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滚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滚

两旁的人听到了龙大相和八指的话,一个个脸上的表情纷纷表示怀疑,刚才林昆说开枪打蚊子的时候,大家还能附和,可现在听到两人这么说,大家是真不敢苟同他们的观点。 于晴望向擂台上方,林昆已经慢慢悠悠的登上擂台,他登上擂台的方式,也不想刚才几人那样,噌的一下就跃了上去,尽展江湖高手的风范,而是就跟普通人一样,拉着擂台边缘的护带,看似很费劲的 爬上去了。 也不光是于晴,在场的众人一看林昆这登擂台的方式,心就已经凉了半截,这哪有一点,也别说是一点了,哪有半点的江湖高手风范啊,这个传言中的东北第一人也太水了吧。 车玲玲看向一旁的车勇,小声的说:“哥,你看林昆能是那老头的对手么?” 车勇对林昆的实力倒是很笃定,道:“打个平手,应该没什么问题的,那老头的掌刀断水流太可怕了,真要是用出了全力,几乎堪比真刀。” 车玲玲道:“岛国的武术界确实有很多的奇人,希望林昆能好运了。” 车勇向车玲玲看过来,只见自己妹妹一脸虔诚祈祷的模样,这模样似乎不太对劲儿啊,她何时这么担心一个人过? 莫非…… 车勇很快就把自己内心里刚要冒出来的想法给否定了,一定是现场的氛围导致,再加上对方是岛国的武者,妹妹是在场的多数人一样,是站在华夏同胞的角度替林昆担心。 不远处的座位上,胡秋平望着蹩脚爬上擂台的林昆,冷笑着对身旁的助手说:“传言总是天花乱坠,可这个姓林的好像的确不怎么样么。” 助手微微低头,道:“胡爷,目前来看这个林昆确实不怎么样,但还没正式开打之前,我们还是保持警惕。” 胡秋平挑了一下眉头,看了自己的助手一眼,旋即呵呵的一笑,道:“好,那咱们就拭目以待,看看这个姓林的到底有几把刷子。” 林昆爬上擂台之后,先是走到了受伤的叶庆元面前,关心的问道:“叶首长,你没事吧?接下来交给我,你还是赶紧下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叶庆元道:“我……” 他这刚要说话,对面的荼本野夫冷漠的开口,目光冰冷的看着林昆两人,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今天谁也下不了台,小子,你要是赢不了我,就得留在这上面和叶庆元一起陪葬!” 叶庆元的脸色突然一变,他对林昆的身手很有信心,可经过刚才的交手之后,他对荼本野夫的身手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比他想象中要厉害太多。 所以,一瞬间他开始替林昆担心起来,也为自己连累了林昆而感到愧疚。 “林小友,都是我连累了你,你只是我们叶家的外门弟子,这件事与你无关。”叶庆元一副中肯的模样道。 林昆笑着说:“叶前辈,你这话就见外了,我既然习得了咱们叶家的咏春拳,如今有人向叶氏咏春一脉挑战,我岂有旁观的道理。” 说完,林昆果断的转过身,看着眼前的荼本野夫,笑着说:“老家伙,瞧你这头发都白了,怎么还是改不掉吹牛皮的毛病,牛皮吹大了容易伤肾,你还是悠着点来吧。” “哈哈……” 擂台的下方,众人闻言马上哈哈的大笑起来。 荼本野夫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刹那间变的要多凶狠就有多凶狠,一双拳头握的咯吱响,瞪着林浩道:“小子,你会为你说出的话付出代价的!” 言罢,也不等林昆再回话,荼本野夫已经先行的向林昆冲了过来,一头的银发在空气中飘荡,阳光下一道银色的轨迹划过,同时一双手化作了掌刀,唰唰的就向林昆切了过来。 林昆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望着荼本野夫冲过来,甚至还摇了一下头,淡淡的道:“还是慢了点儿。” 荼本野夫听到这话,差一点气的吐血,麻痹的哦,老子已经够快了好不好,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子多年修炼得来的,你却说老子太慢了。 “黄口小儿,口出狂言!”荼本野夫气大,呲牙咧嘴的竟吼出了一句华夏的谚语来,同时掌刀已经劈刀了林昆近前,贴着林昆的面门,向着胸口就剐了下来。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却是没有搭理荼本野夫,脚底下只是向后稍稍躲闪了半分,便将这一记凌厉如同真刀的掌刀给轻松的躲开。 唰! 荼本野夫的另一记掌刀也劈了下来,林昆还是同样的路数,脚底下稍稍向后错了半步,这一次掌刀贴着他的鼻梁剐了下来,带起的一阵冷风,将他的鼻尖给吹的冰凉。 “往哪躲!” 荼本野夫口中大喝,浑身的势头一下子更猛了,刚才他和叶庆元对决的时候,那完全就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而这时和林昆斗在一起,因为心中的暴怒,竟是格外的凶猛起来。 擂台下的众人,一瞬间都替林昆捏起了冷汗…… 林昆没有继续再躲闪,脸上的淡淡笑容突然凝滞了一下,一双半眯的眼睛突然睁大,口中突然一声喝吼,气沉丹田的喊出了一个字…… 这个字一出,场下众人马上愣神一片,唯一的感觉就是太尼玛的扯了。 “滚!” 林昆口中暴喝,就将荼本野夫的两记掌刀,刚刚变换了招式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他突然的一拳就砸向了荼本野夫的胸口,几乎只是一刹那间的事儿,马上就听到‘砰’的一声。 拳头砸的那叫一个结实,力量也是异常的雄厚,荼本野夫挨了一拳,脚底下铿铿铿的迅速的往后趔趄,一只手捂在了胸前,目光阴鸷的向林昆瞪来。 林昆没有趁势追击,而是原地站着,脸上一副轻佻的模样看着荼本野夫。 荼本野夫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胸前高高的隆起,然后舒缓了下去,松开了捂在胸前的手,马上就像是一个没事儿的人一样,这让人不禁觉得奇怪。 按说,林昆刚才的那一拳,力量可是十分雄厚的,砸出的那一声闷响,就像是大铁锤砸在了墙面上,怎么说这个荼本野夫也该有点反应吧。 擂台下的众人,脸上表情纷纷疑惑。 龙大相和八指,皱着眉头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向旁边的老魁看过来,客气的问道:“老魁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老魁眉头轻蹙,摇了摇头道:“不对,这不正常,这个老家伙的胸口难道是铁做的不成?按说林昆刚才的一拳,他应该已经败下阵来来了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