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大会在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大会在即

叶庆元的身份地位不低,沈老爷子也以上宾之礼待之,一起来吃早餐的还有车勇、车玲玲兄妹以及八指,只要是林昆一起的好朋友,沈老爷子在礼仪上都做的非常圆满,至少可以肯定,不会折了外孙的面 子。 饭吃到一半儿,一直坐在一旁,喝着清水的陈飞突然站了起来,叶庆元意识到以后,想要拦着已经来不及了。 陈飞一脸的严肃,刚毅的面庞透着军人的威严,先是冲沈老爷子拱了一下手,道:“沈老,冒昧了……” 说着,又冲叶庆元拱了一下手,道:“叶首长,也请你原谅我的冒昧。” 随后,又看向林昆,脸上战意高昂,道:“林先生,早有耳闻你身手了得,我一直渴望能和你切磋一番。” 林昆放下筷子,笑着说:“就在这儿?” 桌旁,除了叶庆元和于晴,其余的人几乎都诧异的向陈飞看过来。 车玲玲放下筷子,向车勇凑了一下,道:“哥,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好像挺有来头的,这是要挑战林昆么?” 车勇面色低沉,道:“看样子一身气势非凡,应该也是一个军中高手,只是挑战林昆的话,我不太看好他。” 车玲玲嘴角轻佻一笑,继续压低着声音说:“哥,你该不会是在心里头佩服林昆,甚至有点盲目的崇拜吧。” 车勇脸色微微一变,马上矢口否认,车玲玲却是笑的格外轻佻,“哥,没想到,你也有钦佩人的时候。” 兄妹俩这边聊着,另一边,沈老微微蹙眉,沈老太也是有些不高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太不懂事了吧,到了人家的家里,人家正吃着饭呢,他要挑战,把沈家当成什么地方了。 叶庆元看出沈老爷子和沈老太面色不悦,连忙凑到沈老的身旁,压低着声音笑道:“沈老先生,您别介意,我的这个警卫员,也是军中的一把好手,对林昆是敬佩而又充满了挑战的欲望,一直想要和林 昆过招儿。” 沈老爷子表情沉着下来,点了点头,道:“叶首长,这个年轻人一身的桀骜,看样子不光是军中好手那么简单吧,没猜错的话,一定有来头。” 叶庆元暗暗冲沈老爷子竖起大拇指,道:“沈老,你不愧是明察秋毫,陈飞是深市陈家的嫡系公子,也是目前陈家最杰出的一位,陈老爷子一直对陈飞寄予厚望,不出意外的话,将来深市陈家的掌舵人 便是陈飞了。” “深市陈家?” 沈老的脸色闪过一抹诧异,一旁的沈老太听到之后,低声的附言了一句:“华夏开国将领之一的陈将军的后代?” 叶庆元笑着点点头,道:“正是。” 林昆刚刚吞下一个小笼包,抬起头看着面色冷峻的陈飞,道:“你就这么想和我比试?” 陈飞脸色低沉,道:“你不敢接受挑战?” 不等林昆开口,八指直接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陈飞说:“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这轮不到你撒野!” 陈飞看都不看八指一眼,目光始终盯着林昆。 林昆挥手,示意八指坐下来,八指愤懑的哼了一声,不情愿的坐下来。 林昆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抬起头笑着对陈飞说:“挑战我自然敢接,不过不是今天,反正江南省的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咱们擂台上见,被说是接受你的挑战了,就算是签生死状也无 妨。” 林昆语气淡漠,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落在了陈飞的眼里,那就是十足的蔑视。 陈飞咬了咬呀,道:“好,那就等到武林大会,到时候你别指望我手下留情!” 吃过了早餐,沈老让管家江财给叶庆元三人安排住的地方,叶庆元表示感激,也并没有推辞沈老的一番好意。 江南的武道大会三天以后正式举行,地点始终没有确定下来,要到最后一天才会公布。 接下来的这三天,江南城里一直看似平静,不过暗中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力量。 中间,老魁也叶庆元几乎每天都见面,叶庆元虚心的向老魁讨教,老魁也没有什么保留,两人的年纪,老魁年长叶庆元不少,叶庆元尊老魁一声前辈。 林昆这三天过的倒是悠哉,叶庆元中间和他切磋了两次,两人都只用叶氏的咏春拳,林昆如今将内力和叶氏咏春拳结合在一起,打出了一番新的境地,这让叶庆元十分的吃惊。 叶家的咏春拳,本来就类似于太极拳法,讲究的是一个‘柔’,四两拨千斤,结果硬是被林昆刚柔并济的,打出了千斤之力,这一下能拨多少力,已经很难用三言两语来形容了。 陈飞这两天可没闲着,一直把自己关在小院里勤加练习,院子里时常会传出来轰隆喉咙的声音,这都是军体拳的威力,在地面上横冲直撞产生的。 林昆本想将内功的心法教给叶庆元,可考虑到曲师傅临终前的遗言,这门功法是万万不可外传的,除非是本门弟子。 不能辜负了师傅的遗言,想要传授给叶庆元,那就必须要收叶庆元为弟子,这么一来就乱了辈分,只好作罢。 龙大相给林昆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也想过来见识见识这名动华夏江湖的武道大会,并且说要带两个小朋友来一起开开眼界。 在武道大会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林昆开着奥迪车,到机场接到了龙大相和阮倩,至于龙大相说的两个小朋友,居然是小灰灰和小海冬青。 两个小家伙一见到林昆,那叫一个高兴,林昆和两个小家伙亲昵完之后,拍着龙大相的肩膀,道:“行啊,你小子,我没想到的你都替我想了,是该带着两个小家伙来开开眼界了!” 龙大相也住进了沈家,一进入到沈家府邸,就忍不住的夸赞气派,然后一脸羡慕的冲林昆说:“昆子,我是真羡慕你啊,不光有一个厉害的爷爷,还有一个巨富的姥爷,别人一辈子没有的东西,你全都 有了!” 龙大相住的小院和林昆的小院紧挨着,这一天晚上,沈老爷子在家中大摆筵席,一方面款待林昆的这些朋友,另一方面明天江南武道大会就要正式拉开帷幕,在这里也算是提前祝林昆等人这次能取得好 的成绩。 武道大会,不同于进京赶考,擂台上很多时候,不光要分胜负,同时也会分生死,每个上台的参赛者,都是要签生死状的,这也是明面上华夏政府不承认江南武道大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