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荼本家族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荼本家族

一群东北的大佬簇拥着林昆,这让本来就对林昆不服气的陈飞心里很不爽,倒不是说陈飞的心里黑暗,而是争强好胜惯了,心中本来就对林昆存在着挑战之意,之所以敢挑战林昆,就因为他心中对林昆的 实力表示怀疑,却又见这么多人对林昆毕恭毕敬,心中自然就有些不满了。 此时,一群走过来的身穿和服的岛国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此次的武林大会是华夏江湖上的武道盛宴,与国外人无关,有外国人出现在这里,那可能性只有一个,就是某个外国的武道实力想要挑战华夏的江湖,可能是某一个人,也可能是整个华夏江湖。 叶庆元向这一群身穿和服的岛国人看去,眉头不由的一挑,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一变。 坐在他身侧的于晴,看了这群岛国人一眼之后,回过头对另一侧正盯着林昆看,一脸战意高昂的陈飞道:“陈飞,你还是先看看这群人吧。” 陈飞闻言回过神,于晴又冲他使了个眼色,他这才完全的回过神,循着于晴目光所知的方向看了过去。 陈飞的眉头也是马上一皱,在场所有的人都注意到,这几个岛国人,是直接奔着林昆他们这行人的方向过来的。 林昆脸上的表情不变,心中却是暗暗的思量,难不成这几个人是和东神社有关?除了东神社之外,他最近实在没得罪过什么岛国人,就算是得罪过的,或者杀死过的岛国杀手,他们背后的实力有所忌惮 ,应该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他面前。 随着对方的距离越近,林昆察觉到,这群岛国人好像不是奔着他来的,为首的那个岛国银发的老者,似乎是冲着叶庆元过来的。 林昆回过头看向叶庆元,叶庆元眉头轻蹙,脸上的表情倒是淡然。 叶庆元感受到林昆的目光,笑着说:“林小友,这群人是奔着我来的。” 林昆疑惑的道:“叶首长,你和他们之间有过什么矛盾?” 叶庆元笑着说:“都是祖上的事情了。” 随着叶庆元话音落罢,一行岛国人也已经走到了近前,为首的银发老者,笑着向叶庆元打了声招呼,“叶宗师的后人你好,我叫荼本野夫,是荼本家族的第十七代传人,对于我们荼本家族,你应该不陌 生吧。” 中文说的有些拗口,但还是可以听得懂。 叶庆元笑着站了起来,“知道。” 荼本野夫笑容和善,不过一双眼睛里,却是闪烁着锐利的目光,打量着叶庆元,“我了解过你,你是华夏的军中高官,不过这次来参加武林大会,我想应该是以你个人的名义参加的吧。” 此话一出,周围的一群人便是小声的议论起来,同时一个个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起来,在这之前谁都没太注意过叶庆元,更别说考虑到他是军中的要员。 华夏的军队,和江湖人士向来是互不影响的,不过若是哪个江湖人触犯了国家条例,普通的民警或是特警搞不定的,华夏的军方将会出动。 军方的作战执行能力,是要远高于民警和特警的,自从建国以来,不少的华夏江湖人士,因为触犯了国家的条例,而被军方强行的击毙或是关押。 对于华夏江湖上的诸位来说,一听到军队二字,本能的就会感到一丝惧意。 叶庆元淡淡的冲荼本野夫一笑,却是不答他,而是回过头看向在场的众人,道:“大家不必多想,我叶某人是咱们华夏军区的人不假,但这一次来参加武林大会,全是我个人意愿,不代表华夏的军方。” 众人闻言,马上小声的议论起来,脸上多数都是半信半疑的表情,不过江湖中人,自然有消息灵通之辈,马上就呼出了叶庆元的身份,一时间马上就传开了,大家都知道了这位叶姓的军方首长,居然是 叶问大师的后人,一时间心中的情感由先前的恐惧,变成了由心的敬佩。 叶庆元回过头,看着脸上笑容和善,却带着深深挑衅的荼本野夫,道:“荼本先生,你这次来我们华夏的江南武林大会,是为了我来的?” 荼本野夫笑着摇头,“叶先生,你说的对,但也不对,我不是为了你个人而来的,我也不是代表着我自己,我们荼本家上个世纪,和你们叶家的祖上叶问有过切磋,当时是败在了世界众人的面前,我的 祖上羞愤而尽,这个仇我们荼本家一直没忘记。” “按照我们荼本家的家族意愿,是要找你们叶家现任当家的老爷子讨回公道的,可你们家老爷子如今年事已高,就算是我们赢了,恐怕到时候你们华夏的武道人士,也会说我们欺负老弱,赢了也不算光 彩。” 荼本野夫微微一笑,继续说:“我的父亲大人前些日子临终,如今我是荼本家的族长,也是我父亲最杰出的儿子,我父亲唯一的遗愿,就是让我挑战你们华夏叶家最强的武者,最好是把他打死在擂台上 面,以告慰我祖先的在天之灵!” “我已经详细的调查过,你们叶家到了你们这一辈,最杰出的也就是叶先生了,你的其他几个胞弟或者堂兄弟,在武道上的造诣实在是垃圾!” 荼本野夫语气猖狂,眼中的寒光愈胜,凝视着叶庆元,一字一句道:“叶先生,今天,你敢接受我的挑战么!?” 叶庆元面色平静,目光里不卑不亢,嘴角淡然的一笑,道:“荼本先生,我想你搞清楚,你来找我们叶家人复仇,这本就没任何的公道讨回,当初是你们侵略了我们的土地,杀害了我们的人民,我的祖 先为国人争光出气,将你的祖先打败在擂台上,这本就是顺应天意之事,你的挑战我接受,既然你这么信心十足的前来挑战,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一番话,语气不是慷慨激昂,却透着叶庆元胸中的军人之气,与民族气节,不远处的华夏一位江湖人士,六十多岁的一名老者,站了起来,朗声道:“叶先生说的好,不劳叶先生动手,我现在就去擂台 上,跟这一群狂妄自大的岛国佬过两招!” 说完,这位身材略显单薄,精神矍铄的老者,昂首挺胸,负手向擂台上走去,老者身穿华夏旧社会时的武者行头,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布鞋,来到了擂台前,身子猛的向上一跃,轻飘飘的就落在了擂台 之上。 老者一把从主持人的手中夺过麦克,伸出一只手指向了荼本野夫,寒声道:“是个爷们,就给我李三阳站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