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猪头(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三十一章:猪头(1)

第二百三十一章:猪头(1) 那个林久福是谁林昆不知道,但这一声叫喊的声音是谁发出来的,林昆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那是周晓雅的声音,是周晓雅极其愤怒的声音。 林昆的眉头不由的一蹙,马上就联想到林久福肯定就是刚才上楼的那个猥琐的地中海老男人,肯定是这厮趁机占周晓雅的便宜,所以才惹来了愤怒。 就是这么一声叫喊,再没有别的声音了,可林昆的心已经平静不下来了,还是那句话,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即便周晓雅曾经伤害过他,但咱们林大兵王一直都是个念情谊将良心的人,好歹也是好同学、好乡一场,遇到了困难碰上了自己就得帮忙。 “儿子,跟爸爸上楼一趟。”林昆用手托起了小海冬青,并对澄澄道。 澄澄也听到了楼上声音,端起手中还没吃完的冰激凌,嗯了一声就跟着林昆上楼。 楼上的包间很多,几个人正远远的站在一个包间的门口往里面看,就听其中一个人小声的说:“那老家伙可真够不要脸的,长的那么丑还想吃天鹅肉,八成是吃着饭没忍住,朝人家伸了咸猪手才被骂的,丢人啊。” “要我说那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真是个正经的人,干嘛跟这种老流氓一起吃饭,还不是因为看中了人家的钱,才愿意出来陪的么。” “就是啊,要我说还是那女的的事,妈的既然想出来捞钱,就得做好捞钱的准备,光坐着陪吃饭就能捞钱,都把我们男人当成是傻逼了么?” “对,典型的当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 林昆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怎么说周晓雅也是他的初恋,在他的人生当中,周晓雅早已经成为他过去的一部分,跟他的人生有扯不清的关系。 林昆拎着澄澄向包间走去,刚要走进门,突然后面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传来,只见汤丽一溜小跑的过来,看她来的方向刚才应该是去卫生间了。 “怎么了,怎么了?”汤丽也没看到林昆,直接就从林昆的身边挤了过去,包间里林久福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典型的丢人丢大发的表情,周晓雅则是一脸的愤怒,眼神凛冽的瞪着林久福,她之所以没有离开,就是要等汤丽回来给自己一个解释,刚才吃饭的功夫,汤丽突然说要去卫生间,本来周晓雅要陪着的,但汤丽执意说不用,临走时还故意关上了包间的门,之后林久福就故意捱到了她的身边,冲她伸出了咸猪肉。 傻子都能看的出,汤丽刚才绝对是故意离开,给林久福创造机会的。 本来周晓雅应约出来吃饭,就是为了给汤丽的面子,不至于让她在林久福面前难堪,没想到汤丽反过来却给林久福创造机会,这是周晓雅不能忍的。 林久福不说话,在那点了根闷烟,身为一个商业的大亨,他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此时门外投进来的目光,尤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剐在他的脸上,汤丽噔噔噔的跑回来后,他第一时间就将怒气撒到了汤丽的身上,抬起头冲着汤丽就吼道:“你tm就不知道把门给老子关上啊!” 汤丽被吼的一愣,满心的委屈就要化作眼泪流了出来,但她现在不敢哭,哭只会让林久福更没面子,林久福没面子那她的日子就不会好过。 汤丽强忍着流泪的冲动,转过身低着头就准备关门,这时身后又传来了周晓雅愤怒的指责声:“汤丽,你能不能醒醒,就为了钱,你就能这么委屈自己?你牺牲了自己就算了,还要把妹妹给搭上,你就这么……” “别说了!”汤丽猛然的转过头,泪水再也忍不住簌簌落下,看着周晓雅,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与无奈道:“你说说,我今天还有别的选择么?” 周晓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对于汤丽来说确实没什么别的路可走了,汤丽不是不能上班赚钱,她曾经也是个大学生,也是小白领,只是光小白领的那份工资,根本养活不了她今天的自己,所以她只能委曲求全的跪倒在林久福的胯下,享受着荣华富贵的时候也忍受着屈辱。 周晓雅叹了口气,她这是在替汤丽感到悲哀,说一千道一万,命运都是自己选择的,活法也是自己选择的,到了今天这地步,完全是汤丽一手造成的,她本来可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本来可以像大多数的女人一样,身边守着一个可爱的孩子和老公,过着平凡忙碌却又幸福的生活。 只可惜,她自己选择了今天这样,也应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别在这苦情戏了,我说的话你没听到么,把门给我关上!”林久福表情狰狞的冲汤丽喊道,在他眼里汤丽早就不是女人了,只是一个供他发泄性欲的母狗,母狗是不需要尊重的,只需要偶尔扔两块骨头就行了。 汤丽憋着嘴,抬起头看向林久福的眼神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怨恨,自己爱慕虚荣不假,可当初要不是他一味的诱惑自己,自己怎么会到今天这步,可既然到了这步,她已经没什么选择了,要么走下去,要么…… 她还是不敢想象没有林久福的日子,她害怕自己再清苦,害怕自己没有钱养车,没有钱住大房子,没有钱去大商场里随便的购物,她喜欢那些橱柜后漂亮的鞋子,喜欢那些模特身上的漂亮衣服,喜欢那些流线优美的豪车……这些,如果没有林久福的话,那她这辈子都无缘了。 犹豫了一会之后,汤丽还是转过了身,门刚要关上的一刹那,突然被人从外面推住了,汤丽抬起泪眼婆娑的双眼,看到林昆后脸上一阵的惊讶。 林昆直接把门重新给推开了,屋里的林久福抬起头,目光正好迎上,林昆蹙着眉头,眼前这货长的实在是太丑了,不光丑还一脸的嚣张。 林久福直接就冲林昆喊道:“你是谁啊,赶紧给老子出去!” 林昆淡然的笑了笑,眼神指了指周晓雅,道:“她,我认识。” 林久福马上蹙起了眉头,旋即吼道:“认识怎么了,我还认识林青霞呢!” 林昆呵呵的笑了起来,“老家伙,你别这么无聊行么,我的意思是你欺负了我的朋友,我今天就得站出来管,你装特么的什么二愣子?” “你……”林久福被气的嘴差点歪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小年轻居然敢骂他,想他一个商业的大亨,公司的董事长,走到哪都是被人尊敬的,这会儿竟被一个小年轻指着鼻子给骂了,这口气绝对忍不了。 林久福想要让保镖狠狠的教训眼前这小子一顿,只是那两个保镖来定完了酒店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林久福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一边暗暗的说:“妈的,回去了一定要扣这两个小子的工资,太么的不敬业了!” “服务员!”林久福冲门外喊道,保镖不在,他只好向服务员求助。 饭店的服务是很周到的,马上就有服务员应声跑了过来,恭敬的道:“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林久福吼道:“马上把这个小瘪三给我清理出去,他耽误我吃饭了!” “好的。”服务员应了一声,对于客人的这种要求不算过分,包间既然包下来了,客人就有决定权谁可以在包间里谁不可以在包间里,只是这服务员刚转过身,眼神跟林昆对上后,浑身上下立马打了个激灵。 刚才林昆在大厅里暴虐两个二笔青年的时候,这个服务员也是亲眼看到的,可以这么说吧,这白白净净的女服务员从小到大,就没见过打架那么厉害的男人,或者说就没见过打架那么凶狠残暴的男人,要见也是在电影里才见到过的,从电影里看到的和在现实中看到的又不一样,电影里的视觉效果绝对没有现实中的场景来的令人更加的震撼! 林昆冲服务员笑了笑,看在服务员的眼里却像是撒旦在对自己笑一样,整个人瞬间都变的僵硬起来,林昆笑着摆摆手道:“你出去吧,没你什么事。” 这服务员马上就像是如临大赦一样,赶紧拔腿就朝包间外跑去,早把自己要干什么给忘到了脑后,今个就是这份工作不干了,她也不愿意去得罪林昆这尊活阎王,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工作是公司的,命是自己的。 服务员跑了,事却没办,林久福顿时爆起了粗口大骂起来,嚷道:“这特么的什么破饭店,服务员这个鸟德行!md,保安!赶紧给老子过来!” 喊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保安过来,林昆淡定的站在林久福的面前,脸上一阵轻佻戏谑的表情看着他,甚至还搬了张凳子让澄澄先坐下。 林久福不知道林昆的厉害,在外面围观的人多数也不知道为什么服务员跑了,保安也不敢过来,只是好奇的看着吊儿郎当站着的那个瘦削男人。 等了能有两分钟,林久福是真的没法了,目光阴沉的看着林昆说道:“有本事你给我等着!”说着掏出了电话,就给他的那两个保镖打电话。 林昆淡定的笑道:“你随便。” 林久福冲着林昆冷哼了一声,这时电话接通了,他马上暴跳如雷的冲着电话就吼道:“我不管你们俩现在在什么地方,五分钟之内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必必须须的气势十足。 老板的命令就是天命,两个保镖跌跌撞撞、呼哧呼哧的出现在了眼前,进屋后也不顾自己狼狈的形象,就向他们的主子请安道:“老板,我们来了。” 林久福的脑门顿时老大,眼前这两个猪头从哪个野山林子里跑出来的,自己明明记得养的是两条大狼狗,让咬谁就咬谁,现在咋就变成猪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