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掌刀断水流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掌刀断水流

萨克阿曼眯着眼睛,看着擂台上的荼本野夫,道:“如果他能打败叶庆元,那我们兄弟就把他给打败了,这样也就等于我们打败了叶庆元!” 萨克兰斯嘴角微微一笑,道:“大哥,好主意,咱们两个对上那个岛国老头,不说百分百的把握,至少也是百分之六十。” 两人在这边说着,用的都是英文,旁边的一个年轻的姑娘,刚好听得懂,眨巴着眼睛看了两人一眼,呵呵的一笑。 萨克阿曼和萨克兰斯兄弟脸上的表情一变,有些目光不善的向这姑娘看过来。 萨克兰斯冷着脸喝问道:“小姑娘,你是觉得,我们兄弟打不过那老头?” 萨克兰斯用的英文,小姑娘马上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模样,然后眨巴着眼睛,说了句:“神经病。”转过身走了。 萨克兰斯顿时觉得自己被侮辱了,马上就要喊住这小姑娘,被萨克阿曼一把拦住。 “这小娘们居然敢骂我们是神经病,必须给她点颜色瞧瞧!”萨克兰斯愤愤的道。 萨克阿曼倒是显得比萨克兰斯沉稳一些,道:“别冲动,这里是华夏的地盘,这里头的人个个都不简单,真的要是惹了众怒,你我兄弟的身手就算是再好,怕是也难全身而退。我们这次的主要目的,就 是打败叶庆元,其他的事儿别去计较了。” 萨克兰斯冷哼一声,也只好作罢。 目光再次回到擂台上,叶庆元已经被荼本野夫逼到了擂台的边缘,几乎是再无退路。 荼本野夫看着叶庆元,冷笑着揶揄道:“叶庆元,你难道只是一只缩头乌龟么,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 叶庆元依旧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道:“你封锁了我的出手路线,现在又逼我出手,我为何要听你的?” 荼本野夫呵呵的一笑,道:“好,我就赌你没有任何的后手,只不过如此罢了,叶庆元,受死吧!” 一声厉喝,荼本野夫手中的短木刀,直奔叶庆元的小腹就扎了过来,同时他手中的长木刀,变换了个角度,横向叶庆元的喉咙就抹了过来。 叶庆元微微的一眯眼,他等的就是这个空档,刚才他被荼本野夫完全封锁了出手的路线,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这时趁着荼本野夫的出击,脚底下一个错步,同时双手摆出了咏春拳的攻击,向荼本野夫 推了出去。 荼本野夫的攻击落空,手腕上一抖动,变换了方向向着叶庆元就攻击过来,结果眼看着叶庆元的双拳砸至,赶紧身体向后躲闪。 叶庆元抓住这个难得的反击机会,直接一个大跨步,欺身到了荼本野夫的近前,这么一来荼本野夫手中的长木刀就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叶庆元拳头变化成了掌刀,向着荼本野夫的手腕就切了过去。 呼啸的一声,掌刀速度极快,势头十足,啪的一声脆响,就切在了荼本野夫的手腕上。 荼本野夫一声痛叫,手中的长木刀脱手而出,脚底下循序的向后倒退,脸上的表情狰狞的向叶庆元瞪过来。 叶庆元脚下踩着莲花八卦步,快速的绕到荼本野夫的身前,荼本野夫脸上的表情大骇,口中似有不甘的说道:“叶庆元,你果然留了后手!” 叶庆元也不答话,手上一拳砸在了荼本野夫握着短刀的手腕上,荼本野夫躲闪不及,又是一声痛叫,手中的短刀脱手而出,咯噔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叶庆元继续欺身向前,刚才还躲闪被逼迫的没有还手的机会,此时一攻击起来,咏春拳的招式如同奔流不息的江河一般,滔滔不绝的向荼本野夫砸去。 荼本野夫脚底下踉跄,一瞬间变的狼狈不堪。 擂台下的众人顿时又议论起来,甚至已经有人替占尽上风的叶庆元鼓起了掌。 林昆周围的一群人高兴之余,不忘向林昆看过来,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无声的在冲他说他刚才说错了。 车玲玲也是不毫不掩藏,笑着说:“林昆,你是很厉害,但很明显你说错了,叶首长的战斗力确实高上一筹。” 林昆望着擂台上,笑着说:“或许吧,但依我看,荼本野夫现在的狼狈是装的,叶首长的招式看似凶猛,可除了刚才打掉荼本野夫手中的两把长短木刀,其余的都是无功而返。” 车玲玲眉头马上挑了起来,显然不认同林昆说的,“你就是个崇洋媚外的家伙,总是帮着那个岛国人说话!” 林昆笑着说:“如果我猜的没错,最多再有个三五招,荼本野夫应该就会还击了,而那才是最终决胜的时刻。” 车玲玲冷哼一声,道:“我就不信你说的对!” 两人这边正说着,擂台上的叶庆元嗖嗖嗖的三拳,已经砸向了荼本野夫。 荼本野夫看似踉跄的躲闪,结果就在叶庆元最后一拳砸过来的一刹那,他整个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大变,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阴森的笑容,双脚往地上猛的一扎,口中突然一声大喝,“断水流!” 紧接着,就见他的双手叠在了一起,化作了掌刀,横的就向叶庆元的胸前切了过来。 叶庆元的速度够快,但荼本野夫的速度更快,他的一双手叠在了一起之后,猛然间仿佛化作了一把刀。 没错,就是一把刀,一把看似没有刀刃,但却杀气丝毫不逊的刀! 叶庆元感受到了肋下的冷风袭来,但身体已经欺向前,想要再躲闪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能寄希望在自己的一双拳头之上,在荼本野夫击中他之前,先将荼本野夫给击倒。 然而,这都是叶庆元一厢情愿的念头,荼本野夫的速度太快了,几乎叶庆元心里头侥幸的念头刚闪过,他的肋下就‘啪’的一声脆响,同时伴随着一阵衣服被刮开的刺啦声,荼本野夫的掌刀贴着他的肋下 就切了过去…… 鲜血淋漓,衣服破烂,叶庆元口中啊的一声痛叫,身体猛的向后趔趄,一只手捂着那鲜血涌流的肋下,脸上因为疼痛,汗珠子瞬间就落了下来。 叶庆元不可思议的看着荼本野夫,道:“你,你的断水流怎么可以无刀?” 荼本野夫呵呵的一笑,脸上的表情倨傲得意,他缓缓的向叶庆元走了过来,道:“我们家祖上,使用长刀的断水流,被你们叶家的祖上欺身近前,破掉了断水流,断水流是我们荼本家的绝学,我们后辈 受到先辈的教训,决定尽量克制掉断水流被近身破坏的漏洞,于是我们将长刀变成了短刀,可短刀也有施展不开的时候,所以最终干脆用掌刀代替!” 荼本野夫张开了手,平摊在了叶庆元的面前,道:“断水流对掌刀的要求极高,为了练成这一招,我的这一双手掌,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的磨练,如今我的一双手掌,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比你们华夏的铁 砂掌还要刚硬!” 众人咋舌之余,目光不由的都落在了荼本野夫的一双手掌之上,只见他的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