你觉得牛逼也可以,既然你都说我随便开价了,那我就开一个吧。” 林昆转过头笑着问澄澄,“儿子,你说开多少钱合适啊?” 澄澄马上鄙夷的看了林久福一眼,童言无忌的道:“这位爷爷太丑了,他的钱我不要。爸爸,咱们家有钱,用不着要他的钱的,他的也丑!” 这话一说,马上逗的围观的人一阵哄笑,都说这孩子实在是太幽默有趣了。 林昆笑着说:“儿子,这可不行,你这位爷爷都说了让爸爸随便开价,爸爸要是不开价的话似乎又对不起他,你快点帮爸爸开个价吧,到时候爸爸给你买好吃的好玩的。” “这样啊……”澄澄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眨着眼睛想了想道:“那就开一个亿的吧。” 说完,小家伙一副很淡定的表情,周围的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接着就当做是童言无忌了,林昆好笑的看向林久福,只见林久福的脸已经墨绿成了猪肝色。 “林大老板,我儿子开价了,你看这价钱怎么样?”林昆笑着看着林久福。 林久福嘴角颤抖着,道:“你这是在趁火打劫!一个亿,你开什么玩笑,一个亿买你命都够了!” 林昆摇摇头,笑着说:“一个亿还真不定能买的了我的命。”他这是在实话实说,听在围观人的耳朵里就是吹牛了,不过大家伙不在乎这个。 说完,林昆又呵呵的笑了起来,低着头摸了摸鼻梁,道:“这么说林大老板是要言而无信了?好吧,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您老要忍着点了。” 不等林久福再开口,林昆反手一个巴掌已经抽过来了,就听空气中一声掌声呼啸,林久福的眼前一道虚影闪过,紧接着‘啪’的一声脆响响起,这声音类似于钢板拍在了肉泥上,响声简直可以说清脆到了极致。 更极致的是应声响起的惨叫,那叫声跟杀猪场里的惨叫声几乎如出一辙,早知道自己有这天赋,林久福早年估计可以去口技演员了,专门模仿杀猪。 林久福的头猛的扭向了一边,半边脸肿的老高,嘴里两颗牙齿飞了出来,带着一连串的雪花,铛啷啷的掉在了地上,其中一颗还是镶的金牙。 林久福被打的头晕目眩,扶着桌子才站稳了,他摇摇晃晃的抬起头,紧跟着又是一个大巴掌向他打了过来,林昆可真不是惯孩子的人,既然打了就打的彻底一点,这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林久福另一边的脸上,跟刚才的那一巴掌正好对称,林久福的身子猛的扭向了另一边,又是两颗牙齿飞了出来,呼通一声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一时间头晕目眩的爬不起来了。 林昆抬脚冲着林久福的后背就踩了下去,这一脚的力量尤如大山一样压在了林久福的身上,林久福直觉得自己的脊背要被压断了,仿佛听到了来自脊椎的咔嚓声,一阵剧烈的疼痛顺着背心四散的传荡了开来。 “啊!” 惨叫,声嘶力竭的惨叫,林久福喉咙一咸,应声吐出了一摊浓浓的血水。 林昆冲着林久福的屁股又踢了一脚,这一脚像是踢皮球一样踢在了林久福的屁股上,直接将其踢了一个旋转翻身,呼通一声撞在了墙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只发生在瞬息间,所有人看的都有些呆了,打人能打到如此的程度,也算是一种极致了,甚至有人忍不住的鼓起了掌声。 林久福迷蒙着双眼趴在地上,这一刻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对于他来说都不重要了,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逼近,内心的恐惧令他惊骇的难以形容,他可不想死,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不容易,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享受,他不想自己像本山说的那样,人死了钱没了。 “别……别打了……”林久福虚弱无力的哀求道,“你要多少钱我都给,求求你放过我这一回,我真的不知道周小姐是你的朋友,真不知道。” 林昆淡然的笑道:“我才不稀罕你的钱。你知不知道晓雅是我的朋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该碰她,不该仗着有几个抽钱就牛逼哄哄的。” 林昆抬起脚又准备去招呼林久福,对于这种又老又丑还瞎j8得瑟的玩意儿,要揍一次就狠溜溜的揍,给他长点记性教训,以后放规矩点。 汤丽突然拦在了林昆的身前,脸上的表情异常坚定的冲林昆吼道:“不要打了!” 林昆蹙着眉头,忍不住的骂道:“汤丽,你脑袋有病吧,这老流氓刚才冲你表妹动手动脚,你还要护着他?我看你是不是当小三当的傻了!?” 汤丽抿着嘴唇,道:“你不准再碰我老公!” “呵!” 林昆无奈的笑了笑,眼神向旁边看了一眼,回过头后眼神变的异常的凶戾,道:“我林昆想打的人,还没人能拦的住,我打的都是该打的人,你赶紧给我让开,否则的话我连你一起打了!” 汤丽见自己拦不住林昆,赶紧求向周晓雅,道:“晓雅,你快帮我说说情,别让他再打你姐夫了,你姐夫他是有不对,但也不能把他往死里打啊!” 周晓雅表情木然的看着汤丽,嘴角似笑非笑的笑了起来,什么也没说,拿起包转身出了包间。 林昆看着汤丽,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了句:“汤丽,你还是好自为之吧。”转过身领着澄澄也出了包间,围观的人群马上纷纷散开,给爷俩让开了一条路。 望着刚刚走到楼下的周晓雅,澄澄仰起小脑袋看着林昆,道:“爸爸,你不去追么?” 林昆笑着说:“爸爸为什么要去追。” 澄澄道:“爸爸,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妈妈的。” 林昆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道:“儿子,你可别乱说,我和那晓雅阿姨可是清白的。” 澄澄摆出一副十分老成的模样道:“老林啊,你不用骗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点事我还看不出来么?你和晓雅阿姨以前是男女朋友吧?” 林昆眉头一跳,这孩子简直不得了啊,小小年纪就懂这么多,长大了还得了么? 本来林昆还想上去追周晓雅的,她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好,自己追上去可以安慰她两句,可综合的在心里一想还是算了,不和她走的那么近了,这对彼此都好。 夕阳照满整座城市,楚静瑶坐在办公室里正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办公室里已经提前点亮了灯,她望着窗外的远处,那里面正燃烧着一场浓烈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