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五章:叫不动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叫不动了

房间里突然传出了一阵春风乍起的叫声,仿佛山谷里的百鸟野兽受到了惊吓,又像是美人鱼被蹂躏…… 叫声跌宕起伏,入耳便是令人惊悚。 山井和土田肥圆脸上的突然兴奋起来,身后的几个手下也是同样,他们喜欢这叫声,幻想着房间里的二郎少爷,是如何的对两位绝色的华夏小妞动手。 嗤啦…… 房间里传来了衣服被撕碎的声音,两个姑娘一起大喊着:“救命……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们……” 山井和土田肥圆以及身后小弟脸上的表情更是兴奋,几个小弟小声的议论道:“早就听说咱们二郎少爷视色如命,而且超级的会玩,今天这么一听,算是开了眼界了。” “是啊,咱们二郎少爷绝对的凶残啊,想想那两个小妞被虐的模样,就兴奋呢,待会儿我们也可以……” 山井对土田肥圆刚才在林昆面前的殷勤表现很不满,此时还是笑着说了一声,“看来,二郎少爷虽然精神有些呆滞,但本能依旧强悍。” 土田肥圆笑着说:“我们社长的独子,这方面的能力必须有所遗传。” 山井呵呵的一笑,道:“土田君,你这次的功劳是不小,不过在社长的面前,还是收敛着点好,你的行动可是我一手策划,并且我这次留下来,是为我们东神社引进了一个能人,确切的说是帮我们东神 社救了一个人,你想要一举超过我的地位,暂时是没戏了,你如果想在我的手底下舒服的过日子,就请记住谁是你的上司!” 土田肥圆脸上的肥肉颤抖了一下,心里头不服气,嘴上却并不敢多说什么。 房间里,林昆正和上官飞儿、沈佳莹坐在床上,三个人的嘴里不停的喊叫着,这声音听起来极度的逼真,让外面的一群人兴奋不已。 三人的手里扯着被单儿,嗤啦、嗤啦的撕着,在外面的人听来,这声音就是林昆在撕两个姑娘的衣服。 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分钟,上官飞儿实在是有些叫不动了,一副苦兮兮的模样看着林昆,压低着声音说:“表哥,我实在叫不动了……” 沈佳莹也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表哥,我的嗓子也坚持不住了。” 林昆很能体会,就那么撕心裂肺的叫喊,两个小妞能撑得住二十分钟已经很不错了,按说这个时间,龙大相和八指应该已经到了。 林昆微微皱眉,想了一下,道:“有了!”抬起巴掌,猛的拍了两记,然后大声的用岛国话喊道:“md,让你们叫,吵死老子了!” 沈佳莹和上官飞儿不解,沈佳莹刚要出声,林昆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门外,脸几乎都贴在了玻璃上几个人,表情忽然的诧异起来,土田肥圆道:“二郎少爷不会将两个妞给打晕了吧,这叫声多好听啊。” 山井道:“可能二郎少爷不喜欢吧。” 身后的几个小弟一脸惋惜,说:“这一下听不到了,多好听的声音呀。” “谁在外面!” 门后,突然传来了林昆的怒吼声。 几个人马上一哆嗦,山井赶紧挥着手示意身边的小弟都散开,然后站在门口毕恭毕敬的说:“二郎少爷,是我,我要介绍给你的那个人,现在刚好想要见你,所以……” “等我一下。” 林昆回了一声,沈佳莹和上官飞儿都紧张的看着他,压低着声音,说:“表哥,不要丢下我们。” 林昆道:“放心,表哥不会让你们受伤害的。”起身走向门口。 房门开了,门口站着山井和土田肥圆,两人一副谄媚的笑容,土田肥圆那满是猥琐光芒的小眼睛,直往屋里头看,林昆立马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土田,你看什么呢!?” 土田肥圆被林昆这么一喝吼,吓了一跳,赶紧讨好说:“没,没什么……” 林昆皱着眉头,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道:“我可警告你们,别打这两个妞的主意,我还没玩够呢,你们要是敢碰她们,我就弄死你们!” 林昆一副凶恶的模样,吓的土田肥圆连连说不敢,林昆又将目光看向山井,山井马上表态说:“二郎少爷,你看上的女人,我们自然不敢碰,除非二郎少爷玩腻了。” 林昆皱着眉头看着他,道:“你要介绍给我的那个人,到底是哪个混蛋!” 林昆在江南分局的时候,看过京岛圭二郎的审讯视频,现在也是有意的模仿他的语气,要是说的多了,没准儿会露出破绽,现在是挺完美的。 林昆之所以从房间里出来,也是要打消山井和土田肥圆的疑虑,他不能总待在房间里,沈佳莹和上官飞儿已经叫不动了,再继续待下去,只能更引起两个人的怀疑。 山井躬着身子道:“回二郎少爷,我这次也是偶然,救了咱们岛国三大武道世家之一的荼本家的荼本大人,现在就在偏院里养伤。” 山井所谓的偏院,就是旁边的院子。 一听到荼本家族,林昆心里头马上错愕了一下,难道是荼本野夫? 林昆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的太过兴奋激动,这倒是让山井有些奇怪,二郎少爷可是一直很崇尚武道的,尤其是断水流的荼本家族,过去更是想要拜师荼本家族而被拒,对荼本家族的崇拜向来不减。 山井心中疑惑,并没有马上问出口,林昆这时看向紧张的直哆嗦的土田肥圆道:“我和山井走一趟,你负责在这儿给我看着,要是里面的两个姑娘你们敢都一根毫毛,我今天非把你宰了不可!” 林昆大声的训斥,土田肥圆脑门上的汗都已经紧张出来了,二郎公子的脾性极端,说出要宰了他,就真有可能宰了他,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可一定不能让里头的那两个小妞有任何的闪失,脸上的态度也 是十分的决然,冲林昆回道:“二郎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保护好两个华夏妞!” 林昆并没有搭理他,而是随着山井一起向外走去,走出门口,山井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心中的疑惑,同时抬起头打量着一回来就变的有些奇怪的二郎少爷,道:“二郎少爷,我记得当初你可是很崇敬荼本 先生,怎么现在态度这么冷淡?” 说着,山井的眼神,如炬一样的看着林昆,似乎要把他的面具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