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审出结果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审出结果

此次东神社的案子,已经引起了燕京国安局总部的重视,华夏历年来都不受恐怖分子的干扰,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东神社,国安局势必要将这一股国外的恐怖势力绳之以法,以此给予其他他国恐怖组织震慑 汤涛身为江南区分局的局长,自然不敢掉以轻心,跟不敢随便拿人质去和东神社的恐怖分子们进行交换,这涉及的不是他个人的利益,而是整个国安局甚至整个华夏的利益。林昆能理解的汤涛的心情,笑着说:“汤局长,你放心,你我都是国安局的同僚,即便我如今藏了私心,要将弟弟妹妹救出来,也不至于置国家的利益不顾,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先揪出这个特殊的东神社分子 ,至于后续的安排,我一定不会让你为难。” 汤涛沉默片刻,最终目光和腾图、徐骥对视了一眼,才下定决心,道:“好吧,林大校,我汤涛相信你!” 接下来便是等待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对于林昆、沈从文,以及沈家上上下下的人来说都是煎熬,沈佳莹、沈家聪、上官飞儿三个人还在东神社的手上,万一这群禽兽…… 下半夜两点钟,东神社的人又给沈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约好凌晨三点钟,在潜江河畔的一处地方进行人质交换。 沈老爷子彻夜未眠,要求对方打开视频,他要确认一下孩子们没有受到伤害,结果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沈老爷子讨价还价的机会。 沈老爷子忧心忡忡,整个人一下子仿佛苍老许多,握紧了拳头紧咬着牙关,恨恨的道:“这群狗日的!” 已经是下半夜两点钟,只有一个小时准备,沈老爷子赶紧给沈从文打了电话过去,将情况具体说明,敦促沈从文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赶紧想出对策。 沈老爷子颇感无力,他虽然是富贾一方,儿子又是省内的大员,可在这种紧要的关头,任你有万贯家财,地位在高,最终也只能坐在这干着急。 沈从文将事情的巨细告诉了林昆,林昆表面上平静,可心里头也是焦急万分,他已经给龙大相和八指打了电话,两人此时已经快到了附近。 国安局重地戒备森严,如果不是林昆竭力担保,八指和龙大相是无论如何也进不来的。 沈从文和林昆在会客厅里等着,徐骥带着八指和龙大相过来,两人也是一脸焦急。 龙大相急火火的问道:“昆哥,到底咋样了?” 八指道:“昆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昆坐在椅子上,手指头轻轻的敲打着桌子,他轻轻的闭上了眼,此时着急也没有用,只希望汤涛他们这些专业的人士,能够快速的揪出人质里的那个特殊的一二。 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腾图快步的走来,推开了会客室的门,气喘吁吁的冲林昆说:“林大校,审出来了!” 林昆马上睁开了眼睛,沈从文等人也是眼睛一亮。 腾图在前面带路,来到了一个小房间内,这个小房间是审讯室的监控房间,墙上的一面大玻璃,从监控室可以看到审讯室里的场景,而审讯室里看不到这边。 监控室里,徐骥也在,对面的审讯室里,汤涛正坐在那个岛国恐怖分子的对面,和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位。徐骥向林昆介绍:“我们用最快的方法,也是最残酷的方法,把十三个恐怖分子都审了一遍,里面的这个叫京岛圭二郎的是东神社大当家京岛大冶郎的独生子,这次之所以会来华夏行动,也是背着他父亲来 的,目的是想要证明他已经有进入东神社骨干的能力,没想到一来就被我们给抓住了。”说完,徐骥语气稍稍一顿,看着林昆道:“我们已经和国安局总部那边取得联系,救人要紧,人质可以按照恐怖分子的要求,全部拿出去交换,但组织上希望也可以借此机会,将对方一网打尽,至少不能让 京岛圭二郎成功逃离华夏,这样以来,我们华夏国安局乃至整个警戒的威信将会颜面扫地,以后国外的恐怖分子,或许会大肆进入我们华夏。” 林昆点了点头,冲徐骥说:“徐科长,麻烦你按照这两位的身材,挑两个相近的东神社恐怖分子出来。” 徐骥脸上有疑惑,林昆笑着说:“按我说的做吧。” 徐骥心中有疑惑,但没有多问,和腾图一起吩咐手下的小弟,就去找和龙大相、八指身材相近的恐怖分子出来。 为了不引起恐怖分子们的怀疑,将每一个人都找了出来,并且分别关在不同的审讯室里。 林昆拿起监控室里的话筒,冲里面的汤涛说:“汤局长,你先出来一下,我进去和这位京岛圭二郎谈谈。” 林昆也是国安局内部的人,汤涛自然没有任何避讳,允许他和嫌犯会面。 汤涛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林昆让汤涛也把那个住手给带出来,汤涛稍作犹豫也点头答应了。 林昆只身进入了审讯室,监控室里的一行人,都好奇的看着他想要干嘛。 林昆冲审讯室的方向打了响指,示意他们把监控设备,已经单面可视的镜墙关掉。 镜墙关掉了,监控室里就看不到审讯室的场景了。 徐骥和腾图将目光看向了汤涛,徐骥道:“汤局,这……” 汤涛默然了片刻,道:“关掉,我们要相信林大校。” 徐骥点头答应,随手将镜墙和所有监控设备都关了。 审讯室里。林昆坐在这位京岛圭二郎的对面,京岛圭二郎一副颓然的模样,显然刚刚的审讯逼供,没少让他吃苦头,他坚持了半个多月,再最终这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的各种方式的逼供下,坚持不住了,他的心里防线 崩溃了,精神防线也处在崩溃的边缘。 “呵,呵呵……”林昆没等开口,京岛圭二郎便意识朦胧的哂笑道:“可悲的支那猪,抓住我了又如何,你们还不是得乖乖的把我交出去,我的父亲,东神社的神明大人,是绝不会允许我落在你们手上的,我是他唯一的儿子 ,是他的骄傲,他的手中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逼的你们这么慌乱的。” 说着,京岛圭二郎向林昆啐了一口吐沫,血唾沫飞溅,落在林昆面前的水泥地上。 林昆一直端量着京岛圭二郎,脸上一丝愠怒也没有,这惊到桂儿郎的身材略微削瘦,目测之下身材和他相差不大。京岛圭二郎不停的叫嚷挑衅,林昆都当做听不到,掏出手机喀嚓的拍了一连串的京岛圭二郎的照片,然后给司蓉儿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