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龙虎山庄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龙虎山庄

江南国际机场,一辆从岛国飞来的航班落地,上面下来的多数是去岛国游玩的游客,头等舱里,下来了一行黑衣人,江南的天气已经很热,他们却还穿着黑色的衬衫西裤,脚上蹬着大皮鞋,给人很另类的 感觉。 一行人最前面的,是一个白发老者,这老者看起来年岁倒也不大,只是一头银色的头发,多添了一抹苍老。 老者的左右,是两个妙龄的少女,穿着和服,盘着头发,脸颊都十分的精致。 在老者的身后,至少是七八个年轻男人,这些男人面色冷峻,但时而看向周围路过的美女,眼底却是无尽的贪婪,就仿佛恶狼见到了猎物一般。 老者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走上前来,在老者的耳边低语了两声,老者听后嘴角微微一笑,透着一抹阴森的意味,道:“好,这一下可热闹了,不光我们断水流荼本家的人来了,西欧那边的萨克家族的人 也来了,近百年的恩怨,就要一见分晓了!” 中年男人低着头,一副恭敬谦卑的模样,道:“荼本大人,以您现在的武学造诣,我想放眼整个华夏,估计也不会有人胜出你,叶家近些年来人才凋零,只出了一个叶庆元,虽说是华夏军方的人,可擂 台之上生死状,华夏军方也不好过问。” 被称作荼本大人的老者得意的一笑,道:“我这次来,不光是要踩他叶家,也是要让整个华夏的武道界都知道,我们岛国的武术才是最精纯的,他们华夏的那些所谓的传统武学,在我们岛国的武学面前 不值一提!” 中年男人恭敬的奉承,“荼本大人一定能大获全胜,重振我们岛国武道的雄风!” …… 一辆豪华的奢侈轿车,停在江南一处环境雅致的别墅区里,车上下来一个五十左右的男人,他身材看起来十分的雄壮,留着一头长发,头发半黑半白,额头上有深深的抬头纹,眉宇间横肉堆积,嘴巴上 留着两撇浓密的八字胡,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脖子上拴着一个西域风情的骨头项链。 随从马上走上前去替他打开别墅的大门,紧跟着从车上下来的一个年轻妖娆的女子,扭着屁股贴在他的身旁。 负责开门的随从,毕恭毕敬的说:“胡先生,请……” 眼前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西北胡家如今的掌门人胡秋平。 胡秋平揽着身旁女人的腰,走进了别墅,在别墅宽大的沙发上一坐,那个千娇百媚满身媚意的女人坐在了他的腿上。 胡秋平的一双大手,一边玩弄着女人的大腿,一边看着眼前恭敬站立的随从,道:“黑河省的车家老爷子想要我的命,听说找了个狠角色。” 随从毕恭毕敬的说:“胡爷,这个人的底细我查清楚,是一个叫林昆的后生,最近这一年半载刚在东三省崛起,车家的老爷子许诺他,只要能让胡爷下不了擂台,黑河省的地下世界就拱手让给这个小子 。” “哦?” 胡秋平呵呵一笑,道:“这小子来头好像不小啊,年纪轻轻的胃口也不小,整个黑河省的地下世界,他吃得下么?” 随从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跟在胡秋平的身边也有几年了,是胡秋平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名叫赵宇。 若论身手,赵宇就是一个普通人,可赵宇有一颗聪明的脑袋和缜密的心思,总能替胡秋平考虑到许多他不曾考虑的问题,而且还能替胡秋平安排好生活上的一系列问题 ,小到穿衣吃饭,大到找女人给他风花雪月。 赵宇毕恭毕敬的说:“胡爷,这个姓林的小子不简单,据我最近掌握的情报,他已经统一了东三省的两省地下世界,如是动用武力强行荡平,黑河省也是他的囊中之物。” “哦?” 胡秋平脸上的表情一凛,眉头稍稍一蹙,道:“等等,你刚才说这个后生叫什么?” 赵宇回道:“林昆。” 胡秋平马上咂巴了一下嘴,喃喃道:“林昆……难道是漠北的那只狼王?”旋即又摇摇头,“不可能啊,他一个军人,怎么会涉足江湖……” 赵宇在一旁听着,小心的说:“胡爷,这个林昆好像确实有不部队的背景,好像真的是漠北的那只狼王。” 胡秋平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动,眼底闪过了一抹狰狞的目光,冷笑道:“好,要是过去,我可能还会惧这小子几分,我们胡家的生意,过去可是没少被这小子给‘关照’,害的我们损失了不少的钱和兄弟,现 在我有秘药在手,这一次就新仇旧恨一起算,让他死在擂台上!” 赵宇微笑着说:“胡爷,如今东三省的地下世界,几乎都被这个林昆掌握,您杀了他之后,马上就可以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抢夺过来,整个东三省的地下世界,每年的利润……” 胡秋平笑着白了赵宇一眼,道:“我就喜欢你小子这头脑的机灵劲儿。” …… 江南武林大会召开前的最后一夜,整个江南省的警务系统都紧张了起来,本来一片祥和经济繁荣的江南,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江湖人士,这些江湖人士很多人手上都是有过命案的,很多都是国家警网里的 通缉犯。 江南的警方一方面要维稳社会,另一方面也要趁着这次机会,将这些逍遥法外的罪犯一网打尽,但还不等打扫惊蛇。 林昆这一晚上早早的就睡觉了,养精蓄锐,明天说不定就要站上擂台了。 通过一个特殊的加密网络系统,已经将名字报了上去,一起报上名的,还有八指和龙大相,车勇也想去开开眼界,所以也报了个名,车玲玲本来也想报名,但让车勇给拦住了。 陈飞、叶庆元都报名了,老魁这一次的身份,竟然是武道大会的顾问。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沈家就派出了几辆车,沈家的长辈和小辈们聚在一起,对林昆是千叮万嘱,生怕他出点什么事,浓浓的亲情再次让林昆感动。 老魁和林昆坐在一个车里,林昆开车,老魁在副驾座上吹牛皮,顺带着指路。 车子一路向江南的郊外开去,本来定好的地点,临时又有了变动,最终停在了一个处在山谷中的庄园门口。 这山庄建筑古朴,门口挂着一个苍老的大牌匾,上面雕刻着四个字——龙湖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