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所谓江湖第一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所谓江湖第一

(大家节日快乐,今天也是五更,但更新的会晚一些。) 秘药? 林昆眉头稍稍一皱,华夏的江湖上,乃至放眼全世界,一直都有一些暗中的组织机构,研究类似于超能力的药品,从而提升个人的战斗力。 这些秘药说是秘药,其实都是一些违背人类正常生理的禁忌药物,换句通俗的话来讲,这些药都不是正常的药物,一旦使用之后虽然会短时间内提升战斗力,但也会对人体造成损害,不过即便如此,药 效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的。 林昆之前遇见过这种服用所谓秘药的人,包括川越之地的一些蛊术,其实也都是大同小异。 老魁喝了一口茶,继续说:“这次的武林大会,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盛大,从古至今华夏的江湖历来风雨无穷,虽然现代不像古代那般,有什么所谓的武林盟主,但暗中江湖第一人的称谓,还是极其 有分量的,这一次的武林大会,就是要角逐出一个江湖第一人。” 林昆笑道:“师傅,江湖第一人有什么用,真能像小说里那样号令江湖?” 老魁瞪了林昆一眼,道:“你小子别在这儿瞎抬杠,你过去一直在军营里,江湖上虽然有你的名号,可你根本算不上是江湖人,但现在不同,你坐拥东北三省的地下世界,东北在古代时就是民风彪悍,匪患严重,现如今的地下世界,在整个华夏的版图上,也是排的上前三的,你一人独拥三省,这对于整个华夏江湖的地下世界来说,都是一种威胁,倘若你能在这次的武林大会上,拿下江湖第一人的称谓 ,那么……” 不等老魁说完,林昆笑着说:“那些有心觉得我是威胁的人,也不敢轻易的对我,乃至整个东三省怎么样?” 老魁呵呵一笑,道:“小子,你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普通的老百姓打架斗殴,拼的是谁的拳头硬,再往上高一个层次的,玩的是背景和身家,可真到了顶级的地步,拼的可就不是这些了,在真正强者的面前,所有人都会胆颤,毕竟身家再丰厚,背景再深厚,命只有一条,江湖第一人,如果被冒犯了,对方恐怕只有死路一条,这是华夏江湖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你真的拿下江湖第一人的地位,那整个华夏 的地下世界,不说唯你马首是瞻,但心中对你的忌惮,自然让他们不敢乱来。” 林昆点了点头,笑着说:“师傅,我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唬人的名头。” 老魁翻着白眼道:“我说你小子,怎么就看不上这江湖第一人的名头?先别扯这些没用的,这次为师给设定了一个标准,必须拿下这第一人的称谓!” “师傅,这好像有点难吧,你都说了这次的武林大会风际云涌,来者众多,一个胡秋平就够难缠的了,暗中还不知道有多少老怪物……” 林昆叹了口气道:“你要是真让我去拿什么江湖第一人,我也认了,可总得有个理由吧,我只想灭了胡秋平,然后再给叶氏咏春一个交代。” “叶氏咏春?” 老魁挑了一下眉毛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和叶家的人瓜葛在了一起,据我所知,他们现任的家主,是一个折腾了快一辈子,黄土都快埋到脖颈,也没啥大作为的老头子,要说他们叶家近些年来出的唯一 的人才,还就属无铜市的军区首长叶庆元,那小子我前两年见过一个,是一个智勇双全之辈,可惜功夫差了些,我和他斗了十余招就分出胜负了。” 林昆道:“师傅,那结果你是赢了?” 老魁下巴一扬,道:“这你小子还用问么,我要是连那叶小子都打不过,我江南老魁的名号难不成是吹来的?” 老魁抬头看着林昆道:“跟我说说,你和叶家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昆笑着将当初在无铜市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老魁,老魁噗的一下,将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瞪着眼睛看着林浩,道:“你小子之前打过咏春拳的招式,我以为你只是跟我开玩笑呢,原来真是叶氏 咏春的外家弟子?” 林昆笑着说:“当初我答应过叶庆元前辈,要将叶氏咏春发扬光大,这次的江南武林大会就是一个机会。” 有些出于林昆的意料,老魁就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一副钦佩中肯的口气道:“要说叶氏的咏春,那在民国的时候,也是为国争光的,尤其是叶问老前辈,在我们民族为难,武道界被西方列强与岛 国佬肆意踩踏的时候站出来,为我们华夏民族出了一口恶气,也震慑了西方和岛国的武道界,证明我华夏人民不是好惹的!” “到了近三代传下来,叶氏咏春已经没了当年的风头,昔日的华夏第一拳法的名头,也渐渐没落了,叶家的人一心想要振兴,可惜后辈都是天分不足,这次的江南武道大会,叶家应该也会派人前来参加 吧。” 老魁说完,林昆并没有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说,而是继续问道:“师傅,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非要让我夺得江湖第一人的称号?” 老魁收回目光,看着林昆道:“让你去夺就去夺,哪儿来这么多废话,这是师命,师傅之命不可违。” 林昆耷拉着两条眉毛苦笑说:“师傅,你这也太不讲理了吧,夺得武道大会的第一,这可不是出门买根油条喝碗豆浆那么简单,你别说的这么随意好不好,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可不夺了,我收拾了胡秋 平,发扬了叶家的咏春拳就撤下来。” “你小子……” 老魁眼见林昆一副表情坚决的模样,无奈只好摆摆手道:“算了,也不和你小子藏着掖着了,为师我让你去夺得武道大会江湖第一人的称谓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为师当年想要夺得第一,可惜失败了, 如今我这个岁数,已经不适合再到擂台上和你们小年轻争了,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也懒得折腾,再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就算得了第一也没啥用,说不定过个几年就埋在黄土堆里了。” 林昆点了点头,道:“师傅,没想到你有这等雄心壮志,徒弟钦佩!” 老魁道:“你小子给我滚蛋,没有一颗天下第一的心,可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江湖人,我们老一辈的江湖人,那个个可都是争强好胜的。” 林昆笑着说附和,“师傅说的对……师傅,那第二个原因呢?” 老魁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庄重神圣的模样,端起茶杯润了一下嗓子,一只大手将茶杯摁在了石桌上,然后一副郑重认真的表情看着林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