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一顿耳刮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一顿耳刮子

陈飞从小就出身世家,娇生惯养难免,随后从军之后,凭借着自己的天赋,也是一路的顺风顺水,他的眼底尽是孤傲,仿佛天地之间难有能撼动他自信心的事儿,对于死亡他也是从来就没想过,仿佛那离 自己很远。 然而此时,当迎面的掌刀,割裂了空气一般的划下来,死亡的气息突然如此的近,内心从未有过的恐惧,一瞬间如同泛滥一般喷发了开来。 他睁大了眼睛,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还不想死,他还这么年轻,还有很远大的前途,他又是如此的优秀,怎么会就死在江南的龙虎山庄。 一切发生的太快,这个往日里傲气中天的世家公子,内心哆嗦的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娇生惯养的温室花朵,一旦遇到了风雨,便是禁不住凋零。 陈飞已经提前闭上了眼睛,当死亡无限的迫近,先是内心的恐惧,接下来便是坦然的面对,脖子上似乎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划来的掌刀的锋利,口中的血腥味也随之更浓了。 啪! 突然的一声脆响,声音不是很大,却异常的清晰,陈飞的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并未感觉到脖子上有任何的异样。 台下的众人这一瞬间也都是不言不语,目光紧盯着擂台之上,很快一个个的脸上都流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道井的掌刀,在距离陈飞的脖子只有不足一毫米的距离的时候,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他呲牙咧嘴,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了力道,可这一击就能毙命的掌刀,却是怎么也不能向前分毫,同时手腕处传来一 阵剧烈的疼痛,仿佛被一把铁钳箍住,硬是要将他的手腕生生箍碎一般。 道井回过头,凶狠的目光看向此时就站在他身侧的林昆,口中大骂一声:“八嘎!”同时扬起了两一只手,就要冲林昆攻击过来。 林昆咧嘴淡然的一笑,冲着道井很随意的骂了一句,“我去你女良的吧!”扬起了大巴掌就是对着道井的脸颊抽了下来。 啪…… 一声脆响,这个大耳刮子抽的那叫一个干脆,道井的拳头未至,林昆的大巴掌已经抽中,顿时道井一声惨呼,脖子嘎嘣一声扭向了一边,嘴巴一下子张开的老大,牙都飞出来了两颗。 道井恼羞成怒,嘴里喷着血唾沫,张口就要冲林昆大骂:“八嘎,你特么……” 刚刚说了几个字,林昆抓着他的手腕不放,另一只手又是啪啪啪的一连串的大嘴巴子抽了下来,道井根本反应不过来,也躲闪不过去,一连串的耳刮子打在了他那张干瘪瘦的脸上,满嘴的牙花子都被打 的快要塌下来了,脸颊高高的肿起来,看起来居然变的比之前更有福相了,两颗眼珠子翻着白眼,脚底下直打晃,整个人差点直接晕死了过去。 台下的众人前一秒钟,还在替陈飞担心,不少人捏紧了手心,一脸紧张。 这一刻,众人却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擂台上发生的这一幕,有的人甚至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也就短短的半分钟不到的功夫,擂台上的情形彻底的反转了,势在必得凶煞非常的道井,被打的像是个猪头一样原地打着晃,按照这种级别的高手对决,不应该这么潦草吧,好歹也要先过上个几招你来 我往吧。 可林昆刚才展现出来的,完全就是普通的市井小孩打架,扯着对方的衣领子就是一顿的大耳刮子扇下来,和任何的武功招式相比,这种直接扇耳刮子的套路太市井潦草了,可就这市井潦草的招式,人生 下来就会的招式,竟然硬生生的这个岛国的武者给打的满眼小金星,亲妈都不一定认得了。 沉默了片刻,擂台下马上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的一声,众人纷纷的高喊:“好!” 刚才那个想要阻拦的两名黑衣岛国武者,此时阴沉着一张脸,就想要跳上擂台和林昆对决,至少也要先解救下道井。 林昆回过头,目光冰冷的向两人看过来,语气淡漠的道:“想死就上来吧。” 两个岛国武者,顿时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互相看了一眼之后,脚底下忍不住的往后退,不是他们太怂了,而是他们从林昆那看似淡漠的眼神里,看到了一抹滔天的杀意。 这是要杀过多少人,手上沾染过多少血腥,才能够练就出的纯粹杀气。 林昆松开了道井的手,道井整个人立马瘫软的倒了下去,然而就在他身体即将落地的一刹那,林昆突然一脚冲着他的腰间踹了过去。 “啊!” 道井整个人顿时一声惨叫,本来就不是很高大的身体,直接就像是一颗皮球一样,横的向擂台下飞了出去。 扑腾的一声,砸在了一块空地的中央。 这空地上本来是站着不少的华夏江湖人士的,大家伙见道井飞过来,马上都让开了。 道井摔在了地上之后,嘴里头忍不住的又是一阵痛哼,挣扎了一下之后,耐不住那身体被摔裂般的疼痛,整个人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噼里啪啦的,擂台下的众人又是一声响起,不少人已经开始议论了,擂台上的这个年轻人好不威猛,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林昆的名声在北方显赫,在江南的地界上,还真就没什么人认得他。 黑河省的一群大佬们听到众人的议论,马上一副豪气云天的模样,拍着胸脯介绍道:“林昆,我们东三省地下世界的第一人!” 在场的都是华夏江湖上的人士,听到了林昆两个字,多少还觉得有些陌生,不过东三省地下世界第一人的名头,对于众人来说却是并不陌生。 华夏江湖上的新闻不少,最近最多的就是关于一个年轻人,执掌了东三省的地下世界,有心挖掘的人还发现,这个林昆居然就是曾经的漠北狼王。 一下子,众人再看向擂台上的目光,变的格外的尊敬起来,这里头不分年长年幼,年长的老者们说一声江湖代有才人出,后生可畏啊! 年轻的一群晚辈则将林昆视作了偶像。 车勇、车玲玲兄妹互相看了一眼,兄妹俩没说话,对林昆所展现出的强横实力,却是在心中暗暗的佩服。 一群黑河省的大佬们自然不用多说了,林昆这一路所展现出的能量和霸气,已经在我们的心底树立起了威望。 荼本野夫的脸色很不好看,道井不是他的弟子,不过却是跟着他学习武术,是他此次随行里最厉害的高手。 “哼,华夏小儿,不守规矩,看我灭了你!”荼本野夫一声厉喝,奔着擂台就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