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章:营救结束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营救结束

弹夹飞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影迹,奔着这个命好的小喽啰的眉心就飞了过去,这命好的小喽啰前一秒钟还在愣神,身旁本来一群活蹦乱跳的同伙,顷刻间都变成躺在地上的尸体,也包括土田队长 ,这种心灵上的打击,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愣在当场。 当这小喽啰猛的惊醒回过神,望着飞过来的弹夹,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 噗嗤…… 坚硬的头骨被弹夹强行的扎碎,林昆转过身,身后这个命好的小喽啰,眉心处扎着弹夹,血水流了出来,整个人瞪大着眼睛,呼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咽气之前身体还哆嗦了两下。 林昆大步走进房子里,这里头还有把守的小喽啰,刚才听到了枪声,一看林昆突然变了一个人开始大杀,把守的这两个小喽啰赶紧冲进了房间里,抓住了上官飞儿和沈佳莹做人质。 “别,别过来!” 其中一个小喽啰,脸色都被吓的发白了,他们是恐怖分子,搞过不少的恐怖袭击,手上也都有过不少的人命。 可和眼前的这个东方的男人比起来,他们过去杀人的把戏,简直太幼稚了,这个男人瞬间就歼灭了他们十几个同伙,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这让他们联想到家乡传说中的死神恶鬼‘媿’,杀人于无形之中 ,而面不改色。 “表哥!” 上官飞儿紧张的叫了一声,脖子被其中一个小喽啰的胳膊死死的勒住。 另一边,沈佳莹也喊了一声:“表哥……” 林昆看着两个小喽啰,眉头稍稍的一皱,道:“我可以放了你们,现在就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把她们给我放了,否则的话你们会和外面的那群人的下场一样,不要怀疑我的耐心。” 两个小喽啰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咬牙道:“八嘎,反正我们也不想活了,我们这次出来的行动目的是营救二郎少爷,现在二郎少爷没救出来,土田队长又死了,我们回去也无法交差,反正都是个死 ,就拉这两个小妞来垫背,大本丸……动手!” 话音落罢,这两个小喽啰就要一起动手,林昆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紧张之色,距离如此的近,他手中的沙漠之鹰虽然已经重新装满了子弹,可这么短的距离,想要将两个并排站着的 小喽啰全部击毙,保证上官飞儿和沈佳莹的安全显然是不可能的。 林昆暗暗的咬下牙,明知道不可能,也要一试,这时窗外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林昆没有任何多想,本能的将枪口对准了靠屋子里侧的小喽啰。 咣! 砰! 几乎同时的两声枪响,林昆的心头顿时一跳,担心是站在屋内外侧的那个小喽啰开枪,将上官飞儿击毙,但心中同时也存在着一丝侥幸。 哗啦…… 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子弹从窗外飞了进来,噗嗤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又是一声,子弹穿透了挟制沈佳莹的小喽啰的眉心,同时从窗外飞进来的子弹,穿透了挟制上官飞儿小喽啰的太阳穴…… 林昆出枪的速度很快,窗外的那人出枪的速度也很快,慢一分的话,眼前的这两个恐怖分子的小喽啰的手就已经扣在了班级上,上官飞儿和沈佳莹纵是国色天香、佳丽无双,也要死在这两个满身罪恶的 恐怖分子的枪下。 林昆深呼了一口气,沈佳莹和上官飞儿一时间愣住了,两个小丫头哪经历过这场面,都吓的不敢动了。 林昆向姐妹俩走过来,姐妹俩缓了好一阵儿才回过神儿来,马上泪眼汪汪的一把扑进了林昆的怀里,一左一右的,哽咽道:“表哥,我还以为……” “呜呜,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两个小丫头哭的那叫一个委屈,他们从小都是娇生惯养,含着金汤匙长大,生死一念之间,被一群恐怖分子胁迫,他们的精神力已经被逼到了极限,此时松了下来便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委屈,只希望能 通过眼泪发泄。 林昆看向窗外,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开枪的不是八指也不是龙大相,而是汤涛。 林昆冲汤涛微笑了一下,感谢道:“汤局长,谢谢你了,要不然的话……” 汤涛直接砸开了窗户进来,沈从文紧随其后也进来,汤涛笑着冲林昆道:“林大校,别这么客气,你为了捣毁恐怖分子在江南的老巢不惜只身犯险,我汤涛也只是做了我能做的。” 紧跟在后面的沈从文,向汤涛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眼神,这个年轻人不骄不傲,日后有机会的,值得沈家结交。 看汤涛的年纪,沈从文马上想到了家里的大闺女沈胜男,两人年纪应该相仿,要是汤涛没婚没娶的话,说不定…… 沈从文心里头正想着,林昆笑着冲他招呼了一声,“大舅,你没事吧?” 沈从文笑着说:“没事,就是擦了点皮外伤。”说完,看向依旧扑在林昆怀里的沈佳莹和上官飞儿,道:“佳颖和飞儿没受伤吧?” 林昆道:“没受伤,就是心里有些承受不住,大舅,汤局长,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汤涛道:“我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不过场面已经完全控制了,这群恐怖分子搞恐怖袭击让人头疼,正面交击的话,战斗力十分的有限,我们国安局的兄弟和林大校的两位朋友,已经在进行扫尾工作了, 一个也不会让他们逃走的。” 林昆点了下头,道:“希望这件事不要引起社会舆论。” 沈从文道:“这个你们放心,恐怖分子你们带走,舆论方面的事情,我会安排省警厅来处理,就说着村庄里隐藏了一个不法的鞭炮厂,发生意外导致了鞭炮齐鸣,好在没有人员伤亡。” 汤涛点头赞同,道:“如果对外说有恐怖分子进入江南,会对江南的老百姓,甚至整个华夏的老百姓造成恐慌,不论是我们还是上级的领导,肯定都不希望看到的。” 沈从文点了一下头,道:“经过这次事件,国外的那些恐怖分子,胆敢有想冒犯我们华夏的,也应该掂量一下了。” 林昆笑着说:“我们华夏在全世界,一向都是仁义著称,多数的恐怖组织是没有理由报复我们华夏的,至于这个东神社,我故意留了一个人的狗命,让他回去告诉东神社和荼本家族,胆敢再来犯华夏,荼本野夫以及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