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八章:放一条狗命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零八章:放一条狗命

嗒嗒嗒…… 冲锋枪响起,子弹如同雨点一般打在了土墙上,激起了一片砂石飞溅。 龙大相和八指躲在土墙下面,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墙面被子弹打的频频颤动,仿佛随时都能被打穿了一样。 几个东神社的恐怖分子快速跑了过来,这些人手里持着的多数都是乌齐冲锋枪,乌齐冲锋枪的优点有很多——便携、弹速快,后座力小。 但也有一个很是硬伤的缺点,精准度低,近距离的射击还好,距离稍微远一点,子弹完全就是胡乱的飞射。 八指将双筒猎枪握在手中,咬着牙骂了一句,“靠,老子居然让这么一群小喽啰给逼的蹲在这不敢出来了,真他娘的憋气,不行,我得干他们!” 龙大相手里也握着一把手枪,一见八指这是要冲出去,马上就要阻拦,“老八,别冲动……” 他话还不等说完呢,八指已经嚯的一下站了起来,端着两把双筒猎枪,‘咣咣’的就是两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迎面三个恐怖分子结成一排跑过来,三人眼看着要冲到土墙这儿,手里的冲锋枪的子弹已经打光了,这三人刚要换子弹,结果对上的却是八指那乌黑的枪筒。 八指的这两把双筒猎枪,枪身不长,不过两个枪筒却是异常的粗,八指嘴角咧开了一抹阴森的笑,三个恐分子的脸色已经煞白了,他们满脸惊惧,张大了嘴巴还不等惊叫,两把双筒猎枪的四个枪筒已经 喷出了火蛇。 三个恐怖分子的胸前,顿时被炸的血肉模糊,三个人一起向后翻飞了出去,鲜血挥洒在半空,凝聚成无数的血花儿,醮染着黎明的阳光,分外的耀眼,如同一道血红的彩虹。 龙大相见八指站了起来,他也赶紧站了起来,既然大家都是兄弟,就是死也要一起,可当他忍着被震的发麻的耳鼓,站起来向外一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懵了,望着地上三个抽搐已经要死的恐怖分子 ,转过头来一脸敬佩的看向八指,竖起了根大拇指,道:“八哥,你牛!” 八指抬起其中一把双筒猎枪,吹了一下枪口,笑着说:“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嗖! 话音刚落,可能是老天爷也看他吹牛逼看不过去了,一枚子弹贴着头皮就飞了过去,八指赶紧蹲了下来,龙大相倒是颇为淡定的一枪射出,将旁边躲在大树后的一个恐怖分子击毙。 这次轮到八指冲龙大相竖起大拇指了,“大相兄弟,你也是牛掰啊!” 龙大相学着八指刚才的模样,吹了一下枪口说:“一般一般,世界第二!” 八指马上嘿的一声笑骂道:“你小子占我便宜,我才第三,你自称第二。” 龙大相咧嘴一笑,“找机会比试一下,看谁的枪法更准,让昆哥当裁判。” 八指哈哈一笑,道:“行,到时让你心服口服。” 这边的枪声接连响起,藏在村子里的恐怖分子们,马上向两人蜂拥过来。 龙大相和八指没有正面恋战,而是借着这个机会,把这群恐怖分子往村外引。 偏院里,林昆正和荼本野夫对话,外面突然传来了枪声,山井的脸色突然大变,道:“不好,一定是华夏国安局的那群狗杂种追过来了!” 向床上的荼本野夫看了一眼,道:“荼本前辈,我现在就去给这些狗杂种点颜色瞧瞧,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东神社的厉害,你先在这儿休息!” 荼本野夫道:“山井你去吧,好好给华夏这群人点颜色瞧瞧,过去我总是小瞧你们东神社了,这次感谢你们东神社的收留,等回到我们的国家,我第一个就去你们东神社拜访。” “好的,前辈!”山井拱了一下手,伸手就要去掏别在腰后的冲锋枪。 噗嗤!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轻微的响声,在山井的背后响起,山井整个人突然一怔,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是瞬间凝滞,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脖子僵硬的往后转,看着站在他身后的林昆,嘴唇 哆嗦了两下,声音里满是不甘的道:“二郎少爷,你……你不是二郎少爷!”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笑容里透着阴森,握着三棱军刺的手猛的一扭动,扎在山井后腰上的三棱军刺顿时一股血浪顺着放血槽喷了出来。 山井嘴里头一声惨叫,一股腥红的血水,顺着嘴角淌了下来,他整个人也像是一下子被抽离了精气神一般,那苍白的脸色上,生气迅速的消失。 林昆的这把三棱军刺又叫鬼畜,那可是战场上不知道饮尽了多少生命与血液的大凶器,林昆将三棱军刺猛的往外一拔,山井整个人顿时跪在了地上,嘴里头大口的向外咳着血,心有不甘的想要冲林昆吼 叫,可嗓子一时间被血水黏成一团发不出声音。 窗扇的荼本野夫一下子懵了,看着林昆,身体因为紧张,而胸口剧烈的起伏,也开始咳了起来,嘴里咳出一团鲜血,但不至于妨碍生命,目光闪烁惊骇的看着林昆,道:“你,你到底是谁?你……难道 是易容?” 一直护理在荼本野夫身旁的华夏医生,紧张的连连后退,林昆看了一眼这个医生,道:“你知不知道你救的这个是什么人,雇你的这些又是什么人?” 医生拼命的摇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不,是我最开始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他们是来危害我们华夏的恐怖分子,给我多少钱,我也不会干的,我想过要逃走,可这地方我根本逃不走,他们会杀 了我的。”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林昆向荼本野夫走了过来,脸上笑容淡漠,道:“荼本,我们昨天刚见过面,我的三拳没要了你的命,是看来武术第一友谊第二的份儿上,现在你居然要联合东神社来对付我们华夏的千万同胞,我绝不 能留你。” “你,你是……”荼本野夫满脸惊慌,他刚才口口声声说自己的一身伤是因为大意了败北,实际上他心中清楚的很,他根本不是林昆的对手,这个华夏的年轻人,太超乎他的想象了。 唰! 空气中血红色的光芒一闪,那黏带着腥红血液的三棱军刺,一下子划过了荼本野夫的喉咙,一道热血喷了出来,荼本野夫的眼睛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倒了下去。 在里屋的床上,川本见状也是惊骇的脸色苍白,林昆目光向他看了过来,他连声讨饶,“别,别杀我……” 林昆笑着走了过来,川本已经是泪流满面,鼻涕也一起淌了下来,整个人从床上爬起来,跪在林昆的面前,口中不停的说着:“别杀我……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一条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