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六章:再遇荼本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再遇荼本

林昆觉察到了山井的眼神,表面上依旧是不动声色,心思一转,依旧是一副强横的态度,道:“不错,我过去是对荼本家族心有崇敬,那是因为荼本家族在我们岛国威名赫赫,战绩不败,可你刚才说他被人 打伤,现在正在偏院里养伤,我崇敬的是绝对的力量,是不不败的力量,而不是一个苟延残喘的失败者!” 林昆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山井脸上的表情一愣,林昆这时又转过头,目光冷漠的向他看了过来,山井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浑身上下忍不住的一哆嗦,马上再也不敢怀疑,陪着笑 脸说:“二郎少爷,那你看咱们是不是还要……” 林昆冷然的道:“别废话了,快走吧!” 山井马上恭敬的答应一声,“是。” 偏院的房子也不小,但比起刚才的那座房子的规模,却明显是有不及。 房门口站着两个守卫,此时天色已经微明,林昆心里也焦急了起来,趁着夜色好行动,等到天亮了以后,四周的景象清晰可见,八指和龙大相再想偷偷的摸过来肯定是不可能。 按说这个时间,两个人早应该跟过来了,难道是迷路?不可能,龙大相过去可是佣兵,如果连最基本的追踪都搞不定,那就是不是佣兵了,或者说两人在江里头发生了什么意外? 这更不可能,这两人的水性好着呢,八指从小就是在水边长大,龙大相作为佣兵出身,水陆空样样精通。 林昆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此时他已经跨进了门槛,首先看到的不是别人,而是昨天被他重伤的道井,这会儿正在两个小弟的搀扶下往外走。 山井见到道井之后,马上询问:“表哥,感觉好些了么,你这是?” 林昆暗暗诧异,没想到这个山井和道井居然是表兄弟。 道井惨然的一笑,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些虚脱,脸上青一块紫块的,道:“好多了,肚子有点不舒服,出去方便一下。”目光看向了林昆,脸上的表情马上诧异了起来。 林昆一见道井这模样,本能的反应,以为道井认出他了,结果却是见道井一副恭敬的模样,低下头说:“二郎少爷,谢谢东神社这次的搭救,不然我和荼本大师恐怕都要遭到华夏黑帮的追杀。” 林昆淡淡的点了一下头,没有搭理道井的意思,继续向屋子的里面走去。 道井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山井对他尴尬的笑了一下,小声的说:“表哥,我们少爷脾气就这个样子。” 说完,山井便快走两步追上林昆,来到了卧室的门前,敲敲门,毕恭毕敬的问:“荼本大师,在睡觉么?” “咳咳……” 房间里传来了咳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重,紧接着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是山井么,还没睡呢。” 山井恭敬的道:“荼本大师,我带我们少爷来看望你了,我们少爷他……” 山井想说我们少爷很敬重你,话不等说完,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林昆也不待他把话说完,直接推开门,跨着大步便走进了房间,房间的门被撞的吱嘎的一声响。 床上躺着的荼本野夫,此时正靠在床头上,猛的向门口看了过来,就见林昆一副凛然的模样进来,脸上的态度哪还有半点对大师的尊敬。 山井赶紧跟随了进来,站在林昆的身后,生怕自家的少爷万一暴脾气发作,和荼本野夫发生冲突,荼本野夫是岛国武道界的大宗师,东神社只是一个恐怖集团,荼本野夫向来不怎么把东神社放在眼里, 这次蒙难幸亏东神社的山井所救,心中对东神社有些许感激,但不代表真的就认同东神社。 过去,真正的京岛圭二郎崇尚荼本家族的断水流,一心想要拜在荼本野夫的门下,可惜荼本野夫根本瞧不上他,一来这京岛圭二郎没啥天资,二来还是一个极端的纨绔子弟,荼本野夫在岛国好歹也是名 望大师,若是收了这么一个弟子,还不被同行耻笑,更何况他本来就对东神社没有任何的好感,视其为歪门邪道。 山井担心少爷的心中积怨,会对荼本野夫动手,现在的荼本野夫,胸口的肋骨都被打碎了,五脏六腑也都遭受重创,房间里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是山井想方设法的雇来的华夏医生,正在给荼本输 着液。 山井有心想要保护荼本野夫,不光是看在道井的面子上,而是他已经向京岛社长请示过,社长的意思很明确,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拉拢荼本野夫,哪怕他身受重伤,等他好了以后,依旧是岛国的武道 大宗师,荼本家族的功法如果能传入东神社,或者为东神社提供武力帮助,那东神社的实力将大大增加。 不得不说,这位京岛社长还是很有远见的,可惜他的儿子,此时的京岛圭二郎少爷,却是要坏了他的大事。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荼本野夫顿时感觉有些情况不妙,过去他曾三番两次的拒绝京岛龟二郎,也听说过这个京岛圭二郎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殊不知,此时的林昆才没想起过任何的睚眦必报,荼本野夫擂台上挑战叶庆元,这个他可以理解,也不会如何的追究,现如今他居然和东神社的恐怖分子搞在一起,那就是狼狈为奸,触碰了他内心的底 线。 荼本野夫性格高傲,即便心中有所忌惮,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高高在上,倒是里屋床上躺着的川本,当先向林昆打了声招呼,一副恭谦的模样,道:“圭二郎少爷,感谢你们东神社的帮助,过去我多有 冒犯的地方,还希望你能够体谅。” 林昆心里头冷笑,也没去搭理川本,而是坐在了荼本野夫的面前,笑着说:“荼本大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话语里慢慢的都是揶揄和讽刺。 林昆料定这个京岛圭二郎过去和荼本野夫的关系不好,所以借机发难。 荼本野夫的脸色马上变的难堪起来,冷哼一声道:“圭二郎少爷,我想你有所误会,老朽这次的失败,不是老朽的实力不济,而是老朽轻敌,等到老朽的伤势好了以后,一定会重新杀回华夏,把这次丢 的面子夺回来!” 这边,荼本野夫正在大放厥词,另一边,龙大相和八指早已经到了村子的外面,此时躲在了一片荒地里,两人本打算直接冲进去,可这时龙大相身上的防水通信手表响了,是汤涛打来的电话,让他们务必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