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意外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意外

这位自称李三阳的老者往擂台上一站,那本来不是很高大的身形,隐隐中带着一股俾睨天下般的气势,伸手遥遥的向荼本野夫一指,大声喝道:“岛国佬儿,可敢与我一战!” 台下本来喧嚣嘈杂的众人,马上安静了下来,众人望向老者的目光肃然起敬,此时的老者已经不单单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着华夏的武道界,向岛国武道界宣战的民族英雄。 终于,有年轻的小辈,忍不住的开口,问身旁的家族长辈,“爷爷,这位老前辈是谁啊?李三阳,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呢,可就是想不起来。” 家族的长辈面带微笑,似乎在替擂台上的江湖同僚感到骄傲,耐心的向小辈解释,“这位李三阳,提起名字你们不知道,但要是说起河北李家,你们应该都不觉得陌生吧?” 身旁,不光光上一个小辈好奇发问,一群围着的小辈们,听了长辈的话,一个个脸上的疑云瞬间尽去,一双双眼睛瞬间睁大,惊讶的向擂台上望去。 河北李家,那也是华夏江湖上的一个老派家族,现在的社会人们对武术的热忱,已经比不上古代了,李家这么多年一直绵延下来,修习家传的铁拳,在河北一带极具盛名,再加上李家的人平时乐善好施 、行侠仗义,在华夏江湖上的口碑上也是极好。 李三阳,作为李家现任的掌门人,将家族的一手铁拳练的炉火纯青,江湖上这么多年罕逢敌手,纵横河北一代。 李三阳成名也是极早,在他十八岁那一年,一次随着驴友团深入到东北大兴安岭的深山里,领略大自然的风光,结果驴友团遭到了狗熊袭击。 东北的狗熊,又称黑傻子、人熊,直立起来的个头,足有两米,再加上常年的深山老林里的居住磨练,人熊的战斗力绝对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别不说,就拿号称东北森林之王的东北虎来说,即便 是成年的雄虎,碰上了人熊也不敢与其较量。 驴友团的众人慌乱逃窜,场面一下子就失控,结果这时李三阳站了出来,赤手空拳的和那人熊斗了起来,结果一双铁拳硬是将人熊的脑浆子给砸出来了,他当时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自那以后他们李家 的铁拳,以及他李三阳本人,在江湖上的名声一下子就起来了,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面对李三阳的挑战,擂台下的荼本野夫,嘴角扯动起一抹讥诮不屑的笑容,耸了一下肩膀,就准备登上擂台。 这时,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突然向前走了一步,垂着脑袋一副恭谦的模样,说:“师傅,对付这个老头儿不劳您动手,我先上去会会他。” 荼本野夫停下来,回过头看了弟子一眼,笑着说:“好,川本,登了擂台就是生死状,不要手下留情。” 被称作川本的中年男人垂首道:“师傅,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我要让华夏这些江湖上的人都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武道,我们荼本一脉的武道,绝对是无敌的!” 川本说完,抬起头望向了擂台上的李三阳,一双三角眼里放射出寒光,脚底下踩着木屐,咯噔咯噔的向着擂台走去,到了擂台边缘的位置,膝盖微微一屈,然后腾的一下跃了上去。 李三阳打量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眼,目光再次向擂台下的荼本野夫看去,语气中多有不满的道:“岛国佬儿,我挑战的是你,你不敢上擂台,派了一个年轻的小娃子,难道……” “啊!” 不等李三阳把话说完,站在他对面的川本突然一声大叫,挥着一双手,就向他抓了过来。 川本面色狰狞,一双大手张开,变换成鹰爪的架势,冲着李三阳的肩膀就抓了过来。 李三阳顿时神情一凛,余下的话也全都咽回了肚子里,赶紧挥起一双拳头格挡。 砰、铿! 川本的手抓在了李三阳的拳头上,李三阳的一双拳头也砸中川本的掌心。 两人一时间僵持在了擂台上,川本咬紧牙关,一副面色狰狞的模样手上用力,一时间他胳膊上的青筋暴突,脸颊也因为用力过猛而剧烈发红。 李三阳的一双拳头,那可是和钢铁一般坚硬,但被这个年轻人这么一抓,居然有几分要被抓裂的感觉。 李三阳心中大骇,不敢再小瞧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双拳头也是猛的一发力,同时肩膀猛的一震,脚底下的马步扎稳,迅速的抬起一脚,冲着川本的小腹踢了过去。 出乎众人的意料,更是出乎李三阳的意料,川本原地站立,竟好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点躲闪之意也没有。 嘭! 结结实实的一脚,稳稳的落在了川本的小腹上,擂台下本来就擦脸了眼睛的众人,此时更是屏气凝神,众人都是华夏江湖人士,除了个别的是国外人士,心中自然希望李三阳能够获胜。 眼看着李三阳这一脚踹中,众人马上松了一口气,就要挥着拳头欢呼庆祝,然而意外却是发生了。 李三阳那看似势头很猛的一脚,落在了川本的小腹上之后,川本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李三阳脸上的表情也是为之一愣,旋即一双拳头快速的自川本的爪下挣脱,然后脚下点地,向后弹了两步。 川本那一张本来就阴鸷的脸庞上,瞬间勾起一抹狰狞阴森的冷笑,抬起头看着李三阳,目光中满是不屑。 擂台下,于晴忍不住的问叶庆元,道:“叶首长,刚才的那一脚,为什么一点杀伤性也没有,李前辈的那一脚,明明势头很足啊。” 叶庆元面色低沉的道:“李三阳的一脚势头的确很猛,可中间好像出了点意外,另外那个岛国年轻人的防御能力,也是超乎了常人太多。” 说完,叶庆元回过头看向林昆,于晴也转过头,向林昆看了过来。 叶庆元道:“林小友,依你看问题出在哪儿?” 此时,车玲玲、车勇兄妹,以及龙大相、八指还有陈飞,诸位的黑河省的道上大佬,都好奇的向林昆看过来。 大家都很疑惑,明明威力十足的一脚,为什么一点的杀伤力都没有,就算那个岛国男人的抗击打能力强,那也不至于原地站着纹丝不动吧,而且此时擂台上,李三阳明显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这又是为 何? 林昆目光从擂台上收回,看着周围的众人,道:“叶首长刚才说的没错,刚才确实出现了一点意外,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李前辈在出脚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