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老魁危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老魁危机

擂台上,老魁和胡秋平很快便斗到了一起,老魁深知胡秋平的不一般,心中没有任何的大意,出手便是将浑身的力道发挥到了极致,一点喘息的机会也不给胡秋平留。 胡秋平也不敢轻敌,挥出了双拳格挡、攻击,两人顷刻间便是五招走过,老魁由于发力过猛,体内多年的旧伤突然复发,胸口一阵的憋闷,喉咙处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涌了上来。 老魁的身体略微的一个踉跄,胡秋平的眼底马上一道寒光闪过,拳头呼啸的一声,奔着老魁的胸口便砸来。 砰! 老魁双拳护心,挡在了胸前,胡秋平猛的一拳砸在了上面,浩大的声势与气力,顿时将老魁砸的踉跄倒退。 噗! 胸口的憋闷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胡秋平趁机脚底下快步欺身向前,紧跟着又是一拳向老魁的胸口砸去。 老魁有心想要格挡亦或者是躲闪,奈何身体已经不听使唤,脚底下虚浮,只得硬咬着牙,接下这一拳。 “胡先生,住手!” 擂台下突然有人大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龙虎山庄的少庄主龙庆,龙庆身后带着一队随从,说话的功夫,他整个人已经跳上擂台,挡在了老魁和胡秋平的中间。 胡秋平如今傲气凛人,大有一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可眼前的龙庆,他可是万万不敢轻易动手的。 胡秋平强行收住了招式,皱着眉头看着龙庆,道:“龙公子,你这突然跳上擂台,阻碍我们进行对决,这好像不妥吧,这次武林大会是在你们龙虎山庄召开,可你们山庄也不应该这么假公济私的妨碍比 斗吧,咱们华夏的武林大会,只要是上了擂台,向来都是生死有命的,你这么做不觉得太过欠妥了么?” 龙庆丝毫不被胡秋平的话所影响,拱了一下手笑道:“胡先生,在下突然跳上擂台,阻碍了你和老魁前辈的对决,确实是在下的不对,我龙庆在这里先向你道个歉,至于我为何跳上擂台,这并不是出于 私人情义袒护谁,而是我接到举报,说胡先生你违背了这次武林大会的竞技规则。” “我违背规则?”胡秋平凛然的一笑,“龙公子,证据何在啊?” 龙庆笑道:“胡先生,证据倒是没有,所以才上台来请胡先生下去查证。” 胡秋平眯了一下眼睛,目光掠过龙庆,看向了老魁,冷笑一声道:“江南老魁,你也不过如此,今天算你命大捡了一条命,下次你可就再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以后还是少管闲事,免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老魁的脸颊一阵红润,想要开口说话,却是紧抿着嘴唇没有开口。 龙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胡秋平手上一甩,昂起了头颅向着擂台下走去。 龙庆冲身旁的手下递了个眼色,让手下上来把老魁给扶下去,老魁挥了下手示意不用,从擂台上下来,在一干人注目的目光下,向着旁边的高楼走去。 龙庆又让手下的人,将刘安给抬起来,送到了紧急的医务室。 龙庆和胡秋平也向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那儿有专门的监测机构,不过胡秋平并不为意,笑着对龙庆说:“龙公子,举报这种事可以轻信,但如果诬蔑了我胡某人的清白,还希望你能当众道歉,给我胡 某人一个说法。” 龙庆微笑着说:“这个胡先生自然放心,我们龙虎山庄既然承办了这次武林大会,就一定会秉承公道。” 胡秋平呵呵一笑,这时随从赵宇走了过来,递给胡秋平一瓶矿泉水,道:“胡爷,您累了,喝口水吧。” 胡秋平接过矿泉水,龙庆有心想要阻拦,胡秋平却是冷笑了一声,将瓶子递到龙庆的面前,道:“龙公子,这水可是你们龙虎山庄发的,你该不会自己山庄的水也要检查一番吧?” 龙庆笑了一下,道:“这个倒不必了。” 老魁走进了武道练场边上的高层小楼,刚一进门口,身体便有些打颤,当他迈步走上楼梯,再也忍受不住,口中一口浓烈的热血喷了出来。 噗…… 血水溅在了地板上,旁边的龙虎山庄的人,赶紧过来老魁扶住,关切的道:“老魁前辈,您没事吧?” 老魁强行的直起腰版,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水,道:“没事,不用扶我。” 山庄的人不敢忤逆老魁的意思,只好松开了手,老魁继续向楼上走去,这时门外又一个身材单薄的老者进来,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战苍穹。 战苍穹马上快步的走过来,冲老魁道:“哟,老魁兄弟,你没事吧?” 同是华夏的江湖人,老魁和战苍穹没有什么交情,但互相也都是认得的。 老魁回过头,看了一眼战苍穹,嘴角勉强的笑了一下,他对这个战苍穹可是没什么好印象,道:“没事儿,一点旧伤复发了而已,休养一下就好了。” 战苍穹走过来,扶住了老魁的胳膊,一脸关心的笑着说:“老魁兄弟,咱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也不用死要面子了,走,我扶你上去吧。” 老魁想要拒绝,可战苍穹的一双胳膊却是抓的紧紧的,老魁不想在龙虎山庄的人面前太过扭捏,只好任由战苍穹架着他向楼上走去,小楼一共三层,龙老爷子此时就在顶楼的房间里。 来到了二楼的楼梯转角,战苍穹突然停了下来,凑到了老魁的耳边低声说:“老魁兄弟,听说你和姓林的小子关系匪浅,你说你今天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他会不会找胡秋平拼命。” 老魁脸上的表情一怔,看着一脸阴测测的战苍穹道:“你什么意思?” 战苍穹呵呵的一笑,满脸的阴森道:“你也是活了一把年纪,身上的暗伤一堆,与其苟活于世,倒不如早点去极乐世界,还能在临死前帮我一个忙,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给你烧上香纸,让你在 极乐世界……” “你!” 老魁猛然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意从战苍穹的眼中射出来,这栋小楼里有监控不假,可二楼的楼梯拐角却是死角,倘若战苍穹欲对他下杀手,那这个角落绝对是最佳的选择。 老魁的话音刚落,战苍穹隐秘的拳头已经探了出来,对着老魁的胸口就印了下去,看似轻飘飘的一拳,却是正好印在了老魁胸口被胡秋平砸的拳印上。 噗…… 老魁马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胸腔里一阵碎裂的疼痛,他整个人惨叫都没发出,便浑身无力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