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小三的悲哀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二十六章:小三的悲哀

第二百二十六章:小三的悲哀 那一刹那,林昆清晰的看到了周晓雅眼角的泪光,在阳光下反射出的光芒刺眼而又令人心痛,他不知道该如何言说此刻的心情,就好像看到一个亲人渐渐的离自己远去,她不是离开这个世界了,而是永远的离开了自己的王国,她本是自己的公主,是自己一辈子都要去守护的人,而现在他却发现,那个公主已经变的陌生,自己再也找不到守护的理由。 悲伤还是悲哀,林昆已经无从去想了,望着那个落寞秀丽的背影,他只希望在以后的生活里,她能遇到一个真心的男人去守候她下半生的幸福。 汤丽丝毫也没有感觉到表妹的离开,她的眼神里全都是她那辆支离破碎的车,红色的宝马x6碾压了保时捷的轿跑车十多次,尽管是有保险杠,宝马x6的车头也是撞的一塌糊涂,车前的大灯碎了,车头也凹了进去,再看保时捷就更惨了,整个车身被撞的扭曲,车玻璃碎了一地,本来崭新的一辆车,此时就好像是遭遇了惨烈的重大事故一样。 章小雅从车上下来,小丫头脸上一副淡定的表情,拍了拍手走到汤丽的面前,嘴角挂着一抹轻佻的笑容,道:“你冤枉我的昆哥,这就是报应。” “你……你你你!”汤丽抬起手指着章小雅,胳膊哆嗦的剧烈颤动,她现在的心情绝对无法形容,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将章小雅给撕的稀巴烂。 章小雅不慌不忙的瞥了汤丽一眼,道:“不就是撞了你一辆破车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真是有钱人,就别再这计较一辆车,没意义。” 这么一句话,直接将汤丽想要爆发出的怒气给噎了回去,章小雅掏出电话,很娴熟的拨通了个号码,电话马上就被接通了,方才还盛气凌人、气死人不偿命的章小妞,马上变的温顺起来,道:“爷爷,我的车撞烂了……哦,我没事,爷爷放心……爷爷撞烂的车我不喜欢了,你再给我买一辆吧,宝马我开够了,我想要一辆奔驰……爷爷你真好,么么哒!” 章小雅挂了电话,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看着汤丽,眼神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屑,一针见血的讽刺道:“你不是给人当小三的么,给包你的老男人打电话啊,也让他给你买辆车啊,你这保时捷看起来也不怎么样,要不也换一辆奔驰吧。” “你……”汤丽被气的牙关直哆嗦,她本来还想冲上去掌掴章小雅两个耳刮子,这个撞烂了她的保时捷的就贱人,可她现在又提不起勇气了,平时她在普通人面前怎么拽都行,但此时她面对的是一个不知底细的富家女,要是真的把人家给打了,人家怎么可能轻饶了她,她现在也就是一个过了气的小三而已,可不指望那个老男人能为了她而怎么样。 章小雅继续气死人不偿命的道:“这么样吧,咱俩打一个赌,你的老男人要是也能给你买一辆奔驰,前提得是奔驰s级的车,我章小雅马上低下头向你道歉,不不不,跪下来向你道歉都行。你的老男人要是不给你买奔驰,那你就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再来骚扰我的昆哥了!” 汤丽抿了抿嘴唇,她实在不想在这个臭丫头面前认输,不就是一辆奔驰s级么,自己就算是再过气了,那个玩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老家伙也该给买一辆吧……那个老家伙不会抠的连辆一百多万的车都不给自己买吧? 汤丽的心里也是直打鼓,说到底她还是不抱有多大的希望,但一看到章小雅一脸咄咄逼人的模样,她又忍不住的想要试一试,大不了就是输呗,输了也就是马上走人损失不了什么,至于那辆保时捷的轿跑,自己也入了保险,实在不行的话修修也能继续开着,过了气也就不要求那么高了。 汤丽咬了咬牙,冲章小雅道:“打就打,不就是辆奔驰的s级车么,又没几个钱。”说着拿出电话拨了出去,过了很长时间才被接通,她立马嗲声嗲气的撒娇了起来,声音里的含糖量听了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老公,人家的车不小心出了点故障,正好人家看中了一辆奔驰的s级,其实也不贵的就一百多万,你就买给人家好不好,当做是人家今年的生日礼物了。”说完,汤丽的脸上一脸的期待,心跳却在砰砰的加快。 “什么?”电话里传来了一句很不耐烦的声音,“一百多万叫不贵?你给我赚个一百多万来看看,你是不知道现在的钱有多难赚,车出了故障修修还能开,干嘛非要买新的。好了,我这边正开会呢,挂了。”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可在那盲音之前,她分明清楚的听到了对面有一个嗲声嗲气的女人声音,并且清晰的听到她在说:“老公,人家还要嘛。” 像是晴天之中响起了一道霹雳,直接劈进了汤丽的心底,她整个人石化了两秒钟,紧接着看都不敢再看章小雅一眼,转过身默默的离开了,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又掏出了手机,“喂,是xxx保险么,我的车出了点故障。” 一个当小三女人的命运有多悲哀,此时在汤丽的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回到了家,林昆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终归是爱过一场,终归是今生的初恋,他不免又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周晓雅的情景,当时有人对他说:“嘿,昆哥,看那个姑娘多好看,要是能把她追到手,那真是幸福死了!” 合上眼,浮现的还是她刚刚离去时泪流满面的模样,忽然间想起了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过的——要有多勇敢,才能够念念不忘。 回忆是一道伤,像是阳光下被拖长的阴影,无限的延伸到了内心的最深处无处潜逃。 回到了酒店,周晓雅趴在了床上痛哭了一把,像是要把这么多年受到的委屈全都哭出来,像是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哭碎了才肯罢休…… 汤丽打电话过来,周晓雅没有接,当初放弃林昆是她的决定,但其中更多是汤丽在阻挠,她现在对这个昔日里令自己钦佩的表姐,已经越来越怀疑了,甚至开始有些不喜欢,哭过之后她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让自己过的更好。 而汤丽,此时正坐在她那宽敞的公寓里,这个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有她被干过的痕迹,沙发上,厨房里,窗台上,浴池,马桶上,甚至还有走廊里。 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个鸡,甚至连鸡都不如,鸡是自己随便卖,偶尔遇到喜欢的了还可以换口味,而她却是一直被圈养起来的金丝雀,只能老老实实的忠于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老男人,但为了他兜里的钱又不得不那么的卖力,每次都要竭尽全力让他感觉到刺激,让他觉得舒服。 从兜里掏出了根烟叼在了嘴里,淡淡的烟气缭绕在她渐渐憔悴的脸颊上,她的眼角已经有鱼尾纹了,这鱼尾纹出现的有些早,其实她刚刚34岁,正是女人最熟韵的年纪,可那个老男人并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他喜欢鲜嫩的小姑娘。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以为是表妹打来的,心里还想着怎么教训这个臭丫头一顿,一声不吭的就把她一个人丢下,刚才给她打电话还不接。 拿起手机一看,汤丽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惊讶起来,竟然是那个老男人打来的,最近可是有很长时间他都没给她打电话了,今天怎么会突然打过来? 怀着忐忑的心情,汤丽接听了电话,对面的声音让她很是意外,那个老男人竟柔声的说:“宝贝,我不是不舍得给你买车,实在是最近公司的财务周转不开,今天又是真的在开会,当着员工的面我不好总接电话。” 谎言,绝对是谎言,汤丽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竟愿意听他的谎言,并且愿意去相信它是真的,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了,最美的年华已经过去了,那个老男人就算是再不好,对于她来说已经成了一份割舍不去的依靠,假如没有了对面对面的老男人,她的生活将无法维持,以后的人生更不敢想象。 俗话说的没错,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现在要是再让她回归以前没有当小三时的生活,那还不如杀了她干脆呢。 “哦,我知道,今天是我不懂事了,不应该张口就向你要车的,对不起。”汤丽歉意的说,嗲嗲的味道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 “丽丽,你真懂事,这辈子能遇到你,可真是我林久福的福气啊。”老男人笑道。 “老公,你的福气就是我的福气。”汤丽声音甜美的道。 “宝贝,过两天我准备到中港市一趟,你在那里等我好么?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我想过去放松一下。” 汤丽暗暗在心里骂了句:“工作压力大,哼,我看你是床上压力大才是!”嘴上却温柔的说:“好的老公,我在中港市打扮的漂漂亮亮等你。” 挂了电话,汤丽深深的吸了口气,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跟林久福打电话变的这么紧张,就好像打了一场仗一样,她会不自觉的害怕说错话,怕惹他不高兴,自己在他的面前慢慢变的越来越没尊严了。 电话的另一头,林久福正坐在他那宽大的皮制沙发上,上半身赤裸着,下半身穿着一条大裤衩,看着手机脸上一阵淫笑,手机里的画面是汤丽今天刚刚发的朋友圈,标题写着好姐妹,下面放了一张汤丽和周晓雅的照片…… 卫生间里传来了一个狐媚的女人声:“老公,你再给谁打电话呢?” 林久福马上收起电话,堆满肥肉的老脸笑着回道:“一个推销保险的。这年头卖保险的可真够烦人的,赶明再骚扰我就投诉这群瘪犊子!” “咯咯,人家也是为了生活嘛,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财大气粗啊。” “也对,那我不投诉他了。”林久福淫笑道:“宝贝,我可得投诉你啊,这都让我等多半天了,我今天的药力可还没有彻底的解决呢,你快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