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霸道的铁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霸道的铁拳

周围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落在了林昆的身上,大家都觉得奇怪,却没发现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刚才叶庆元说了一句‘意外’,这让众人的心中更是疑惑。 “……刚才李前辈出脚的时候,势头的确很足,但最终要落在那个岛国男人身上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着力的腿,却是轻微的颤了一下。” 林昆说完,旁边的车玲玲马上又提出疑惑,道:“着力的脚颤了一下,也不至于影响后续的发力吧,就算是力量大打折扣,那个岛国男人也不该一点反应也没有吧,至少也应该……” 不等车玲玲把话说完,林昆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老前辈的左腿应该有旧伤,而且是很严重的旧伤,最近又恰逢发作,刚才突然用力过猛,整个身体失去了支撑的着力点,所以踢出去的一脚 看似劲头很猛,实则落在那个岛国男人的身上的已经不足五分之一,再加上这个岛国男人的抗击打能力实属不一般,所以才会没有丝毫的影响。” 林昆话音刚落,站在一旁不远的荼本野夫,冷笑了一声,道:“小伙子,眼力不错,这次来你们华夏,我提前了解了一下你们华夏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诸位的一些信息,李三阳的腿伤已经有些年头了,突 然的发力,呵呵,半条腿差不多都要断了吧。” 荼本野夫说完,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擂台上方,李三阳依旧稳稳的站在擂台上,只是身体看起来却有些不自然,众人的目光注意到他的左腿,之间他的膝盖处在微微颤抖。 李三阳咬紧着牙关,瞪着眼前的川本,川本倒是一副轻佻的目光,阴冷的一笑,用那拗口的中文说:“李三阳,华夏河北人,江湖上名号响亮,人称铁拳无敌,可惜你的拳头是够硬,但你的腿却是个残 疾。” 说着话,川本向着李三阳走了过来。 李三阳咬紧牙关,面色难看,傲然的一声怒吼,“小子,别说我半条腿残疾,我就是少了一条腿,我也能把你给打趴下!” 话音落罢,李三阳脚底下猛的一蹬地,挥起了一双拳头,向着川本就砸了过来。 拳风呼啸,气势凛人,河北第一拳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奔着川本的胸前、脑门两处要害,就砸了过来。 川本嘴角淡淡的一笑,拳风已经掀起他的头发,他仍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李三阳的拳头够快,也够狠,川本没有正面迎其锋芒,闪身躲闪了两记之后,手上突然化作掌刀,横的向李三阳的喉咙切了过来。 这一掌速度极快,而且来势凶猛,倘若真的被切中,喉咙瞬间将会破碎,整个人怕是也会马上窒息毙命。 川本的出手毒辣,几乎没有丝毫的保留,台下的众人见此情形,全都为李三阳捏了一把冷汗。 川本的实力目前是有目共睹的,大大超乎了众人的意料,而李三阳的腿上还带着老伤,实力必定大打折扣。 铿! 眼看着掌刀就要剐中李三阳的喉咙,李三阳面色一凛,手上的力道一收,奔着川本的掌刀就是一拳砸了过去。 拳头和掌刀交击,顿时发出了一声金属撞击般的声音,两人都是不遗余力,李三阳身体微微一个趔趄,主要还是左脚上的老伤影响了他的发挥,而对面的川贝手掌被砸中之后,整个人忍不住的咬牙痛哼 一声,脚底下猛的向后一个趔趄,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李三阳。 李三阳这一拳的威力,可比他刚才挥出来的那两拳要强上至少两个档次,这位华夏河北省的第一铁拳可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李三阳抓住机会,一双拳头再次变幻出无数的拳影,向着川本就砸了过来。 铿铿铿…… 一连三拳,全都是直奔川本的要害,川本抬起双手握成拳头格挡,最初还能硬撼一下,但是两拳过头,最后一拳砸过来的瞬间,他的两只拳头已经被砸的失去了知觉,整个人踉跄的一个向后躲闪,扑腾 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最初的占尽优势而一副趾高气昂信心百倍的模样了。 川本赶紧从地上弹了起来,但这是李三阳已经停止了追击,目光淡漠的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然后落向了台下的荼本野夫,道:“岛国佬儿,你的徒弟不是我的对手,难道你想让他继续留在台上被打死 么?” 荼本野夫看了川本一眼,目光看向李三阳,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波动,道:“李桑,你只是稍稍占了上风,我的徒弟可还没有最终认输呢,你现在向我叫嚣,未免有点早了吧。” 话音稍稍一顿,荼本野夫的目光突然一冷,看向了脸色难堪的川本,道:“川本,这擂台是你主动要上的,我们荼本家的信条是什么,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川本咬咬牙,低垂着头道:“师傅,我知道,宁愿抱着荣耀死在擂台上,也决不能做一个逃下擂台的懦夫!” “好,这才是我荼本野夫的弟子!”荼本野夫哈哈的大笑一声,目光透着坚定的阴冷,看着川本道:“川本,让我为师看看你的能力吧!” “是,师傅!” 川本低着头应了一声,然后猛的抬起头,一双眼瞳里射出两道凶兽一般的光芒瞪向了李三阳,然后张开嘴‘啊’的一声嘶吼,脚底下蹬着擂台,整个人向着李三阳就扑了过来。 李三阳眉头微微一挑,口中厉喝,“不知死活,我定让你败的心服口服!” 两人迅速的交击在了一起,拳脚往来,李三阳彻底展现出了一代武术大家的风范,一双铁拳就像是两个硕大的铁榔头一样,砸的川本连连败退。 台下的众人看的热血沸腾,握着拳头替擂台上的李三阳助威呐喊: “李兄,打趴他!” “李兄,好样的,再给他两拳!” “李兄,加油啊,别手下留情!” …… 擂台上的的川本,已经被李三阳的一双铁拳逼迫的狼狈不堪,但在最后的关头,李三阳还是手下留情了,最终一拳砸向川本的面门,眼看着就要砸中,却是突然停在了鼻梁前。 川本的眼珠子瞪大,脸色惨白,一瞬间似乎都忘记了喊叫,一双眼睛盯着眼前的铁拳,整个人彻底怔住。 李三阳的这一拳,曾把黑熊的脑浆子砸出来,更别说是人脑袋了。 李三阳的拳头停了下来,台下的众人也随之安静下来。 林昆望着擂台上,李三阳的武者人品升起了一丝敬佩,华夏江湖上的武者中,不乏登上擂台就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有些虽说不是有心,但失手也在所难免,而李三阳最终却能收住手,这充分证明了他的 武者人品。 李三阳面色平静的看着川本,道:“你下去吧,你手上的功夫虽然不弱,可不是我的对手,或许再练个……” 李三阳话不等说完,川本突然回过神,颤抖的眼眸向着李三阳的左腿看去,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整个人脑袋向下一沉,脚底下向着李三阳的那条老伤复发的小腿就扫了过去。 李三阳脸色顿时大变,刚才和川本交手的时候,他都是有意的躲避左腿,让川本几次攻击都没能成功,此时两人的距离太近,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