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秘密分局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秘密分局

徐骥走了过来,向林昆行了一个军礼,态度严谨的道:“林大校好!” 转而,又看向沈从文,微笑道:“沈厅长,没想到您亲自过来了。” 徐骥可能是无心为之,可言谈举止间,对林昆的态度明显要比沈聪文更尊敬。 沈从文已是五十多岁,担任江南省公安厅厅长一职,是一个有实权的高干,平日里无论到哪儿都是极受尊敬的。 可国安局不同于地上的政府部门,就好比军队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一样。 徐骥论职位可能没有沈从文高,但也不需要摆出下级对上级的礼仪,但对林昆则不同了,林昆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七号特工,大校的身份,这等阶可就要比他高上不少。 见到自己的外甥有出息,沈从文心里自然高兴,可自己一把年纪,所享受的待遇却不如自己的外甥,沈从文的心底隐隐的有一抹失落划过。 沈从文笑着和徐骥握了一下手,看着眼前徐骥一副自信刚正的模样,再看向他对林昆的态度,沈从文的心里还是很欣慰的,能有这么一个出息的外甥,他这个做舅舅的自然高兴。 徐骥带着林昆和沈从文,来到了旁边的一个老楼内,沈从文忍不住的问:“这难道就是江南分局的办事地点?” 徐骥笑着说:“沈厅长,您也应该知道,我们国安局一向都是一个秘密存在的部门,我们在省办公厅的大楼里有办公间,但基本上从来不会过去,真正办起公来,还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更得心应手。” 吱嘎…… 说话的功夫,徐骥打开了一个铁栏杆门,然后又打开了防盗门,推门进去。 这是一楼,乍一看起来,和这里成群的老楼没有任何的区别,能住在这种楼里的,现如今多数是外地的务工人员,基本上也都是收入水平不高,很少会有江南本地人继续留住。走进了房间,一股成年家具的味道扑面而来,徐骥没有开灯,而是借着窗外的月光,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墙上,在墙上摸索了也一下,摁了一个小开关,然后就听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起,房间客厅的地面上开 了一道缝,这道缝隙越来越大,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地下的通道在眼前。 通道里有微弱的光,借此可以朦胧的看清楼梯,徐骥笑着对林昆和沈从文说:“林大校,沈厅长,你们跟着我。” 林昆对此不觉震惊,沈从文也能够接受,徐骥走在前面带路,林昆出于礼仪,让沈从文跟在后面,他最后。 三人走进了通道,顶上的地面渐渐合上,同样是一阵细微的声音,这声音不论是在窗外还是门外,除非用特殊的装置,否则根本听不到。等到地面合上的一瞬间,林昆他们脚下楼梯两旁,灯光突然一下子明亮起来,这是一条看似狭长的通道,两边没有任何的打磨,只是用粗糙的水泥抹了,林昆三人脚底下的楼梯是木质的,踩在上面发出一 阵木头的吱嘎声。 徐骥回过头笑着对林昆和沈从文说:“林大校,沈厅长,我们可以正常走路了,这里面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便是我们在这里开枪,外面也不会听到。” 沈从文暗暗感到诧异,这么一个建筑,当初设计的时候,乃至建成的时候都没有人发现,实在太难的了。似乎感觉到了沈从文的疑惑,徐骥笑着说:“这个密室当初是抗战的时候,我们革命前辈的一个地下报社,解放后被一直被保存下来,现在也是作为我们江南省的国安局分局,这里面的设计和装潢,都是后 期做的,不用大兴土木,所以即便是对门的阿婆,也不曾发现这儿的秘密。” 沈从文暗暗表示赞叹,革命先辈的遗址,经过装潢变成了现如今的国安局分局。 一直向下走了很深,估摸着应该有三层楼的高度,地下已经是一片通明,亮着灯光,此时汤涛和腾图两人就在下面等着呢,带着两个工作员。 “林大校,沈厅长,欢迎欢迎!” 汤涛和腾图迎了过来,向林昆和沈从文打招呼,沈从文之前和汤涛见过面,和腾图和徐骥也不算陌生。 打过招呼之后,在汤涛的亲自带领下,来到了走廊的一间小会议室里。 这会议室面积不大,差不多十二三个平方,装修的很简单,墙面上没有任何的特殊粉刷,挂了几张华夏特色的字画,中间摆放着一张小桌子,旁边放着几张普通的小木椅。 “我这儿简陋,林大校和沈厅长见谅。” 请林昆和沈从文坐下,汤涛笑着说道,吩咐身边的手下倒水过来。 汤涛和腾图、徐骥三个人也坐了下来,沈从文当先开口,道:“汤局长,我们今天晚上过来,主要是我们沈家出事了,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汤涛微笑的脸上,变的凝重起来,道:“沈厅长,真的很抱歉,这次的事儿给你们沈家带来麻烦了。” 沈从文道:“汤局长,你也不用这么客气,大家都是为国效力,发现了危害我们华夏百姓安危的混蛋,自然要将他们绳之以法,牵连了家人是不幸,不过也要以国家的利益为主。” 汤涛、腾图、徐骥三人的眼中,同时流露出对沈从文的敬佩,沈从文在江南省的政界一直都是美名远播,此时此刻说出这番话来,可绝对没有作秀的嫌疑。 汤涛三人将目光看向林昆,林昆和他大舅一比,可就‘狭隘’的多了,笑着说:“不管怎么样,我的弟弟和妹妹三人绝不能有任何的危险,东神社的人想要我们拿人换人,当下不易推迟,赶紧准备换人。”林昆说的坚决,汤涛三人的脸上却是为难起来,汤涛苦笑了一下说:“林大校,我知道你救人心切,可这次东神社抓来的这些人里,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东神社是岛国号称第一的恐怖分子集团,要是 能借此机会的道有用的价值,那我们这次抓捕才有意义,要是就这么答应恐怖分子换人,那我们……” 不等汤涛说完,林昆笑着道:“汤局长,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在我沈厅长最初抓捕的那行人里,有一个人肯定和其他人不一样。”汤涛也不否认,点了点头,道:“本来我没想过,但东神社这三番两次不遗余力的想要救人,绝对不正常,过去他们东神社的人也曾在别的国家被抓到,东神社想来主张为天皇宁可不要性命,所以还没听说 过东神社的人被抓之后居然如此费力的营救。” 林昆脸上的笑容一敛,道:“所以,我们当下的要紧任务,就是审处这些人当中,与众不同的那一个或两个人,然后我们就可以和东神社的人尽快谈判了。”汤涛眉头蹙了一下,不掩脸上的担忧,道:“林大校,你不会真打算把人质交还给东神社吧,那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