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真真假假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真真假假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两个警卫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林昆喊道。 旁边监控室里的几个人闻声也都赶了出来,但看到站在审讯室门口的林昆,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均是一震。 汤涛冲其中的一个警卫说:“小刘,你快进去看看林大校到底怎么了。” 警卫答应了一声,马上冲进审讯室,腾图在一旁皱着眉头说:“汤局,刚才我们真不该同意林大校一个人去审讯室,这个岛国的混蛋奸诈狡猾,万一林大校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林昆没有向几个人解释,脸上反倒是带着一抹冷笑,就和京岛圭二郎一样的笑,奸诈、狡猾而又阴森的笑, 八指和龙大相皱紧着眉头,两人本来很紧张,可要他们相信,林昆会被一个东神社的恐怖分子给杀掉或是……他们是绝对不相信的,那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呢? 砰! 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撞开了,刚刚进去查看警卫,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汤涛等人见状,心中更是一咯噔的,难道林大校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不等警卫开口,汤涛一步上前,冲着这警卫就问道:“快说,林大校到底怎么了!” 这警卫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林,林大校他……不对,里面根本就……” 这警卫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汤涛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冲进了审讯室,门再次被撞开,腾图和徐冀两个人也跟着进入,八指和龙大相彼此对视一眼,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位‘京岛圭二郎’,似乎 …… 汤涛等人马上又出来了,一脸诧异的看着林昆,又看了看审讯室内的京岛圭二郎,脸上一下子懵逼起来。 不过,汤涛是江南区分局的局长,自然知道不少的江湖上的秘术,只是腾图和徐冀一时间还没想到,易容术这种古秘术都有耳闻,可平时却是太难见到了,华夏古代易容术有很多传承,可渐渐到了现代 ,全华夏懂得易容的人也就是寥寥几人而已。 林昆收敛了脸上的微笑,冲汤涛递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不要声张,此时龙大相和八指见此状也肯定了心中的想法,眼前这人就是林昆嘛。 汤涛将林昆带到了边上的一件审讯室里,八指和龙大相也跟着进去,腾图和徐冀两个人满心好奇,但仍守在门外。 一进屋,林昆便笑着对汤涛说:“汤局长,我这易容看来很成功,你们都没认出来,但现在还差一点,需要你帮忙了。” 汤涛惊讶道:“果然有易容术,而且竟然如此高明,需要我帮什么,林大校你尽管说!” 林昆笑着说:“那个京岛圭二郎的手上有一个刺青,我看应该是东神社的统一刺青,这个刺青我没办法快时间弄在手上,所以这个还……” 不等林昆说完,汤涛拍着胸脯保证,“这个林大校你放心,我们分局有专门模仿刺青的部门,不过短时间内速成的话,质量会差一点,但效果不会差。” 林昆笑着说:“好,多谢汤局长了!” 汤涛道:“咱们都是为国家人民服务,别客气,我就让人快速的调一个去。” 林昆道:“不是一个,是三个。”说着,笑着将目光看向了八指和龙大相。 半个小时以后,汤涛、徐冀、腾图三个人,带着手下陪同沈从文一起押着十三名东神社的恐怖分子驶向郊外。 此时,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了,中间东神社又给沈老爷子打了个电话,沈老爷子推脱说人质可以交换,不过层层手续需要耗费时间,于是对方又宽限了半个小时。 从这片旧城区,到江南的郊区,若是放在白天剩下的这五十分钟肯定不够用,可在晚上却是富富有余了。 笔直的马路向前,前面一辆轿车开路,后面跟着一辆关押犯人的车辆。 车里头,林昆、八指、龙大相三个人分开坐,对于他们易容的三个人的一些皮毛信息,他们都已经掌握,但是时间仓促,知道毕竟很有限,所以三人商定,到了车上之后,尽量装睡,或者假装受到酷刑 表情呆滞。 林昆易容的是京岛圭二郎,八指易容的叫熊本刚烈,龙大相易容的叫东野丸二。 熊本刚烈和东野丸二,只是这群人里最普通的两个,上车后也没人和他们搭讪,主要的注意力还是在林昆的身上。 见周围没人注意,其中一个恐怖分子,小声的问林昆:“二郎少爷,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我看你好像脸色不太好?” 林昆木讷的抬起头,然后摇摇头。 旁边的人马上关切的问:“二郎少爷,你说这次我们被救出去的概率有多大?” 林昆木讷的摇头,嘴里故作含糊的说:“不知道,但愿能被救出去吧。” 几个人恐怖分子心中本来希望满满的,被林昆这么一说,又有些不落底儿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京岛圭二郎此时的表现,和他们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他们印象中的京岛圭二郎,那可是一个极端分子,就算是遭受了酷刑,这情绪也未免有些太低落了吧,难 道…… 几个人正皱眉思索,其中一个人又冲林昆发问,“二郎少爷,听说荼本家族的高手,这一次也会来华夏的江南,这一次来营救我们的肯定有他,他的空掌断水流,已经是我们岛国最出类拔萃的断水流了 ,谅几个华夏的猴子,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林昆一听这话,就知道对方说的是荼本野夫,但他依旧是点点头,表情甚是木讷。 这几个岛国恐怖分子疑心越重,其中一个又说:“二郎少爷,听说你和荼本家的小姐订婚了,这是真的么?” 林昆的心里马上咯噔一下,这个问题有诱导性在里面,他不敢小瞧这群恐怖分子,一个个可都不是白给的,难道是他们发现了自己的异样,所以故意要试探自己? 荼本家的小姐…… 婚约? 林昆正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几个恐怖分子的目光,此时全都炯炯的落在他的身上,仿佛要将他看穿…… 林昆心中迅速的盘算,荼本家族的小姐,荼本野夫的女儿,还是?这个问题倘若回答的错了,一下子身份可就暴露了,到时候自己的计划就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