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从商天分高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从商天分高

沈从武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江湖英雄梦,再加上他沈家三少爷的身份,从小就不缺钱,所以为了满足自己的这个梦,他任性的砸钱开武馆请武师,可真并不代表他愚昧,有那么一个精明的父亲,还有两个 同样精明的哥哥,他就算再差能差到哪儿去? 武馆里的几个人,平日里沈从武敬他们一声师傅,一个个都挺洋洋自得的,能够得到沈家三公子的赏识,这就是出去跟朋友吹牛皮也有面子。 他们也一直把沈从武当一个武痴来看,总觉得沈从武的智商和情商都不行,只要是个会点武术小有名气的江湖人,他都愿意重金给请到武馆来,随便教他三两招的功夫,他就高兴极了。 殊不知,从沈从武的角度出发,人家最不差的就是钱,最大的爱好是武术,他们眼中所谓的重金,可能就是沈家三公子平时的零花钱而已。 此时,眼见沈从武一副狡黠冰冷的模样,这些师傅的眉头顿时狂跳,仿佛一个完全不认识的沈家三公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人人自危。 二话不说,这群师傅抬起了武馆里的镇馆大师傅杜山,向着外面就走去。 杜山心中不甘,嘴里头呜嗷的喊叫,可这也改变不了任何的局面,此时沈家的三公子一副面色冰冷的模样,笑眯眯的看着抬出去的杜山,隐隐间竟让人看到了一丝枭雄的气质。 或许…… 他本应该就是一代枭雄,可惜生在了富贾之家,从小心性就不够成熟,又是在温室中长大,所以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也没混出个所以然来。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骨子里不具有沈家人的精明与气魄,从小就跟在父亲的身边,见多了大场面,父亲身上的枭雄气质,他也被影响了不少。 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沈从武笑着向林昆走过来,两只手拱起来,一派江湖人士的礼仪模样,脸色有些尴尬,“大外甥,三舅之前轻视你了,没想到你身手这么了得,请受三舅一拜!” 说着,沈从武就要拜下来,这一拜不涉及到辈分关系,纯属江湖礼仪。 林昆赶紧一把将沈从武扶住,笑着说:“三舅,都是自家人,江湖规矩的这一套就算了,你可是我三舅。” 沈从武会意的一笑,左右看了看,然后凑到了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大外甥,三舅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答应不?” 林昆想了一下,同样压低着声音说:“三舅,只要是不让我教你武功,啥都成。” 沈从武脸色一变,不甘的道:“为啥?就因为我是你三舅,你就不收我为徒?” 林昆点点头,笑着说:“辈分乱了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三舅你都这个年纪了,就不要继续痴迷武术了,武术是用来强身健体正当防卫的,当然有时候可以惩恶扬善,我知道你心里有江湖英雄梦,可 英雄没必要非得用拳头解决,还可以用别的呀,比如说你用这开武馆的钱,去资助一些贫困山区的孩子读书,又比如你去资助咱们市敬老院的孤寡老人……” 沈从武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笑着点点头,道:“还别说,大外甥,你说的没错,以后我不痴迷武术了,我留着这钱多做点社会公益,也让你姥爷多省点心。” 林昆赞许的点头,冲自己的三舅竖起了大拇指,笑着低声说:“三舅,你真是一个开明的人!” 沈从武嘿嘿一笑,抹了抹他的两撇胡子,笑着说:“这么多年,你以为你三舅是真愿意败家呢,主要是你的大舅和二舅太正经了,我不败点家,这家庭氛围不够和谐。” 林昆嘴角抽搐了一下,没说话,自己这三舅的理由,也太奇葩了吧,反正他这当外甥的不好意思说,有点太厚脸皮了吧,败家还败的理直气壮了。 林昆打算下拳台,这时沈从武挠挠头,又拉了他一把,笑着说:“大外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林昆停下来,说:“三舅,你说。” 沈从武一脸期待的说:“你觉得三舅在武术方面的天赋怎么样?” 林昆张了一下嘴,刚要说,沈从武马上打断,道:“一定要说实话!” 林昆笑了笑,道:“三舅,我觉得你在做生意方面的天赋,应该更好一些。” 说完,林昆笑着下了拳台,沈从武脸上表情微微一愣,皱紧着眉头思量,嘴里头喃喃的念叨:“做生意的天赋要更好一些,这啥意思……” 念叨着,沈从武突然反应了过过来,嘿了一声笑骂道:“这小子,我哪有什么做生意的天赋,他是在便向的说我武术的天赋差呢,可……” “从武,你没事吧?” 皇甫月见沈从武在拳台上自顾自的笑着,站在拳台下一脸的担心的问。 沈从武连忙回过神,从拳台下来,道:“媳妇,放心吧,我没事,你不是一直说想开一个高端的服装城么,我这武馆以后不开了,马上就找装修公司来装修,给你开个服装城。” “啊?” 皇甫月一脸惊讶的看着沈从武,眼神里满是陌生,这还是那个和她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老公么?之前她说要开一个高端的服装城,他可是一直反对的,甚至他反对她干各种事情,只让他老老实实的坐 沈家的三少奶奶,反正也不愁吃不愁穿的。 “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前期装修的事交给我了,后期的经营你来打理。”沈从武笑着对夫人说道。 “可是……”皇甫月眉头轻蹙道。 不等皇甫月将话说完,旁边走过来的沈老爷子道:“胡扯,这高端的服装城说开就能开?这地点能行?” 沈老爷子一脸的严肃,不过眼底却是一阵的欣慰。 沈从武笑道:“爸,这你就别担心了,我这武馆离咱家的江南春饭店这么近,来咱们家饭店吃饭的那可都是有钱人,江南省的富贾名流,哪家还没有几个败家的媳妇,到时候吃完饭了,过来逛一逛,或 者来这儿逛完了,再去饭店里吃一顿饭,不正是这些上流社会的贵妇喜欢干的事么?” 沈老爷子的眼底闪过一抹满意,可脸上的表情还是严肃,道:“你只是这么想的?” 沈从武笑着说:“还可以捆绑营销啊,来我们这儿消费到一定金额的顾客,可以享受江南春饭店的一些特权,比如提前订位,菜品打折等等,有钱人差的不是钱,而是面子,咱们江南春饭店的座位可是 最难订的,享有订座的优先权,这个诱惑力可不小呢。” 沈老爷子终于满意的笑起来了,捋了捋胡子,道:“好,说的不错,就然你这么胸有成竹,那我就把江南春饭店以后的经营权交给你,你和月儿一起经营,你要是敢把饭店的招牌给我干砸了,以后没零 花钱了!” 沈从武马上面露尴尬,压低着声音道:“爸,我都五十岁的人了,你能不能别像对小孩子一样对我,还零花钱呢。” 沈老眉毛一挑道:“你觉得你长大了么?” “我……” 沈从武一副无言以对的模样,也不和老父亲争执了,回过头冲旁边不远的林昆笑着道:“大外甥,你果然有眼力啊,一下子就看出了三舅的从商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