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打蚊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打蚊子

一下子,全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林昆的身上,看着他,看着他手中握着的那把比普通的手枪至少大上一个号的沙漠之鹰。 众人的心里,都想要偏袒林昆,可江湖上的人最爱面子,也总声称自己讲道理,这当着岛国人以及其他零星的几个外国人的面,又不能失了风度,所以大家伙一时间只能闭口不言。 林昆说他突然开枪是有理由的,可在众人看来,他刚才的一枪就是奔着擂台上荼本野夫去的,至于为什么没打中,可能是枪法差了点吧。 面对山庄负责人的质问,林昆的脸上,倒是一点慌张之色也没有,反倒是淡定的很,只见他微微一笑,道:“朋友,我刚才开枪不是打人,而是打蚊子,咱们这山庄临山,我看到一只蚊子在飞,所以没 忍住开了枪。”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一下子愣住了,本来就颇为寂静的现场,霎时间落针可闻,真的,一点也不夸张。 不少人愣神之后,心中已经是暗暗的笑开了花儿,开枪打蚊子,这理由也忒霸道了吧。 山庄的负责人脸上的表情一愣,紧接着便苦笑了起来,他还以为对方能够说出个什么理由呢,竟然这么荒唐。 擂台上的荼本野夫脸色一黑,紧接着发生大笑,“哈哈,你们华夏人也太能自欺欺人,开枪打蚊子,谁信啊?” 擂台另一边的萨克兄弟,也是讥诮的一笑,用英文交流着,道:“这小子绝对是脑袋有问题,随便一个借口,都要比打蚊子要好吧。” 而在林昆旁边不远的两个岛国女人,也是妖娆讥讽的呵呵笑了起来。 很快,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山庄负责人,看他接下来怎么处理。 山庄负责人脸色难看,就准备冲林昆做一个请的手势,请他离开龙虎山庄,毕竟在岛国人以及另外的几个外国人面前,必须要把这态度摆的公正了。 而林昆这时却是笑着开口了,冲身旁的车玲玲问道:“车姑娘,刚才你是不是也看到了一只蚊子在眼前飞?” 车玲玲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这大白天的阳光明媚,哪儿来的蚊子啊。 于晴倒是反应够快,马上举起手来,就像是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道:“我……我看见了,确实有一只大蚊子,不,是两只,就在我面前飞过去了!” 八指和龙大相也反应过来了,这两人的演技就要靠谱的多,龙大相摸着脑门,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四处看,嘴里喃喃道:“哎呀,刚才我好像也看到了一个大蚊子,这蚊子咋就不见了呢,肯定是昆子给打 飞了吧。” 八指则挠着胳膊,一副骂骂咧咧的模样,道:“擦,这蚊子可这哪是胆肥了,连我的胳膊都敢咬……”说着,抬起巴掌在空气中像模像样的拍了两下。 余下的一群黑河省的道上大佬们,那也是相当的默契,大家伙也跟着嘟囔,抱怨这江南的蚊子太多了,很快周围所有的华夏人,也都跟着嘟囔,空气中啪啪啪的一片拍掌打蚊子的声音。 当一个人说谎话的时候,会遭到众人的指责,可当几乎所有人都说谎话的时候,这谎话很有可能就变成了真话。 这在古代可是有一个很有名的例子,秦朝末年的大太监赵高指鹿为马。 当时赵高就是当着秦二世的面儿,指着一头鹿说这是马,朝廷之上的所有大臣,纷纷附和说是马而不是鹿。 擂台上,荼本野夫的脸色一瞬间难看起来,刚才还是颇为得意,这会儿满脸的黢黑,他心里头有一个万个不乐意,这群华夏人简直太能扯了,可那又怎么样呢,少数服从多数,何况现场只有他们几个岛 国人,以及零星的那么几个西方面孔。 萨克兄弟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凝滞,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说了声:“蚊子?真的有蚊子么?” 山庄负责人脸上的表情,几乎一直处于为难和懵圈之间,这会儿又懵圈了,他抬眼四处看了看,这个季节到了晚上确实有蚊子,可这白天…… 林昆笑着说:“朋友,这么多人都看到有蚊子了,我刚才也确实是打蚊子,这只能说明我的方式不对,我带枪的动机可是很明确的。” 负责人马上回过神看着林昆,他可不是一个死脑筋,马上板起了脸色,像模像样的干咳了两声,道:“既然林先生是在打蚊子,我也看了,我们山庄的蚊子,好像确实多了点,等回头我让相关的负责人 处理一下,林先生的枪就先不要再拿出来了,毕竟枪是杀伤性的武器,违背我们这次的大会规则,希望林先生配合。” 林昆笑着说:“好的,再不拿出来了。” 负责人回过头,向擂台上的荼本野夫看了一眼,荼本野夫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大声的吼道:“你们华夏人太过分了,拿我的智商当零么,光天化日说瞎话……小子,我要挑战你!” 荼本野夫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一时间将心中的所有怒气,都对准了林昆,抬起手冲林昆摇摇一指,“你敢上来应战么!” 刹那间,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向林昆,荼本野夫展现出的实力,众人已是亲眼目睹,就连叶问宗师的后人叶首长都不是对手,而且输的十分的狼狈。 在场的诸多人当中,有的知道林昆是威名东三省的地下世界第一人,据说是拳脚很厉害,可大多数人看来,传言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可信,何况林昆看起来最多二十五六的样子,一个年纪如此轻的晚辈, 能有什么大的建树,众人实在是不太看好他。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看都没有看擂台上的荼本野夫一眼,将手枪交给了车玲玲暂时保管,转过身直接就向着擂台上走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诧异,这小子是年轻气盛吧,那老家伙的武功那么厉害,用手掌便能使出断水流的招式,他这么冒冒失失的上去,岂不是…… 不少老前辈,已经开始身旁的晚辈了,年轻的时候切记不能气盛,否则的话吃点苦头是小事,若是真的死在了擂台上面,人生可就啥都没有了。 小辈们频频点头,看向林昆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 龙大相和八指脸上的表情却是淡定的很,两人的座位紧挨着,龙大相咧嘴冲八指哈哈的一笑,道:“八哥,你说昆子会怎么揍那老小子?” 八指一副沉静的模样摇摇头,道:“不知道,但那老家伙的结果我能预料的到,一定会很惨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