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怒掌拍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怒掌拍下

老魁今天没有来到现场,而是和龙老爷子,一同坐在练武场北边的一栋高层建筑内,通过电视屏幕上的转播,看着现场的状况。 龙老爷子看着擂台上的刘安,赞叹一句,道:“后生可畏啊,这根苗子若是再成长个十年二十年,保不齐就是又一个江湖的大宗师啊。” 老魁对此点头表示同意,叹了一声,道:“只可惜,这么好的苗子,眼看着就要被摧毁了,唉……我们华夏的江湖历来都不缺少天才,最终能够成长起来的天才,是少之又少,多数都是和这刘安一样半 路夭折。” 话音落罢,龙老爷子和老魁默契的对视,两人的眼底都泛起一抹苦涩的光芒,龙老爷子笑着说:“要不,我们今天就出于私心,救这小辈一次?” 老魁道:“怎么救?” 龙老爷子道:“我这么一把年纪就算了,你比我小上些岁,干脆你待会儿趁着紧要关头跳上擂台,把这小辈给救下来,日后就安排在这山庄里。” 老魁马上挑着眉毛不愿意,道:“龙老头,你这算盘打的好啊,我仗着一把老骨头去救人,最终还要留在你这山庄里,你怎么不说……” 不等老魁说完,龙老爷子笑着说:“自古英雄难留,我也只是说说,这个刘安是金刚门的后人,怎么可能屈身在我龙虎山庄,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个老小子居然还当真了。” 脸色稍稍一正,龙老爷子看着老魁道:“给个准话,你是救还是不救?” 老魁站了起来,道:“救和不救可不是在我的一念之间,我下去一趟,如果我都不能再上来了,你可不要把我叮嘱你的事情给记牢了。” 龙老爷子微微挑眉,道:“老魁,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觉得那个胡秋平……” 老魁笑着打断,“你觉得这个胡秋平半年来横扫了华夏大半个江湖,只是侥幸?我这把老骨头,只怕也不能稳稳赢他,算了,我先去了。” 望着老魁的背影,龙老爷子脸上怔了一下神,想要开口说什么,门已经被老魁给关上了,龙老爷子的眉心马上跳了起来,再看向屏幕上的擂台上,胡秋平已经站在了上面,正对面的刘安一副眦目欲裂的 模样,仿佛恨不得当场就向胡秋平抽筋扒皮。 龙老爷子心中很是忐忑,赶紧拿起电话,给大儿子打了个电话过去,“喂,你马上到顶楼的房间来一趟……不用了,你马上安排人去擂台边上盯着点,倘若你老魁叔有什么不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 救下来。” 挂了电话,龙老爷子长舒了一口气,整个房间里此时就剩下他一个人,他已经吩咐了楼下的监控室的工作人员,一定要密切注意胡秋平的一举一动,从中找出有价值的蛛丝马迹。 擂台上,胡秋平目光蔑视,仿佛视刘安为尘埃一般,淡淡的道:“来吧。” 刘安紧握着双拳头,一个大步跨过来,凶狠的一拳直奔胡秋平的要害袭来。 胡秋平摇了下头,淡淡的一笑,“垃圾!” 两条平行似的眉毛陡然竖了起来,浑身上下的肌肉一瞬间暴涨,脚底下在擂台的地面上猛的一蹬,直接一记重拳就向刘安的拳头砸了去。 轰! 一声沉闷的交击声响,擂台下的众人瞬间屏气凝神,凝视着擂台上方。 众人本以为,凭借着刘安的身手,怎么着两人也能过上两招,可就这一招儿,他就已经败向尽露,胡秋平原地不动,身上的衣着无风自动,可再看从一登上擂台起便气势凛人的刘安,脚底下快速的往后 退,身体也已经失去了本来的稳健,他的目光中满是不甘与愤怒,可都无济于事。 胡秋平显然没打算一招就放过刘安,斩草要除根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胡秋平嘴角挂着冷笑,目光阴鸷的射出两道精芒,向着立足不稳的刘安就追击了过来,一双拳头在空气中挥舞的猎猎作响,奔着刘安的胸口就砸去。 擂台下的一行众人,已经不忍心继续看下去了,刘安这个衡州江湖上最好的苗子,马上就要殒命在此了。 江湖儿女情长,江湖也是最冷血无情,少有人会同情弱者,更多的人敬仰强者的同时,也是心有不甘。 砰! 一拳砸在了刘安的胸口上,刘安整个人如同遭到了撞击的一面风筝一般,身体严重的变形,双脚离地的向后倒飞,胡秋平紧跟着再一次拳头轰出,这时擂台的下方,突然一个人影蹿上了擂台,直接挡在 了刘安的身前,张开大手抓向胡秋平的拳头。 铿! 坚韧的一声响动,同时刘安整个人已经从擂台飞了下去,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他口吐鲜血,挣扎了一下之后,便翻着白眼直接晕死过去。 擂台上,老魁硬接下了胡秋平的一拳,胡秋平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瞬间不悦起来,看清了面前的老魁后,冷的一笑,道:“江南老魁,你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也要挑战我?” 老魁的大手握着胡秋平的拳头,胳膊上已是青筋暴突,脸上表情坚毅的看着胡秋平,道:“胡秋平,得饶人处且饶人,金刚门已经被你踏平,为何最后一根苗草也不留下。” 胡秋平冷笑着说:“怎么,你这是来充当正义了?难道你刚才没听到么,是这小子要主动和我分生死的,我们华夏的江湖向来纪律森明,你这么突然站上擂台,好像不妥吧。” 老魁蹙眉道:“我只是不想看你滥杀无辜,胡秋平,我送你一句话,好自为之。” “呵呵!” 胡秋平冷笑,道:“不好意思,我听不懂。素来听闻江南老魁身手不一般,今天难得同时站在擂台上,你既然来拆我的台,那不如我们就切磋一下,救人可不是光凭嘴皮子就行的,你要是在我的手底下 挨的过八招儿,我就放了那小子一马,可你要是挨不过,那我就从你江南老魁的尸体上跨过去,如何啊?” “哼,胡秋平,你这个杂毛欺人太甚!”老魁一声怒喝,浑身上下的气息顿时暴涨,掌心猛的一震,直接将胡秋平的拳头弹开,整个人,奔着胡秋平便是一记怒掌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