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情况危险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情况危险

林昆木讷的抬起头,可心里却不敢轻易回答,这时隔着一扇铁窗,坐在驾驶室里的腾图,张开大手拍了拍铁网,冲着后面的车厢就大声的喝吼道:“都给我闭嘴,谁要是再敢说话,老子现在就把他给毙了! 反正换人质,也不差你们其中一两个!” 满车厢的人顿时安静下来,他们都知道国安局的套路和手段,也都尝试过了,能最终咬牙不说实话的人基本不存在,能说出来的都是实话,可想当时的手段是有多么的厉害。 现在一回想到半个小时前所经理的审讯,这些个恐怖分子心里头都打了个寒颤儿,对腾图所说的要毙了他们,这些人的心里头也不怀疑。 国安局…… 华夏最高机密的部门,手上握着可以随时生杀的大权。 腾图说完,目光不着边际的看向林昆,林昆会意的低下了头。 车子驶出了城区,露面便稍微有些颠簸,等到了完全郊区的时候,露面的情况变的更糟糕了,大约又行驶了二十分钟,在漆黑的夜色中,终于看到了远方有一小点的亮光。 江南富饶之地,可毕竟也有荒芜之地,荒芜只是暂时的,如今社会的飞速发展,江南城已经向四周快速扩建。 这里的地界,原本是一个小渔村,守着江水的下游,岸边住一些个渔民人家,近些年来江中的鱼类减少,政府不让渔民再肆无忌惮的打鱼,于是渔民村中的村民大多都迁徙离开。 现在整个看起来像渔村的地方,已经荒凉了很久,高高矮矮的旧屋在黑暗中就仿佛一个个迟暮的老人一样。 亮光就是从不远处的一片渔屋里发出来的,车子的速度马上放慢,前车里的沈从文,给家里的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通知老爷子他们已经到了。 老爷子那边,一直都是东神社的人单线联系,虚拟的号码几乎每次都变。 此时,渔村里,负责在外执勤的恐怖分子,看到了远来的两辆车,见两辆车停下,马上汇报给了他们的头头。 这头头是一个三十多岁,瞎了一只眼睛的男人,身材不是很高大,背有些驼,拿起桌上的一个特殊装置的手机,这手机比普通的手机看起来厚重很多,拨出了沈老爷子的电话。 隔着一间房子的破屋里,此时正关着沈家聪、沈佳莹、上官飞儿三个人。 三个人全都被捆了手脚,靠在一起坐在墙角,地上铺着一层茅草,邻着江水有些些潮湿,坐在上面很不舒服。 屋里头除了三个人,还有两个负责看守的东神社的恐怖分子,这两个人二十五六的模样,一个自然卷的头发贴在头皮上,看着十分的别扭,另一个留了一头浓密的长发,也不知道几天没洗了,那浓密的 长发黏在一起,看起来就给人感觉很恶心。 这两个男人是刚刚换班进来的,一进来之后,目光便死死的盯着三个人,与其说是三个人,其实是盯着沈佳莹和上官飞儿,刚才进来看守的两拨恐怖分子也都是这么一副模样,这些人的表现,就像是多 年没见过女人一样。 这也不怪这些人,谁让沈佳莹和上官飞儿太漂亮了,尤其上官飞儿,这小模样都足以去当大明星了。 眼前这两个恐怖分子的模样,让上官飞儿和沈佳莹更觉得害怕,不由的就往沈家聪的身后躲,这两个恐怖分子比之前的任何一波的恐怖分子,脸上的表情都要炽热,都要猥琐,那模样恨不得马上将她们 给吃了一般。 沈佳莹害怕的小声说:“怎么办……” 沈家聪也是一脸的紧张,但仍强行的给自己打气,道:“别怕,有我在。” 上官飞儿的心思倒似能更成熟一点,压低着声音说:“咱们别说话,别刺激到他们。” 沈家聪和沈佳莹闻言,立马都不再说话。 可对面的两个恐怖分子,却是站了起来,一边搓着手,一边坏笑的走过来。 “嘿嘿,小花姑娘滴,你们刚才说什么滴?”满头卷毛的恐怖分子猥琐的笑道。 “是不是夸我们长的太帅,想和我们交朋友?”长发的恐怖分子说道。 沈佳莹和上官飞儿马上更害怕了,使劲儿的往沈家聪的背后躲,沈家聪这时拿出自己男子汉的一面,硬气的冲着两个恐怖分子说,“你……你们别过来啊!” “吆西!你滴算是个什么滴东西!”卷毛的恐怖分子,抬起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沈家聪的脸上。 沈家聪吃痛,整个人被打的躺在地上,半边脸颊瞬间就肿了起来,嘴角淌着鲜血,感觉门牙都跟着松动了。 长发的恐怖分子,一把抓住了沈佳莹的胳膊,使劲儿的往上一提,哈哈大笑:“这个花姑娘归我了!” 沈佳莹不停的扭打着长毛恐怖分子的胳膊挣扎着,长毛恐怖分子哈哈大笑:“小丫头,你这细腻嫩肉的小手,可真是讨人喜欢啊,么啊……” 这长毛的恐怖分子一副很变态的模样,抓起沈佳莹的小手就往嘴里含。 沈佳莹恶心的差点晕过去,奈何两只手被捆在一起,即便是抬手扭打,也丝毫不能挣脱,一时间害怕绝望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满头卷毛的恐怖分子,一把将地上的上官飞也是抓了起来,哈哈的淫笑道:“我喜欢这个小妞,胸大臀圆,还是个混血滴,一看这小脸,我就想咬一口……” 说着,张开了那臭烘烘的大嘴巴,就向上官飞儿那白嫩的小脸咬了过来。 上官飞儿果断的抬起脚,冲着满头卷毛的恐怖分子的裤裆就踢了过来,她练过一些最基本的防身术,这个时候也想不了太多,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铿! 她这一脚踢的果断,可在对面的这个满头小卷毛恐怖分子的眼里,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直接两条腿一夹,就把上官飞儿的小脚给夹住了。 上官飞儿想要挣脱,根本挣脱不动丝毫,满头小卷毛的恐怖分子顿时哈哈大笑,“小妞,还挺火辣的么,我喜欢!” 张开了臭烘烘的大嘴巴,就继续亲了过来。 “放开飞儿!” 沈家聪这时甩了甩脑袋,刚才的一巴掌,打的他眼前一片眩晕,此时挣扎着站起来,就向这满头小卷毛的恐怖分子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