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黄金和石头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黄金和石头

林昆的身份,沈家人自然知道,燕京朱家,乃是华夏四大家族之一,朱家年轻的一辈当中除了林昆之外,倒是有几个还算不错的年轻人,但比起林昆年纪轻轻便将东三省的地下世界攥在手中,其他人怕是 远不如。 沈霞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林昆是朱家的嫡系,又如此的有能力,将来必定要进入朱家,坐在家主的位置上。 这一方面是她这个做大姨的私心,另一方面也是对林昆能力的肯定,至少在沈霞看来,林昆哪怕现在没有掌控朱家偌大局面的能力,但只要稍加雕琢,必定是璞玉一块。 面对女儿的问题,沈老倒没所隐瞒,他对自己的儿女一向坦诚,从不会刻意的隐瞒什么,笑着点点头,“小霞,林昆将来确实要回到朱家,可爸并不希望你参与进来,你现在代表的不是沈家,而是国家 企业的总裁。” 沈霞道:“爸,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参与进来,可我是林昆的大姨,国企的总裁又怎么样,只要将来能帮上昆子,我一定会义不容辞,哪怕从现在的位置上下来,我也无怨无悔。” “大姨,我……”林昆满心感激的道。 “昆子,你不会和大姨说感激之类的话,也不要劝大姨,如果你将来回到朱家,遇到了什么阻力,可以尽管告诉大姨,大姨这些年经营企业,政商两界的关系还算是不少,只要能帮上你,大姨一定竭尽 全力。”沈霞一脸坚决的道。 林昆心中感激,点了点头,“谢谢大姨!” 晚饭,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的,沈胜男很好奇,爷爷到底和父亲、大姑、林昆说了什么。 沈家彬看出妹妹心中的疑惑,两人紧挨着坐在一起,笑着说:“胜男,你一定知道那句话吧,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沈胜男皱着眉头,道:“哥,什么意思?” 沈家彬笑着说:“你一直心中对林昆有偏见,针对他,担心他会对我产生竞争,可你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 沈胜男依旧是一脸不解,道:“什么?” 沈家彬笑着说:“当初小姑嫁的是谁,你应该知道吧,我们那时候也不小了,一家人一起去燕京皇城玩了三天,几乎不管到哪儿,都享受最特殊的优待,即便是在江南,我们也没那么特权过。” 沈胜男马上恍然,“燕京朱家!那林昆他……” 沈家彬笑着说:“你一定是被他的姓迷惑了吧,这其中的具体原委,我也不知道,但我想一定是有苦衷,小姑当初香消玉殒的时候,林昆年纪不大,也是被朱家的仇家给掳走了,这么多年重新回来,中 间发生了什么,我们暂时也无法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是朱家的人,是燕京的那个庞然大家族的嫡系孙子。” 沈胜男再次向桌子对面的林昆看去,林昆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也笑着看了过来,两人目光相碰,沈胜男突然有一阵心虚的感觉,刚要躲闪开目光,林昆笑着冲她举起了杯子。 沈胜男只要尴尬的一笑,同样举起杯子。 沈胜男不怎么喝酒,只是浅浅的抿了一口,放下杯子后,又和林昆相视一笑,然后回过头继续和沈家彬聊。 沈家彬道:“朱家的庞大,可不是我们沈家所能比的,我不了解这个表弟,但从他目前的手腕来看,绝对比朱家的那几个年轻小辈要杰出的多,而且他的身份到现在才公布,朱家的那位泰山北斗的老爷 子,一定是有心要庇护他,而他未来的安排……” 沈家彬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身为沈家年青一代的佼佼者,有的不光是从小培养的高学历,更有一颗聪明善于审时度势的脑袋。 沈胜男钦佩的看过来,笑了笑,道:“哥,你考虑问题总是比我周道。” 沈家彬笑着说:“你就别夸我了,现在你再想想看,如果你是林昆,你会对我们沈家的产业产生念头么?” 沈胜男认真的想了一下,摇摇头道:“不会,就好比一个是石头,一个是黄金。” 沈家彬笑着说:“这话听起来,确实有些自行挖苦的意思,但的确是。” 晚宴大家吃的高高兴兴,沈老爷子今天晚上也没少喝酒,上官飞儿他们几个和林昆年纪相仿的小辈,都围着林昆和楚静瑶、顾微开心的聊起来。 晚宴一直持续到很晚才结束,管家江财给林昆一行人安排了住处,林昆、楚静瑶、顾微、两个孩子住在一个小院里,八指和车玲玲、车勇三人住在一个小院里,两个小院紧邻着。 江财管家替林昆安排好住处以后,沈老爷子和沈老太也跟着过来了,两个老人家就怕自己的大外甥睡不好了,特意抱来了珍藏的玉枕头,还说是什么沈家的祖上传下来的,是元朝时候的物件,枕着能梦 见黄金万两。 沈老爷子侃侃而谈,沈老太则直接直接瞪了他一眼,说:“你一天到晚的就知道钱钱钱,钻钱眼里了。” 林昆笑着接过玉枕头,沈老又单独把林昆叫过去,小声的说:“昆子,有一个人你应该去见见。” 林昆疑惑的道:“姥爷,你说的是?” 沈老爷子一脸神秘的道:“在咱们家西厢房的一号别院,你去了知道了。” 林昆道:“姥爷,到底是谁呀?” 沈老爷子苦笑,“这个姥爷暂时不能告诉你,那老家伙脾气太古怪了,说什么也不让我告诉你他住在这儿。” 林昆笑了笑,说:“那好吧,我现在就去看看?” 沈老爷子点点头,道:“去吧,现在时间也不算太晚,那老家伙应该没睡。” 林昆心中带着疑惑,把玉枕头交给了楚静瑶,然后说了一声,便在江财的带领下,向西厢房的一号别院去了。 沈家的府邸不如朱家的大,但面积也不小,路上林昆和江财聊着天,也试着向问一下这个西厢房一号别院里住的到底是谁,这么神神秘秘的。 江财苦笑着说:“少爷,不是我不告诉你,老爷都不和你说,我也不敢和你说呀,回过头老爷怪罪下来,我……” 林昆笑着说:“江叔,你不用自责,我能理解,我们快点过去看看吧!” 江财笑着点了下头,继续在前面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