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要出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要出事

车勇、车玲玲兄弟们的担心,林昆是可以理解的,见到了胡秋平本人之后,虽然隔的很远,但胡秋平身上的那股实质化的杀气,却是清晰可察。 这感觉很奇怪,杀气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无形的,但就好比走在大森林里,迎面突然跑过来一头老虎,而且还是一直瘪着肚子眼睛发红的老虎。 如果单从外貌来讲,胡秋平只能勉强算得上是其貌不扬,换言之,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长的其实挺丑。 但这男人给人的第一感觉,绝对是危险! 只是一个淡漠的眼神,便令人觉得有些窒息,这是久经杀戮所历练出来的杀气,双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血腥,才能凝聚出这么一股气息来。 古时候,负责断头行刑手持大刀的巨臂,身上才会凝聚出如此的气息。 仇人就在眼前,车勇、车玲玲恨不得立马上去报仇,可感受到胡秋平身上的危险气息,兄妹却是一阵的担心。 仇,能报么? 林昆会是他的对手么? 车玲玲问过之后,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昆,目光里带着坚决,和一阵不加掩饰的担心。 林昆笑了笑道:“放心吧,到时候要么是我走不下擂台,要么是他走不下,我如果走不下来了,对你们车家来说也是好事,至少没人去踏入黑河省的地盘。” 车勇声音低沉的说:“林昆,如果你真的不能从擂台上走下来,你觉得胡秋平会放过我们车家么?这次他应该已经得到消息,我们车家是请你来帮忙,我也知道这个胡秋平最近挑战了不少大家族,他是 想要将胡家的实力,从大西北的荒芜之地铺散出来,东三省一定会是他的目标,鉴于他与我们车家的恩怨,倘若他能活着从擂台上走下来,第一站一定会到我们黑河省车家!”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目光赞许的看了车勇一眼,他对车勇的印象不算深,最多也就是觉得这个家伙耿直,此时看来他的目光和心绪都很严明。 林昆笑了笑说:“如果他胡秋平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那我们也阻拦不了,不过,还是等他从擂台上下来再说吧。” 车勇目光坚定的看着林昆,道:“林昆,本来此次前来,只是想要替我大伯报仇,了却我爷爷心中的遗憾,但现在事情已经变的涉及到我们的家族安危,以及整个黑河省的地下世界安危,如果此次你能 败了胡秋平,那我以后唯你马首是瞻!” 车勇脸上表情坚决,尤其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更是咬紧了牙关。 他是一个不卑不亢,心有傲骨的男人,能够如此主动低下头,实属不易。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笑着说:“好,车兄,那我们一言为定,如果我此次败了胡秋平,以后黑河省的地下世界,也就劳你多费心了。” 车勇双手拱起,一副江湖人的派头,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哥……” 车玲玲有些诧异的看着车勇,自己的哥哥有多孤傲,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在黑河省的地下世界里,他还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如此的话,甭说是林昆这样年纪比他小的,即便那些年龄与他们父亲相当的前辈 ,车勇都不曾如此主动的低下头过。 车勇回过头,笑着看着妹妹道:“玲玲,倘若林昆败了胡秋平,替我们车家报了仇,理应得到这份尊重!” 车玲玲抿了下嘴唇,不再吭声。 几个人说话间,这时车勇的电话响起来了,车勇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黑河省的地下世界的一个大佬打来的。 车勇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了这个大佬的声音,有些迫切,“车公子,咱们这一大帮子的人来江南,不到现场看擂台切磋,是不是太过分了!” 车勇不等回话,电话里传来了一大群人吵吵嚷嚷的声音,大概的意思都是表示不能来到现场看擂台而不满。 车勇无奈,只好将目光看向了林昆,道:“林昆,咱们黑河省的兄弟都想到现场来看擂台,可是这……” 本来,林昆带着一群黑河省地下世界的大佬们来江南,是要一起看武林大会的擂台的,但这武林大会最终的举办地点才确定,而且龙虎山庄出了规定,为了现场方便维护管理,一些与大会武馆的人员禁 止入内。 此时一群黑河省地下世界的大佬,正簇拥在龙虎山庄的大门外呢,被那一高一矮的两个龙老爷子的弟子拦住。 这群人啥来头? 那都是东北那旮旯彪悍十足的道上大佬,龙老爷子的这两个弟子看起来其貌不扬,也没什么杀气震慑力的,这群东北来的地下世界的大佬,就想着硬闯进来,结果冲在最前面莽撞的两个人,才刚刚一抬 手,拳头还不等挥出去呢,就被人给撂倒了。 龙老爷子的这两个弟子很有武道修养,只是将这两个大佬轻松给制服了,并没有出手太重导致任何的受伤。 一群东北大佬马上意识到,这两人不简单啊,硬闯进去怕是只能吃亏,没辙儿,这才掏出手机给车勇打电话。 他们本来想直接给林昆打电话的,可他们又觉得自己跟林昆不太熟,所以只能通过车勇来和林昆谈谈。 车勇言简意赅的把事情跟林昆说了,林昆也知道不让这群东北大佬来现场看擂台,也确实有些过意不去,可他也没有招儿啊,他和这龙虎山庄的当家管事人也不熟悉,只好将目光看向老魁。 老魁下巴微微一扬,得意的笑道:“怎么样,小子,还是得看为师的吧。” 林昆马上觉得有戏,笑着说:“师傅,你真有办法?” 老魁摸了摸下巴,一脸得意的说:“那是当然,我老魁在江南混了这么多年,要是这点小事儿都摆不平,那岂不是笑话。” 林昆顿时眉头一皱,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道:“师傅,那你不早说!” 老魁嘿嘿一笑,道:“小子,这你可怪不得我,你也没跟我说过啊。” 林昆耷拉着两条眉毛,道:“行了,师傅,你赶紧找人联系一下,我那群弟兄在山庄的外面,要是再不让进来,我怕他们都能把枪掏出来。” “行,小子,记得欠你师傅我一个人情。”老魁得意的一笑,掏出手机就拨了出去,很快电话就接通了,老魁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恭敬起来,“龙老哥,我是老魁啊,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一下,你看……” 不等老魁说完,电话就传来了一声有些虚弱的声音,道:“哪个老魁啊?” 老魁刚要解释,对面的人一副虚弱老迈的语气说:“算了,我不记得了,再见……等等,你老小子还欠我一瓶好酒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