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针锋相对(3)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二十五章:针锋相对(3)

第二百二十五章:针锋相对(3) 物业经理的话马上就像是踩中了汤丽的尾巴一样,她是一个虚荣心与自尊心同时接近于变态的女人,别人说她什么都可以,但要是怀疑她没钱,那就是对她人生最大的耻辱,大到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的地步。 为什么? 她用她所有的青春换来了财富,对她财富的不屑就是对她人生的不屑。 “好!”汤丽咬牙切齿的看着物业经理说:“我现在就给你们的售楼处打电话!”说着拿出电话就准备往外拨,却被身旁的周晓雅轻轻的拽了一下。 汤丽回过头,周晓雅小声的对她说:“表姐,还是算了吧,这个小区的房子一栋要好几千万……” 周晓雅没有把话说完,但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这房子好几千万一栋,不是你能买的起的,而汤丽听到这话之后,心里也是剧烈的一震颤,她以为这小区的房子三百多万一套撑死了,没想到好几千万一套,三百多万她还能勉强的拿出来,要是几千万她还真是拿不出来…… 如今不比往日了,想她刚给那个老男人当小三的时候,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撒个娇那个老男人就能给她买,现在她想要什么东西那个老男人都是抠抠搜搜的,她心里痛恨那个老男人的同时也觉得很无奈,毕竟自己现在年龄渐长,慢慢的已经不符合那个老男人的口味了,被踹掉也是早晚的事,每每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害怕,被踹之后她该怎么办呢? 青春没有了,女儿也没有,这么多年手里虽然存下了点钱,可也不够她未来的生活啊,习惯了纸醉金迷有钱的生活,再让她过平淡的生活显然不可能。 此时,汤丽的内心里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这股子挫败让她更加的怒火中烧,她将所有的不快都化作了一个巴掌向物业经理抽了过去。 物业经理挺大的一个小伙子,当然不会任她掌掴,只是稍微的往后退了一步,就躲开了她的巴掌,同时讥诮的说道:“怎么,还要打人了?” 汤丽咬牙的道:“就打你怎么了,你一个破物业的也敢跟我得瑟,就我开的车也够把你撞死的!” 汤丽开的车确实不错,但也是买了好几年了,不过豪车有一个特点,保养到位之后,就是好几年也跟新车一样,当初汤丽开的这辆车买的时候是将近两百万,那是她最得宠的时候,她一直把这车当做炫富的资本。 汤丽的话刚说完,突然就听‘砰’的一声响,只见章小雅开着她的那辆宝马x6是是的撞在了汤丽的那辆保时捷轿跑的车门上,好好的一个车门顿时被撞进了一块大瘪,而章小雅的车前面是有加固保险杠的,只是保险杠稍稍弯曲了一点,其他地方却是没有丝毫的影响。 汤丽的心顿时一阵的抽痛,那可是她的宝贝座驾啊,是她炫富的最大资本,就这么就被撞了,由不得她不心疼,而且对方明显是故意撞的。 汤丽马上将矛头对准了章小雅,冲着坐在车里的章小雅就大声的叫骂道:“小骚浪贱,你凭什么撞我的车,你给我下来,看我不抽死你!” 章小雅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完全的忽略汤丽的话,同时将车往后倒,汤丽这时紧跟上来就叫骂道:“你给我站住,撞了我的车你还想跑!” 宝马x6倒退了一段距离突然停下,章小雅透过车窗冲汤丽淡淡的道:“你放心,我是不会跑的,你刚才冤枉了我的昆哥,我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章小雅的话说完,林昆在一旁不由的蹙起了眉头,陆婷也是跟着感觉到不妙,平时这小妞看起来温柔文静的,谁知道她发起火来会怎么样。 就听嗡的一声发动机的咆哮,章小雅的这辆宝马x6可是绝对的顶配的,发动机是最顶配的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的动力在400以上,卯足了劲那绝对就是一头钢铁猛兽啊,而此时这头钢铁猛兽正怒气汹汹的对准面前的保时捷,保时捷在它的面前就像是一个窈窕待虐的姑娘。 汤丽也意识到了不妙,为了她的爱车,她赶紧跑到了车前张开双手拦着,并且焦急慌张的冲章小雅喊道:“小骚浪贱,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章小雅不再答话,嘴角噙着一丝冷然的笑意,猛的一脚踩了下去,宝马x6马上变成了一道幻影,嚯的一下就向保时捷冲了上去,站在保时捷车前的汤丽见此情景,马上被吓的花容失色,赶紧跳开让到了一边,就听‘砰’的一声巨响,这一声比刚才的那一声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一瞬间,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石化了,包括林昆,包括舒婷,包括物业的保安和那位年轻的物业经理,也包括一旁站着的脸上沾染着泪花的周晓雅。 至于一向习惯瞧不起人的汤丽,脸上的表情不能用石化来形容,而是一阵说不出的痛苦,这股痛苦像是生了根一样,顺着她的脚心埋进了地里。 那辆保时捷的跑车,可是汤丽一直以来的骄傲,也是她最得宠的时候要来的,同时也是她的最爱,当她还是一个普通白领的媳妇的时候,她就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开上漂亮的名牌车,这辆保时捷就是曾经的她梦寐以求的…… 可现在,这辆象征着曾经的梦想,象征自己曾经得到的娇宠的名牌轿跑车,就在她的面前被一下子撞的瘪了一大块,她那恍惚不定的眼神里,溟灭着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没了,灵魂在一点一滴的被抽干。 汤丽紧咬着牙关,眼神里暴露出两团凶光,她深吸了一口炎夏七月的热空气,心底的怒火陡然攀升到了头顶,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怒火可以烧死人,那现在章小雅早已经被她先杀死再焚尸了。 “小骚浪贱,你……” 汤丽爆发的喊了一句,音调高的仿佛化作一支带着响铃的利箭刺入了晴空,只是不等她叫骂完,眼前又发生了一幕更让她内心破碎的画面。 章小雅将宝马x6快速的向后到,紧跟着推上了车档又是一脚油门踩下,就听那足够400匹马力的豪华越野车,呼的一下就向前奔去了,轰隆的又是一声巨大的闷响,这一下撞的似乎格外的狠,直接将保时捷的轿跑车给撞的挪动了地方,车身瘪进了更大的一块,紧跟着又是一下…… 还是一下…… 又是一下…… 所有的人已经惊愕的忘乎所以了,林昆表情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宝马车里一副下定决心状的章小雅,恍然间发觉到这小妞骨子里也挺野蛮的。 陆婷和章小雅单独相处了这么久,一直都以为这小丫头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骨子里天生就有着言之不出的温柔,是一个极其合格的淑女,今天却没想到竟见到了这小丫头如此野蛮的一面,令她大吃了一惊。 周晓雅傻傻的站在原地,她没有替她表姐心疼那辆名牌的跑车,此时她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关于林昆,当初那个被她抛弃的山沟里的穷小子,如今是一个既有钱又招小姑娘喜欢的男人,他本来就长的不差,也是一个十分重义气有号召力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即便是当初穷的一无所未有,未来也不会太差的,周晓雅在内心里不禁的怨恨自己,当初自己为什么就要听表姐的话,为什么要去放弃这么一个优秀的好男人,重要的是她当初喜欢他,他当初也是那么的深爱着她,他们本可以幸福的。 这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周晓雅越来越发觉自己与林昆的距离已经是越来越远,现在他身边出现的女孩,有一个算一个的都不比自己差,甚至综合的看起来不知道比自己强了多少,就拿眼前的坐在车里的章小雅和陆婷来说,她们一个年轻漂亮经济条件比自己好,另一个美的就像是一幅温柔的山水画一样,只要一个笑容就会令人为她着迷。 而自己呢? 周晓雅在心里反问,自己除了给林昆一段伤心的往事之外,还是一个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女人,别人不知道自己为了得到财富,在表姐汤丽的怂恿下和多少个男人好过,她自己却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每一个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们的脸是多么的令人厌,多么的令人反胃她都记得。 周晓雅忍不住的在心里骂了句自己:“周晓雅,你特么的真脏真恶心!”骂完之后她低着头走到林昆的跟前,擦了一把眼角残留的泪花,抬起头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冲林昆说:“昆哥,我对不起你,我活该,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了,真心的祝你幸福,我……我爱你。” 说完,周晓雅转身决然的离去,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泪水汹涌的尤如决堤的洪水猛兽,将她那张精致白皙的脸颊,顿时淹没的支离破碎。 痛,真的痛,回想起过去昆哥种种的好,再回想起那些个趴在她身上的男人们的不好,他们曾是那样的虐待她,就像是对待一条母狗一样,为了钱她不惜自己的肉体和尊严,可到头来却落得一身无法愈合的伤口。 头顶的阳光炙热如火,可在周晓雅的脚下,却仿佛延伸到了无比凄凉的国度,那里没有阳光没有温暖,只有冷冰冰的回忆与现实在嘶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