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胡秋平的挑衅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胡秋平的挑衅

“诸位,都让一让,我们胡爷有话要对林先生说!” 来到了人群外围,赵宇快走两步上前,冲着眼前的众人喊了一声。 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什么人? 几乎个个都是华夏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胡秋平也是江湖中的一方大佬,可一个小跟班的赵宇这么说话,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可就立马引来了众人的不满。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你算老几啊!” 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人,马上回过头,不满的冲赵宇喝吼了一声。 同时,边上的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老者,也冷哼了一声站出来,瞥了一眼赵宇,满是嫌恶的道:“哪儿来的小丑,本来就是一条狗,倒是嚷嚷的起劲儿,年轻人,还是先搞清楚,这儿有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 老者边说,抬手捋了捋嘴巴上的两撇胡子。 赵宇的脸色马上就有些不好看,不过他很快的就调整过来,笑着道:“诸位,我赵宇在你们眼里是算不上什么东西,不过我代表的是我们家胡爷,胡爷的面子诸位还是要给的吧?至于你们骂我是狗,我 不在乎。” 瞅瞅,啥叫所谓的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胡爷?” 说话的还是那个八字胡的老者,大拇指在嘴唇上抹了一下胡子,冷笑一声,目光落在了赵宇身后的胡秋平脸上,道:“你胡秋平不过就是大西北那穷荒之地的一个土地主,你们胡家的那些武功,也都是 先祖从江湖上盗来的,根本算不上是名门正派,跑到这武林大会上冲什么大头呢?” 八字胡老者说完,周围的众人马上哈哈大笑。 胡秋平最近在江湖上势头的确挺劲的,先后败了好几个武道世家的高手,可在广大江湖人士的眼里,你胡家再富甲一方,也是荒芜之地,你胡家的武功招式,也都是先祖偷来的,在华夏的江湖上永远都 算不上名门。 胡秋平被这么一讥讽,反倒是丝毫不在意,要说这赵宇的脸皮后,多少也是随了主人。 赵宇想要再开口,被胡秋平抬手拦住,胡秋平一步上前,和说话的八字胡老者正面相对,看着八字胡老者,脸上一副看似和善的笑容,道:“南派鹤拳门的黑鹤前辈,一双鹤拳二十年未逢敌手,在华夏 的江湖上名望一直很高,可据我所知,黑鹤长老这些年所挑战的都是一些华夏江湖上的边缘之辈,排名前二十的高手,你可是一个都未挑战过……” “不,也不是前二十,前二十可能都是抬举了,应该是前三十吧,本来也没什么机会和黑鹤长老正面遇上,今天既然遇上了,这些话我就顺便说一说,如果是白鹤长老在这儿,我或许还会尊敬他一眼, 但是你这个老头儿,还真就不配。” “你,你,你……” 黑鹤长老顿时被气的脸色难看,呲牙咧嘴的嘬着牙花子道:“胡秋平,你敢这么侮辱我,有种的话……” “和你单挑?” 胡秋平淡淡的一笑,打断了黑鹤长老的话。 黑鹤长老咬牙,道:“咱们擂台上见真章!今天,我要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南派鹤拳的厉害,绝不是你这个鸡鸣狗盗之辈的后人所能比的!” 说完,黑和长老也不再多说其他,向着擂台就走了过去,来到了擂台的近前,脚底下稍稍的一用力,整个人马上轻飘飘的落在了擂台之上。 擂台下方的众人,马上拍手为这轻功叫好。 华夏的轻功是自古而今都存在的,只不过不像电影里表现的那么夸张,能够踩着柱子飞行,又或者一跃之下能十几米的距离,现实中的轻功,原地跳个两三米都不成问题,飞檐走壁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但踩着一片树叶就能跃起等等神通却是夸张了。 华夏江湖的传统门派,有那么几个门派是很在意轻功的修习,轻功在对敌的过程中,可以增加躲闪,也可以在生命危急之时赢得一线生机。 胡秋平看都不看擂台上的黑鹤长老一眼,目光始终锁定在林昆的脸上,笑眯眯的说:“小子,你的伸手不错,可就凭这点能耐,就要替黑河车家的人来出头,你可是会后悔的。” 车勇、车玲玲兄妹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家族的仇人就在眼前,两兄妹已经红了眼,不等林昆做出反应,性格一向内敛的车勇,一个大步向前,来到了胡秋平的面前,一双眼睛滚滚的杀气如同利剑一般射 出,道:“姓胡的,你与我们车家的仇恨不共戴天,我大伯的仇,一定会报的!” “你大伯?那个黑河省江湖上曾经的骄傲?你怎么非要肯定的说,他的死和我有关呢,你爷爷已经老糊涂了,恐怕这里面有误会,不过也没关系,就凭你们几个小娃娃,想和我动手的,我胡秋平奉陪就 是了,不过为了让全江湖的豪杰都见证,咱们到擂台上好好的打一番,生死状,只有活着的人才能走下擂台,你敢么?” 车勇握紧着拳头,刚要答话应战,林昆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他拦住,车勇回过头,林昆冲他递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先冷静,旋即抬起头冲胡秋平笑道:“人在做,天在看,诚实是一个三岁小孩子都 懂的事情,胡先生一把年纪,当年犯下的罪孽,如今还不肯承认,是不是连三岁孩子都不如?” “我要杀了他!”车玲玲挥着一双秀拳,就要奔着胡秋平扑过来。 林昆马上伸出另一只手,把她给拦住,车玲玲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面对杀了大伯的仇人,她的双眼睛已经通红。 胡秋平目光淡然的落在车玲玲的脸上,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道:“小妞,你长的还算不赖,有机会我带你去漠北咱们好好玩几天。” 也不顾车玲玲双眼那欲喷火的目光,胡秋平目光再次落在了林昆的脸上,冷笑着说:“小子,既然你这么执意的要与我为敌,那我只能告诉你,得罪我胡爷的下场,你马上就能见到了!” 说完,胡秋平嘴角挂着冷笑,奔着擂台上就走去,脚下在地面上轻轻的一点,整个人也是如同那黑鹤长老一般,轻飘飘的落在了擂台上面,动作明显要比黑鹤长老的更为潇洒。 车勇、车玲玲兄妹两人此时都是红着眼睛,周围的一群人也都将目光看向兄妹俩。 林昆安抚了兄妹俩,拉着他们坐下,道:“你们既然跟着我来了,就要听我的,现在不能盲目和胡秋平动手,你们要是有什么闪失,我怎么跟车老交代?你们也放心,我既然答应了车老,替你们车家了却这桩仇怨,就必定不会食言,你们兄妹如果再莽撞,那我就收回我对车老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