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陈飞获胜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陈飞获胜

林昆口中马上喊了一声,“小心……” 擂台下的多数人,也都注意到了川本的突然袭击,出声大喊已经来不及,擂台上李三阳也是牙关紧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脚底下的一道虚影,冲着他的左腿膝盖踢了过来。 铿! 声音很干脆,隐隐中似乎夹杂着一阵骨裂的声音,李三阳沉寂的脸上,顿时痛苦的扭曲,嘴里‘啊’的一声痛叫,整个人瘸着一条腿向后趔趄。 川本抓住了机会,一个大跨步向前,抬起脚冲着李三阳的左腿又是一连串的攻击,刚才对决的时候,他就有意的攻击李三阳的左腿,但都被李三阳给躲闪了过去,此时李三阳脚下严重的不便,倒是被他 逮住了机会。 礼义廉耻这四个字,是咱们华夏一直讲究的传统,但这份传统对于川本来说,甚至他都没听说过这四个字。 砰…… 李三阳的左腿上又挨了一脚,整个人猛的一个摇晃,直接单腿跪在了地上。 川本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整个人凌空一个翻转,一记鞭腿狠狠的冲李三阳的脑门劈了下来。 李三阳赶紧抬起双拳格挡,可脚底下没有根,完全使不出力气,铿的一声闷响,他整个人一下子被压的趴了下来,两条胳膊也被震麻了。 川本马上一记掌刀再次抡起,奔着李三阳的喉咙就要斩杀过去,这是下了死手,打算要李三阳的命。 李三阳带着的两个徒弟,年纪也都是二十五六的模样,此时见到师父情况危机,马上失声大喊:“师父!” 林昆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就准备冲上擂台,好歹先得把李三阳给救下。 而这时靠近擂台,坐在最前面的陈飞,却是先行一步跃上了擂台,并凌空一脚飞踹向了川本的后脑勺。 陈飞的出手距离相比于川本冲李三阳出手相比要远上不少,但川本感觉到后脑勺上一阵冷风袭来,他如果继续执意一记掌刀毙杀李三阳,那后脑勺飞过的这一脚必定无法躲闪。 心中快速权衡,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川本只好暂时放弃了攻击李三阳,转过身来挥出拳头和陈飞飞踹过来的一脚对上。 铿! 拳脚相撞,顿时爆发出一阵威压十足的声响,两人迅速的倒退,川本退了三步,陈飞退了两步,两人此时都身靠在擂台的边缘,川本一脸凝重的看向陈飞,陈飞也同样看向他。 川本冷哼一声,道:“哼,你们华夏人还真是不讲究,擂台之上生死状,现在又跑上来一个帮忙的,你们华夏人口中的信誉、规矩难道都喂狗了?” 此番言论一出,台下的众人顿时不干了,都吵吵着声讨擂台上的川本。 “岛国佬儿,你特么要不要脸啊,我们李前辈刚才已经手下留情了,你特么的却是恩将仇报要置人于死地,你的良心让狗给吃了么!?” “岛国佬儿,你无情无义在先,回过头还跟咱们讲规矩、信誉,我呸!” …… 众人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川本却是昂着脑袋,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这厚脸皮的程度也是真够可以的了。 陈飞同样也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冷眼看着川本道:“别说废话了,我现在向你挑战,你敢接招儿么?” 川本冷笑一声,“你觉得你能赢我?” 陈飞笑着摇头,道:“不,我觉得我能打废了你,让你明白我们华夏人不好惹。” “口出狂言,希望你能有真本事!” 话音不等落罢,川本已经向着陈飞冲了过来,川本的实力不容小觑,李三阳身为河北第一铁拳,也只是用看家本领将他强行的压住,最终手下留情,才落得被他突然偷袭。 岛国从来都不缺武术上的天才,这个川本看年纪也不过三十出头,能够如此的一身本事,实属不易。 陈飞自然不敢大意,说话傲气是一方面,但真的大敌当前,若还是不将对方放在眼里,那就是狂妄自大了。 这天底下的高手不少,因为轻敌殒命,如今坟头草长的老高的绝对不少。 陈飞挥起了拳头,和川本铿铿锵锵的对擂,两人一瞬间没有丝毫的招式可言,完全就是以力量来比拼拳头。 一连串对擂了五拳,两人这才分开,彼此倒退一步,瞪眼凝视着对方。 陈飞继续握紧拳头,但如果离的近了便能发现,他的双拳此时红肿,拳头就算再硬,毕竟也是肉包着骨头,刚才那一么翻撞击,难免损伤。 而川本此时的状况也不乐观,一双拳头刚才和李三阳老前辈对决的时候,就已经被砸的肿的老高,刚才又和陈飞一番对轰,更是疼痛的厉害。 但川本死死的咬牙坚持,他们武士道的精神,绝不容许他在擂台上做懦夫。 “啊!” 川本一声怒吼,整个人再度向陈飞扑了过来,这一次手上的拳风呼啸,一瞬间变幻了诸多的招式,不再硬碰硬。 陈飞也是执者双拳出击,双方再一次斗在了一起,你来我往的十几招,最终陈飞口中一声大喝,一记长拳直捣川本的心窝,砰的一声闷响,川本口中一声痛哼,嘴里头喷出一大口的血水,整个人凌空倒 飞出去。 呼通…… 川本摔在了擂台上,嘴角淌着血水,一只手撑着地面,艰难的想要站起来,可尝试了几次之后,还是不能如愿。 陈飞长舒了一口气,直起腰看着川本,语气冷漠的道:“你输了。” “我,我没输,我是荼本家杰出的弟子,我不会输给你一个华夏人!” 川本不服气的口中大喝,情绪太过激动,嘴里头又哇的喷出两口血水。 “够了,川本,认输吧!”擂台下,荼本野夫面色冰冷的冲擂台上喊道。 “师傅……”川本一副不甘的模样道。 “输就是输了,这位华夏的年轻人不简单,接下来就让为师上来会会他吧。” 荼本野夫嘴角冷的一笑,就要登上擂台。 “荼本大人,您先暂时休息,让我上去会会这位华夏的年轻人吧。” 荼本野夫的身后,一个身材不是很高大,看起来略微有些削瘦的男人道。 这男人看起来四十出头,穿着一件黑色的和服,脸色有些苍白异常,乍一看仿佛一个病入膏肓很久的人,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平淡,带着一丝阴柔。 荼本野夫回过头看了一眼,脸上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也好,道井君,我提前祝你旗开得胜。” 被称作道井君的男人一言不发,向着擂台上就走去,路过林昆的身边,林昆清晰的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那浓烈的杀气,弥漫着一股死人的气息,再看向擂台上的陈飞,心中顿时一阵不好的预感,于是开口冲陈飞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