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战苍穹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战苍穹

老魁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碗,笑着继续说:“今天的这件事,昆子没有错,今天不管是在擂台之上,还是刚才,昆子都展现出了绝对的强横之力,江湖中的老一辈人多数都是明事理的,即便有不明事理的老 家伙,谁愿意冒着被一个晚辈打败坏了名声的风险,去和昆子过招儿?” “而那些年轻的愣头青们,一个个满嘴仗义,可真让他们到擂台上和林昆过招,试问他们哪一个愿意?” 几个人齐齐点头,对老魁的说法表示赞同。 老魁摸了摸下巴上那不甚浓密的胡须,继续笑道:“古今往来,江湖其实就是一个大染缸,这里面正义的侠客有,卑鄙的小人也有,说的更直白一点,江湖就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独尊的地方,没有谁 愿意跟一个强者对峙,而败了自己的名声。” 林昆笑了笑道:“今天动手,我也是无奈,道理讲不通,那只有动手了。” 老魁笑着说:“你这手一动,给东北的弟兄们争了一口气,也给江湖上的这些不可一世的年轻小辈上了一课,这偌大的江湖不是他们所能为所欲为的。” 吃过了午饭,林昆也不打算继续留在龙虎山庄了,等叶庆元和于晴、陈飞吃过午饭以后,就接上了三人离开。 老魁暂时先不回沈家了,留在龙虎山庄和老友叙旧,另外也想看看下午的擂台上,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对决。 林昆等人开着车离开,直奔沈家回去,此时在龙虎山庄的一间高级会客室内,龙家的老爷子在长子的陪伴下,正和一个老人坐在那儿谈笑风生。 龙老爷子年岁大了,身子骨却还硬朗,旁边的那位老者看起来要比老爷子年轻许多,在老爷子面前以弟自居。 龙老爷子的长子坐在一旁,对这位身材削瘦,但一双眼睛如鹰的老头很是敬畏。 龙老爷子笑道:“战贤弟这次前来江南,不会也想和那些晚辈动手切磋吧,这江南武林大会虽然热闹,可咱们华夏真正江湖上的老怪物,却是很少会来凑热闹,武术境界高远,真的修习到一定的程度, 也就不在乎那些沽名钓誉了,孑然一身轻,倒也洒洒脱脱,好不快活。” 这位身材枯瘦单薄,走在风中仿佛一下子就能被吹飞的老者,名叫战苍穹,是华夏武术界的一个高人,战家世代出英豪,战苍穹年近六十,一身武艺已经到了登峰的境地。 战苍穹摸着他那山羊胡子呵呵一笑,笑声让人觉得阴测测的,道:“龙老哥,我是山人做的久了,耐不住寂寞,正好有这么大的一个热闹,所以就来看看,打扰龙老哥几日,还请龙老哥见谅。” 龙老爷子笑道:“战贤弟,你这话就见外了,我当年和你大哥,那也是莫逆之交,可惜他先走一步离开这世间,否则我和他日夜还能相谈,一起探讨华夏武术的高深造诣。” 两人聊的时间不短,说的都是客套话,等吩咐管家安排了战苍穹的住宿后,龙老爷子身后的长子有些担心的说:“父亲,这个战苍穹的人品一直有问题,江湖上不少他的负面新闻,奸淫辱掠不说全有, 比起战大伯来,人品上相差的太多。” 龙老爷子微微颔首,端起茶碗抿了一口,道:“话是如此说,可我这么上宾的礼仪待他,一是看在你已故的战大伯的面子上,二来这个战苍穹的武术高深,面子上不能得罪的事情,还是将就一下,住个 几日等到武林大会一结束,他自然就会走了。” 龙家大公子道:“父亲,这个战苍穹此次前来武林大会,肯定是有何目的?” 龙老爷子捋了下胡须,脸色陈定的道:“他千里迢迢,如果没有非常的需求,肯定不会来凑这个热闹的,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们也不多问,让手下的人盯紧点,如果他在我们山庄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马上通知我。” 龙家大公子领命,转身就要出去吩咐,这时会客室的梨花木门被轻轻敲响。 “谁啊?” 龙家大公子问了一句,门外马上传来回话,“大公子,我是管家齐富。” 龙家大公子道:“七叔,有什么事么?” “楼下江湖老魁大爷要见老爷。” “哦。” 龙家大公子看向龙老爷子,龙老爷子点点头,龙家大公子对着门外说:“让老魁叔上来……不,我和你一起去接他上来。” 龙家大公子离开,龙老爷子看向自己这个得意的长子的背影,笑着点点头。 龙老爷子晚年得子,他年事已高,可长子也才四十多岁,如今龙家上下的打理重担,几乎都落在他的身上。 龙家的家业不少,山庄却只此一个,家中的子弟在外打理生意,大儿子留在家中镇守,未来也是要接龙老爷子的位置。 等了不多时,龙家大公子龙庆带着老魁进来,隔的老远就能听见老魁哈哈的笑声,一进门之后看见龙老爷子,脸上的表情更是豁然高兴起来。 龙老爷子让长子给老魁斟茶,老魁也不客气,端起茶杯大大咧咧的喝了一口,然后还砸吧了两下嘴,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评判,“茶是好茶,只可惜比沈万金家的茶差了点儿。” 龙老爷子笑着说:“怎么,你去过沈家的府上了?那沈万金好客不假,可对我们江湖人士不是一向排斥么。” 老魁哈哈一笑,道:“那是以前,现在可不一样了,我现在一进沈家的大门,那绝对的上宾之礼招待,好茶好酒好佳肴,沈家的好东西可真不少!” 龙老爷子脸上笑容平静,又带着几分轻佻戏谑,“怎么,难不成你和沈家结了亲家?还是沈家的哪个老姑娘看上你了,准备和你黄昏恋?” “我呸!” 老魁马上啐了一口,道:“我说你个老家伙,有你这么调侃人的么,我这都多大岁数了,还惦记屁老姑娘啊。” 龙老爷子笑道:“那沈万金为何上宾之礼招待你?你也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跟我说说。” 老魁端起茶碗又捱下了一口,笑着道:“龙老哥,这沈家好酒好茶好佳肴,其实还有一样东西最好,你猜猜是什么?” 龙老爷子轻蹙眉头思量,沉吟片刻道:“沈家身为江南省的首富,好的东西太多,字画珍宝,还是灵丹妙药?” 老魁哈哈笑道:“都不是,沈家的这一宝,可是足以保它再昌盛百年!” 龙老爷子笑道:“行了,老家伙,你也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快跟我说说!” 老魁笑着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