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三拳(2)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三拳(2)

荼本野夫狂妄而又自信心爆炸般的大喊道,胸前的肌肉高高的鼓起,这副身材若是再年轻的二三十岁,绝对能迷倒一片的小姑娘。 “好……” 林昆还是那么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手上抖落着的拳头停了下来,眼睛微微眯起,目光突然一瞬间变的冷冽起来,那方才砸出了两拳的拳头,一瞬间更是握紧的指节作响。 吱嘎! 脚下蹬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尖锐的摩擦声,声音不大,却是清晰可闻,林昆整个人噌的一下就蹿了出去,速度不说有多少,但气势却是和前两拳的时候明显不同,一只拳头亮在了半空,奔着荼本野夫的 胸口就砸了过去。 现场所有的人,一瞬间目光全都凝聚在这一拳上…… 嘭!!! 势大力沉的撞击声再次响起,明显比前两声要雄厚的多,简单的打个比方,前两拳就像是皮锤砸在了大石头上,石头没怎么样,皮锤被震的不轻。 而这一拳,则像是天外飞来的导弹,以所向披靡的强劲势头,直接撞在了小山丘上,然后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啊!” 一声惨叫,仿佛撕碎了头顶的天空一般,这惨叫的势头,绝对比杀猪还猛,荼本野夫那本来自信满满,大有一股俾睨天下气势的脸上,表情瞬间扭曲在了一起,化作了万分痛苦,而他刚刚一直稳稳站在 擂台上,仿佛一棵万年古松屹立不倒的身体,则直接双脚离地的倒飞出去。 是飞…… 整个人凌空划过了一道趔趄的抛物线,长大的嘴巴里喷出了一团血花儿洒落,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带着众人诧异不敢相信的眼神,轰隆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这块地方本来是有人站着的,众人见荼本野夫从半空中飞来,一个个的毫不犹豫的全都躲开,那坚硬的水泥地面顿时被砸的一颤,荼本野夫的嘴里又是一阵叽哇乱叫的惨叫声。 “哎哟……” 疼,胸前仿佛被火车撞了一样, 而摔在地面上的后背,则像是要裂开一样,作为一名岛国的武者,内心崇尚武士道的坚强刚毅的精神,即便是被打败也要体面一点。 荼本野夫深吸了一口气,强行的想要将胸口的憋闷压下去,可终究还是压不下去,噗的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整个人瞬间如同抽离了精气神一样,本来还强撑着想要站起来,结果脑袋刚刚抬起来一般,马上又落在了地面上,翻了两下差一点昏死过去。 擂台下的华夏众人一个个全都诧异的望向擂台之上,然后又看向躺在地上的荼本野夫,众人的脸上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地上躺着的这个人,还是刚才那个不可一世嚣张的不要不要的岛国高手么? 怎么,他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滩烂泥,而且是那种扶不上墙的烂泥。 不是很嚣张么,不是很能叫唤么,不是觉得自己不但身手高强还聪明绝顶么,不是放言要杀死林昆和叶庆元么? 大师、高人、大宗师、武道世家、荼本大人…… 你倒是站起来,你倒是再吵吵一句我们看看啊。 短暂的愣神之后,擂台下的华夏众人,猛的反应过来,大家伙也是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围观躺在地上的荼本野夫。 荼本野夫带来的随从,还有那两个千娇百媚的穿着和服的女人,有心想要过去把他给搀扶起来,可现场的人太多,很快就将荼本野夫给围住了。 大家此时心里头都觉得解气,刚才叫嚣的那么欢实,简直都要挑战整个华夏的武道界了,现在躺在地上,翻着白眼却是死不过去,这副狼狈的模样,落在华夏众人的眼里,甭提多解气了。 两个身穿和服的女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重伤的道井和川本,还有另外的两个黑色武者服的随从。 其中一个女人嘴角扯动出一抹尴尬的笑容,道:“我,我肚子痛,先去一趟卫生间。” 这女人说完,马上就踩着小碎步离开了,看她离开的方向,根本不是去卫生间,而是向着山庄的外面走去。 另外的一个女人见状,也马上跟着说了句,“我,我也去一趟卫生间。”紧跟着也踩着小碎步跟在那女人的身后。 两个没有受伤的随从,互相看了一眼,不等他们开口,坐在椅子上的道井冷哼道:“你们两个也要去卫生间么?” 这两个男人哑然失笑,满脸的尴尬,不过也还是开口了,“我也去……” “我,我也肚子疼!” 望着两个人一溜烟的跑了,传本和道井对视一眼,满脸的汹汹怒火,这两个混蛋也太不讲究了,眼看着荼本被打成了重伤,却是丢下主子跑了。 两个和服的女人还有这两个随从之所以要跑,是担心华夏的这一群江湖武者,回过头来会为难他们,毕竟刚才荼本已经把仇恨给拉的够深了,谁敢说这些华夏江湖上的武林人士,不会反过头把他们也给 揍一顿。 川本是荼本野夫的徒弟,自然是心腹,而道井是荼本野夫的座上宾,算是半个朋友,两人看着周围的一群华夏江湖人士,心中也是有所胆怯,可能如果他们现在行动方便的话,保不准也会跟着那两个女 人一起跑了。 荼本野夫躺在地上,他现在真恨不得自己马上晕死过去,被一群华夏的江湖人士围观,他的老脸没地儿搁不说,简直就是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 他荼本野夫在岛国,那也是相当有名声的人,被称作是大宗师也不不为过,尤其他的掌刀断水流,那绝对就上把他们荼本家的武术推上了又一个顶峰。 并且,他借着秘方的草药将身体也淬炼的坚硬无比,于人对敌的过程中,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也正是曾经的那些不败的战绩,才给了他足够的信心,站在了擂台上要和林昆对轰。 现在他郁闷了…… 哇的一下又是一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 围观的一群华夏江湖上的众人,则赶紧跳开,一副生怕被溅了血的模样。 荼本野夫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小子的力量怎么会如此的大,他的身体绝对堪比华夏少林的金钟罩铁布衫了,可为啥他还是能一拳把他给轰飞了! 众人正围观起哄呢,尤其是黑河省的一群道上大佬们,东北人本来就性格豪爽,现在有这好戏看,那自然要围上来称赞一番,凑个热闹。 大家伙都顾着围观荼本野夫了,林昆站在擂台上,一时间倒是被忽视了。 林昆走到叶庆元的身边,赶紧将他扶住,冲身后擂台下的主持人招了下手,道:“还愣着干什么,叫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