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三拳(1)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三拳(1)

擂台下,华夏的一群江湖人士,瞬间炸开了锅一般,纷纷的向荼本野夫谴责。 可人家脸皮厚,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转过头来目光蔑视的看向林昆,冷笑着说:“小子,你还在磨蹭什么呢,来啊!打我啊!” 荼本野夫又挥起了手掌,啪啪的往胸口上就上拍了那两下,浑身上下一副自信心爆棚,甚至都要把内裤爆了的节奏。 “昆子,不要冲动,上了这老家伙的当啊!” 一言不发的老魁,这时也终于按捺不住开口了,庞大的身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凝重的对擂台上的林昆说:“你的咏春拳可以刚柔并施,继续和他斗下去,不说能稳赢他,但他想要从你身上沾到便 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可你现在……” 老魁的话不等说完,林昆回过头,笑着说:“师傅,你放心吧,这老家伙这么欠揍,吵着让我打他,我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以为我们华夏人的拳头软呢。” “你!” 老魁急的脸上的肌肉乱跳,嘴里头刚说出一个字,林昆已经亮起了拳头,冲着荼本野夫的胸前砸了过去。 嘭…… 这声音,那叫一个势大力沉,就好像是皮锤砸在了大石头上一样,皮锤被震的一颤,大石头却是丝毫不动。 “啊!” 林昆抖落着拳头,一副吃痛的模样,抬眼看着眼前运足了气力的荼本野夫,笑着道:“老头儿,你这身体还真挺结实。” 荼本野夫得意的一笑,道:“小子,你就这点吃奶的力气,也想伤到我?” 说着,目光再度鄙夷的看向擂台下的众人。 随着林昆的这一拳出击,擂台下的众人已经安静下来,所有人看向林昆的目光里,除了担心之外,还有着深深的不满,这年轻人太莽撞了,根本就不听他们老一辈人的劝,现在这拳头砸出去了,不是人 家的对手了吧。 老魁脸上表情僵滞,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不听劝,不听劝啊!”话语里充满了无奈,站在那儿直摇头。 于晴脸上的表情担心,她不光是担心林昆,更是担心此时受伤的叶庆元,她也是叶庆元的助手,负责照顾也情愿的起居,叶庆元身居要职,要是真在这擂台上被荼本野夫给杀了…… 不行! 于晴暗暗的咬牙,绝不能让叶首长出事,她在心中下定决心,倘若林昆真的败了,她要马上冲到擂台上,哪怕是豁出去性命,也要保护叶首长。 车玲玲轻皱着眉头,毫不掩饰的冲车勇道:“哥,姓林的他是不是疯了!” 车勇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或许他有把握吧。” 车玲玲挑着眉毛,道:“有什么把握,难道你没看出来,那个老头儿多变态,他那身体就跟一堵墙一样!” 此时,一群黑河省的道上大佬们,也是暗暗的摇头,显然他们对擂台上的林昆也不看好,本来对这个年轻人心中已经有些钦佩,但他却如此的莽撞,怕是只会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对于这群黑河省的道上大佬来说,他们本来是不服林昆的,对于他们来说,林昆这次如果真的死在了江南,绝对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可是一路行来,他们对林昆的看法越来越发生改变,甚至已经萌生了以后黑河省的地下世界若是由林昆来领导,说不定可以一改现在的局面,不会再被俄国的地下势力所左右。 可现在看来,林昆想要过荼本野夫的这一关难,能不能活着走下擂台都不好说。 一个光头的黑河省道上大佬不干了,站起来就要上擂台上去帮林昆,还不等站起来,却是被身旁的一个年级稍长的大佬给拉住。 这个光头大佬看了这位同僚一眼,道:“老张,你拦着我干什么!” 这位被称作老张的大佬,笑着说:“兄弟,你这么冲动的意义何在,这个年轻人如果这么莽撞,丢了性命,即便我们一起把他从擂台上救下来,以后跟着他混你心里会踏实?” 光头被这位张姓的大佬一说,脸上的表情马上迟疑,最终坐了下来,周边的其余大佬纷纷议论,也都觉得张姓的大佬说的对。 胡秋平此时也密切的关注擂台上面,见到林昆一拳丝毫没有撼动荼本野夫,笑着摇了摇头,对身旁的助手,道:“这个姓林的,我看也是徒有噱头罢了,江湖上的传闻果然不可信,一个二十多岁的愣头 青,能有什么大的本事,别说是以后了,擂台上的这个岛国老头已经动了杀心,他能不能活着走下来都两说了。” 助手赵宇笑着说:“胡爷说的对,这么一个头脑简单的年轻人,即便是身手了得,也不会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胡秋平呵呵一笑,道:“等着看热闹吧。” 擂台上。 荼本野夫冷漠的冲林昆笑道:“小子,别磨蹭了,你还有两拳,等你打完了,我可就要动手了。” 林昆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慌张,反倒是一副轻轻松松的模样笑道:“好,我保证不会浪费接下来这两拳的。” 荼本野夫讥讽的一笑,道:“黄口小儿,说我吹牛,你难道不是在吹牛么?” 林昆笑了笑,并没有搭理他,挥起了拳头,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大变,再一次向荼本野夫的胸前砸了过来。 荼本野夫赶紧屏气凝神,一口气力运在胸前,将浑身上下的肌肉绷紧。 嘭! 林昆的一拳再次砸在了荼本野夫的胸口上,这一次响声要比刚才还要沉重几分,擂台下的众人屏气凝神的看过来,心中都暗暗期待有奇迹发生。 可是结果还是让众人大失所望了,林昆的拳头砸在了荼本野夫的胸前之后,整个人还是和刚才一样,赶紧抽回了拳头,一副吃痛的模样抖着拳头,而荼本野夫也是依旧如同泰山一般稳稳的站立,丝毫未 动。 完了…… 台下的华夏江湖上的众人,顿时在心底下了一个结论,有些人甚至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了,借机去了山庄的会客室。 “哈哈!” 荼本野夫猖狂的大笑,这一次笑声比之前更加响亮,猖狂之意也是更浓,目光蔑视的看着林昆,道:“小子,你太弱了,还有最后一拳,你是生是死,可就是这一拳之间了。” 荼本野夫眯起眼睛,冰冷的目光放射出来,像是利刃一样剐在林昆的身上,他下巴微微扬起,脑海里已经在思量,待会儿怎么一拳打死这个年轻人。 抛开彼此对立不谈,林昆的天资在他所见过的年轻人里,绝对是难得的,说是千里挑一都不为过,只可惜是华夏人,倘若是岛国人的话,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招到自己的门下调教。 叶庆元捂着肋下,艰难的开口道:“荼本,你要杀的人是我,和林昆没有关系,我愿意死在你的刀下,还请你……” “不可能!” 荼本冷然的打断,“擂台之上生死状,几下订下的赌约,谁也不能改变!” 说完,目光再次逼向林昆,朗声道:“小子,最后一拳,别磨蹭了,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