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亮枪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亮枪了

荼本野夫的一双手掌,表面上看起来和普通的手掌没什么不同,但仔细的观察会发现,阳光照在他的手掌上,萦绕起一层仿佛金属般的光芒。 擂台下的众人多有不解,不知道这双手掌到底代表了什么,这时人群中一个铁砂掌的老前辈,一副诧异的模样开口道:“铁……铁掌!” 身边的人马上找到了答案似的,纷纷想老前辈看了过去,老前辈身旁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追问道:“七叔,什么是铁掌啊,和我们家的铁砂掌,难道不是一回事么?” 被年轻人称作七叔的老者,回过头冲身旁的晚辈说:“当然不一样了,我们韩家的铁砂掌,是通过手掌的外部历练,将手掌的硬度逐渐增加,练成之后手掌上不满老茧,其硬度可以和钢铁媲美,但也只 是媲美罢了,根本比不上真正的钢铁。” 听闻老者的话,年轻人将自己的双手摊开,旁边众人的目光马上看过来。 只见年轻人的掌心上以及手背上,甚至每一根手指上,都布满了发黑的老茧,再看年轻人的相貌,虽说算不上是没男子,但是绝对有几分小帅,和他的一双手掌看起来完全不协调。 老者继续说:“我们韩家的铁砂掌,不光是磨练手上的肌肉,也是磨练我们双手的骨骼,但擂台上的这个岛国人,他的练掌之法要比我们高明的多,他应该是用一种古秘之法,浸练手掌,从而达到外表 没有任何的老茧,但手掌的硬度却堪比钢铁。” “七叔,那你说是他的手掌坚硬,还是你的手掌坚硬,秘法又是什么?” 年轻人继续好奇的问道,周围的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这是有关铁砂一门的秘闻,虽说不是什么机密,但平日里也是听不到的。 老者道:“我也只是听我的父亲说起过,说岛国有一门炼体的秘术,是出自于一个武道的鬼才之手,用一百零八味的极限草药浸泡人的身体,从而使得人体的骨骼更加坚硬,皮肤也随着变硬,但肌肉却 不失活性。” “这种秘术只是传说中的,有一个特点我记得很清楚,就是说被这种药水浸泡后的身体,皮肤会有一定的金属特征,在明朝的时候,岛国武道界的人曾到我们华夏访问切磋过,他们当时就看中了我们华 夏的铁砂掌,想要求学,但我们的祖上没有传授,不过在一百多年前,华夏的大地上曾出现过岛国的铁砂掌武者,但和我们韩家的铁砂掌不同……” 老者的目光望向擂台之上,道:“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这个荼本野夫,应当就属于岛国的铁砂掌修行者。” 众人闻言,皆是一脸的诧异,看向荼本野夫的眼神,也都变的不一样了。 叶庆元捂着肋下,剧烈的疼痛钻心,他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 荼本野夫笑着说:“叶庆元,你败了。” 叶庆元暗暗的一咬牙,道:“我既然还没倒下,我就还没有败!” 荼本野夫冷笑,“等我杀了你,你去地下和你的祖先去说吧,说你没有败,哈哈!” 话音落罢,荼本野夫已经来挨到了叶庆元的面前,手掌向上一扬,就要向叶庆元在一度施展‘断水流’。 断水流,是荼本家族的传家绝学,荼本家族历代都是剑客,祖先对着岛国三大著名瀑布之一的门罗山瀑布悟剑,最终创造出了一剑断瀑布的断水流。 一剑断瀑布,这一剑的威力有多凶猛自然不用多说。 刚才只是一记掌刀,便已经将叶庆元的肋骨扫断,将衣服刮开,流下鲜血。 此时,距离如此的近,这一记掌刀如果是切在了叶庆元的脖子上,那后果只有一个…… “叶首长!” 于晴突然发声大叫,就连坐在椅子上重伤的陈飞,也是忍不住的喊了一声。 擂台下的众人,一瞬间全都屏气凝神,擂台之上既分胜负,也分生死,此时众人当中,不乏有心要登上擂台去救叶庆元的,叶庆元的祖上叶问宗师,曾是华夏武术界的泰山北斗,另外叶庆元又是华夏的 军中大员,这两个身份无论哪一个,都足以令在场的每个人内心钦佩。 没有人愿意看到如此的一个同胞,就这么死在了岛国人的掌刀之下。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从荼本野夫走到叶庆元的近前,扬起手中的掌刀,任谁的速度再快,也无计可施了。 咣! 眼看着荼本野夫的掌刀就要落下,众人心中一阵悲戚,仿佛已经提前看到叶庆元喉咙被切开血洒擂台的场景,这时空气中突然一声巨响,惊的擂台周围的参天大树上的鸟儿哗啦的一下飞起,向着远处的 山林遁去。 本来挥起掌刀,即将斩杀的荼本野夫,也是被这突然的一声巨响惊的微微一愣,手上的动作也稍微的迟疑,叶庆元趁着这个档口,咬紧牙关迅速的向旁边一躲,荼本野夫的掌刀落了空。 荼本野夫回过头向下瞪了一眼,目光直接就落在了手持银枪的林昆身上,呲牙咧嘴的就是怒吼:“你开的枪?这是武林对决,你们华夏人难道一点廉耻之心也没有,居然动用火器?” 林昆拿着枪,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现场的龙虎山庄的工作人员,也是为难的向林昆看过来,一名负责人拿着对讲机,小声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会有持枪的人进入?” 对讲机里马上传来沙沙的声音,“报告,我们已经严格检查,没发现有带枪的人,一定是对方将枪故意藏起来了。” 握着对讲机的负责人,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压低着声音说:“废话,要你们就是要检查出带枪械的人,现在出了事,庄主问起来看你们怎么办!” 荼本野夫带着的那两个穿着樱红色和服的女人,神色妖娆的向这名负责人看过来,声音发嗲而又充满妩媚的道:“负责人,有人带枪,你们山庄这是怎么办事的,不讲信誉哦。” 负责人没办法,只好带着两个山庄的安保,迎着头皮向林昆走了过来。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多余的解释只是徒劳,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先把事情处理好。 这名负责人也知道林昆是和老魁一起来的,而老魁和庄主又是关系不一般,可是当着华夏江湖上这么多人的面儿,以及一些外国武者的面儿,他为山庄考虑又不得不拿出态度来。 “咳咳!” 这名负责人干咳了,脸上表情有些为难的看着林昆,道:“林先生,我们山庄这次的规定,不允许带任何火器入内,你现在带着枪支进来,违反了我们山庄的规定,按照规定,我们现在必须请你离开, 并且这次的武林大会,后续你也不能再……” 这名负责人的话不等说完,林昆笑着打断,道:“朋友,我想你是误会了,咱们龙虎山庄不让带枪进来,主要是担心有人使用枪支伤害他人,就带枪的目的来说,我是没有要伤害任何人的意思的,这一 点我可以用人格保证。” “这……”负责人一脸的为难。 林昆笑着说:“朋友,你也不用为难,我如果能说出一个带枪进来的合理理由,你就是可以另行处理了吧。” 负责人看看老魁,老魁板着一张脸,他实在不敢驳了老魁的面子,于是硬着头皮说:“好,林先生,只要你能说出一个让大多数人都认同的理由来,我可以另行考虑处理。” 林昆微微一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