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一章:夜行江上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三百零一章:夜行江上

枪声死四起,腾图等人马上陷入了陷阱,亏的倒在地上的沈从文,和此时扑到沈从文的汤涛,掏出了各自的配枪,对着暗处的枪手射击了过去。 沈从文军人出身,十年的戎马,曾官至团级,后来也是转业回到的江南,从辖区的派出所所长做起,一路坐到了如今江南省公安厅厅长的位子。沈从文在部队的时候,就曾入过特种大队,战功虽说一般,身手却是不含糊,此时手中握着一把黑色的五四式手枪,啪啪啪的一连串的子弹射出,只听暗处正端着极强扫射的枪手出,传出了至少三声闷哼 ,中弹的人直接倒在了地上生死未知。而汤涛的枪法同样不弱,身为国安局江南分区的局长,手中持着两把手枪,对着暗处的几处冲锋枪的火信就射了过去,同样是几声闷哼响起,中弹的枪手倒在了地上,没中弹的也赶紧趴下来,暂时不敢攻 击。 也正是这短暂的压制,使得国安局的兄弟们暂时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腾图和徐骥带着十多个兄弟反击火力压制,然后快速的躲到了车后面。 汤涛帮着沈从文,将地上的沈家聪给拖到了车后面,腾图马上过来向汤涛汇报,道:“局长,我们被包围了!” 徐骥补充道:“有两个弟兄受伤,现在怎么办?” 汤涛眉毛一挑,冷声道:“还能怎么办,难不成在这儿等死,咱们可是正规的国安局军人,要是连这群王八蛋都斗不过,还有脸面见上级么!?” 汤涛话音一顿,道:“弟兄们,大家不要乱,东西两个方向都有敌人,我们准备好弹药,我数一二三,腾图带五个人冲东面,徐骥带五个人冲右面,注意隐蔽,注意保护自己!” “是!” 十多个国安局的兄弟马上高声答应,惊的暗处埋伏的十几个东神社的恐怖分子,攥紧着手中的冲锋枪,紧紧的盯着汤涛等人掩护的车后面。 东神社的这群恐怖分子,要说战斗力肯定是有的,但相比起国安局的这些精英,战斗力上自然就弱了些。 国安局的这些弟兄,只要是能带枪出战的,不是从各级部队里选出的精英特种兵,就是国安局一手培养的。 而外面的这些东神社的恐怖分子,其中不乏有退役的军人,但更多的是一些激进的乌合之众,他们有不怕死的精神,可是战斗技巧就太普通了。 “……冲!”汤涛数完了三个数,突然大喊了一声,暗处的那些个枪手刚才也依稀听到了汤涛的布置,还在心里头暗暗的以为,这个华夏的领导怎么这么傻x,居然那么大声的把作战计划说出来了,所以这些人一直在暗 中等待,只等着汤涛一声令下之际,他们好群起而扫射。 嗒嗒嗒…… 一群东神社的枪手应声从暗处站了出来,端着冲锋枪便开始对着汤涛他们躲藏的车后面开始疯狂的扫射。 砂石飞溅,子弹打在车的铁皮盖上,溅起了一片的火光,一群东神社的枪手疯狂扫射了一阵之后,马上停下来了,因为眼前一个人影也没有。十几个枪手面面相觑,心里马上有一阵不好的预感,不等他们反映过来,从后面的那辆长面包车的后面,一下子冲出了一群人,手枪啪啪的响起,火信在黑夜里尤为的闪亮,那群还愣在原地的枪手,一下 子就成了士兵们训练的活靶子,子弹噗嗤、噗嗤的穿透了他的头颅、身体。汤涛刚才布置的时候,故意装作情况紧张,大声的说话,为的就是迷惑暗处的这些个枪手,没想到这些个枪手这么容易就上当了,而在他数数的时候,腾图和徐骥已经带着人,从后面的那辆长车的下面爬 到了后面。 东神社的十几个枪手,一下死伤过半,毕竟只是一群激进的乌合之众,剩下的几个人马上抱着枪就开始逃窜。 荒废的渔村内,土田肥圆等人一看汤涛和他的国安局兄弟们攻势凶猛,知道这群华夏国安局的人不好惹,也猛的想起国际上流传的那句话——华夏是雇佣兵和恐怖分子的禁地。 心里头顿时害怕的一哆嗦,身后的一群手下,端着冲锋枪,一时间也萌生退意,看着土田肥圆,问:“土田队长,我们怎么办,冲上去么?”土田肥圆面色阴沉的有些吓人,回过头瞪了这个手下一眼,道:“八嘎,现在冲上去,不等于送死么,这群华夏的国安局战斗力太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营救二郎少爷,任务已经完成,你们几个留下来掩护 ,其余人跟我撤!” 十多个恐怖分子留下来准备阻击汤涛等人,剩下的一群人,护送着林昆,上了事先安排好在江边的几艘船上。 这都是土田肥圆按照山井队长事先布置好的,为的就是防止被国安局追击。 林昆被一群恐怖分子簇拥着上了其中的一条船,八指和龙大相本来想要和他一起,却被隔到另外的两条船上。 夜色幽深,一共五条船顺流而下的划动,岸上传来了阵阵的枪响,土田肥圆坐在林昆的身旁,一副关切的模样问:“二郎少爷,你没事吧?” 林昆还是装出一副木讷的模样,摇摇头,声音几乎沙哑的说:“没事。” 土田肥圆眉头一皱,这时旁边的一个恐怖分子人质,道:“土田队长,二郎公子不知道被那群华夏佬给怎么了,审讯之后就变的精神迟钝了。” 土田肥圆皱着眉头道:“可恶的混蛋,他们一定是用什么精神攻击的方法审讯了二郎少爷,二郎少爷你不要怕,酒井大队长已经在下游等候,等你恢复两天,我们就秘密撤回岛国。”林昆依旧木讷的点头,土田肥圆心思一转,突然一副谄媚的模样,凑到了林昆的耳边道:“二郎少爷,咱们这次收获不小,抓的那两个小妞,那叫一个大大的漂亮,刚才我让人给掉了包,等到了岸上,山井 大队长一定会同意让二郎少爷先尝鲜的。” 林昆面色不改,心中却暗暗惊讶,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刚才的那两个低着头的女人果然不是佳莹和飞儿。 听着土田肥圆的话,再瞥一眼他此时的态度,想来这个圭二郎少爷一定是个好色之辈,于是林昆的脸上象征性的流露出一抹异彩来,但也不是明显。 土田肥圆一见林昆这反应,心中松了口气,二郎少爷既然还有心玩花姑娘,那就证明他的意识还是很清晰的。船顺流而下,在这黑漆漆的夜色中,只有江面上倒映的月光这一点光辉,这群东神社的恐怖分子在这周围也是搜寻了好久,才搞来了这几艘人力的渔船,他们本想搞点先进的船只,可江南这边对船只的控 制很严,一下买好几艘船势必会引起警方的注意。突然,身后的尾船上传来了一声惊叫惨呼,“不好,有……有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