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一模一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一模一样

林昆的举动,顿时让京岛圭二郎一脸的懵逼,本来叫嚣怒骂又揶揄嘲讽的,这会儿也停下来,看着林昆。 “小子,你特么的干嘛给我拍照!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权,请你立即删除。” 京岛圭二郎怒嚷着冲林昆叫唤道。 林昆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从兜里摸出一个蓝牙耳机塞进了耳朵里,然后将手机架在眼前,打开了微信视频。 电话里,很快传来了和司蓉儿接通视频的画面,司蓉儿散乱着长发,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在那儿搓着眼睛,挥着嫩白的小手冲林昆打招呼,“昆哥,好久不见了,我和小白都很想你,江南好玩么,要不 你也给我们放几天假,我们也去江南看看?” 林昆笑着说:“小白呢?” 司蓉儿将身旁的被扯开,里面慕容白正睡的迷糊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在那甩着一只手冲林昆打招呼,“昆哥……” 司蓉儿马上将镜头对准自己,笑着对林昆说:“昆哥,别理他,他就是个懒家伙,你刚才给我发的照片,我已经看过了,理论上没什么难度的,你结合我之前教过你的做就可以,稍有瑕疵的地方我再指 点你。” 林昆笑着说:“好的,蓉儿。” 林昆将手机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支撑起来,将摄像头自带的优化功能给屏蔽起来,然后又从兜里摸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盒子里整齐的摆放着各种银针,长的、短的、粗的、细的、银色的、金色的 等等。 对面的京岛圭二郎不知道林昆要干什么,一见他拿出这么多的针,一下子脸色紧张的都苍白起来了,他刚才已经受到了各种酷刑,身上虽然没留下什么伤,但国安局的审讯本事他已经见识过了。 “你,你要干什么,你要用这些针干什么!”京岛圭二郎大声的喊道,瞪大的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林昆抬起头看了京岛圭二郎一眼,淡淡的笑道:“放心,这针不是用来对付你的,而是用来扎我自己的。” “什么!?扎你自己的,难道你是一个受虐狂,有自虐的倾向不成?”京岛圭二郎一副惊讶的模样道,“你这个臭变态,该不会是想要在我面前表演自虐吧,心理阴暗的家伙!” 林昆根本就不再搭理他,手里捏出了一根细长的银针,对着自己头顶的穴位就扎了下去,那细长的银针随着他手上用力,慢慢没入了下去,林昆脸上的表情迅速变扭曲起来,嘴里头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痛 叫。 视频里的司蓉儿关心的道:“昆哥,你没事吧,这第一针是最疼的,主要是活动开你面部的肌肉,下一针就好了,接下来的疼痛会依次减轻。” 林昆听着蓝牙耳机里司蓉儿的声音,笑着说:“放心吧蓉儿,我能撑的过来,这点痛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 说着话,林昆又捏起了第二根针,向着耳根后扎了下去,接下来又是一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十分钟过去了,当一直低着头的林昆抬起头以后,对面已经傻眼愣神的京岛圭二郎,顿时被吓的‘妈呀’一声。 “你,你……” 京岛圭二郎看着眼前的林昆,不,应该说是和他相差无几的人,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脸上的肌肉也频频抖动,就像是大白天活见了鬼一样。 林昆对着手机的视频看了看,屏幕里的司蓉儿拍手叫好,“昆哥,你就是个天才,我从没见过哪个人学易容,会像你这么快的,真是太神奇了!” 林昆完全不顾对面的京岛圭二郎已经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眼珠子瞪的也是溜圆,仿佛随时都能从眼眶里脱落,看着屏幕里的司蓉儿笑道:“对比一下,我还有哪些地方不足的?” 司蓉儿仔细的端量林昆,林昆干脆将手机拿起来,对准了对面的京岛圭二郎,耳机里传来司蓉儿的声音,道:“鼻子要稍微的再往左边歪一点,然后耳朵也要向后一点……” 司蓉儿指点完之后,林昆也修改完毕了,当坐在对面审讯椅上的京岛圭二郎再次看到林昆的时候,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现在是在照镜子。 林昆笑着对司蓉儿说:“蓉儿,我这算是大功告成了么?” 司蓉儿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了,你还要改变你的声音,改变发音。” 林昆马上反应过来,笑着说:“瞧瞧我,这光想着改变容貌,却忘了声音了。”随手又从针盒里捏出了一枚金色的针,向着喉咙就扎了下去。 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林昆一阵咳嗽,一阵干呕,当整根银针扎进去之后,林昆总算停止了煎熬,涨红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司蓉儿笑着说:“昆哥,说一句话听听。” “蓉……” 林昆刚说出一个字,整个人就怔住了,这声音已经完全不是他的声音了。 “昆哥,你成功了呢,你简直就是天才!以后我要多教你易容术,争取把我们慕容家的易容术发扬光大!” “蓉儿,我还需要点时间适应这声音,你也别夸我了,我这也是瞎猫撞了死耗子,被逼无奈才拿出来试一试的。”林昆冲着司蓉儿笑着说。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京岛圭二郎彻底的懵逼了,大吼大叫道,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林昆先是变成了他的模样,然后又变成了他的声音。 “这,这是变戏法么?”京岛圭二郎咬牙道,“你不但侵犯了我的肖像权,你还侵犯了我的声音权,我……” 啪! 不等京岛圭二郎多说,林昆站了起来,来到他的跟前,一个耳刮子就抽在了他的脸上,脸上的表情阴测测的一笑,看的京岛圭二郎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不是说林昆的这个笑容有多邪魅,而 是他笑起来的表情,和他简直是一模一样。 “是,是易容术!” 京岛圭二郎总算是反应过来,嘴角淌着血丝,咬紧牙关的看着林昆,“你,你们华夏人真卑鄙,居然用这种江湖上的不入流的把戏!” 啪! 林昆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抽在了京岛圭二郎的脸上,冷笑着说:“易容术是我们华夏的传承瑰宝,岂是你一个心中只有阴暗与凶险的东西所能污蔑的。” 两个耳刮子打完了之后,京岛圭二郎的气焰,算是一下子蔫吧了下去,林昆没心思在这儿跟他耗,他还要去给龙大相和八指进行易容,转身就向着审讯室的门外走了去。 京岛圭二郎大声的吼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林昆脚底下稍稍一顿,冷笑道:“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何况你们已经来到了我们华夏,必须诛之!” 说完,林昆直接推开了审讯室的门,他刚从里面一出来,外面的两个警卫,马上如临大敌一般,掏出了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