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针锋相对(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二十三章:针锋相对(1)

第二百二十三章:针锋相对(1) “求我?”秦雪疑惑的看着楚相国,堂堂天楚集团的董事长,在别人眼里一向是高高在上的他,此时竟然开口说要求自己,秦雪实在是不解。 “小雪,我也不绕弯子了,这么多年我也是一直把你当亲闺女看待,这你也能感觉的到。”楚相国停顿了一下,要开口的话似乎难以启齿。 秦雪微笑着说:“楚叔叔,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吧,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楚相国还是有些为难的说:“我能感觉的到静瑶喜欢林昆,我希望……希望你……” 秦雪笑着替他说完道:“你希望我能和林昆保持距离,不让我和静瑶争?” “小雪,对不起,原谅叔叔的自私。”楚相国说:“为了照顾你和你妈妈,我从小就没怎么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我希望你能理解楚叔叔一下。” 秦雪笑了起来,说:“楚叔叔,你真的多心了,我和林昆只是聊的来的朋友,你担心的那种事不会发生的,而且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林昆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外面如果真的有女人,那就得看静瑶的本事了,我可以保证的是,我秦雪绝对不会和静瑶争这个男人的。” 楚相国满脸的尴尬,部队里经历过那么多的生死,现在又在商场里打磨了那么多年,他早已经不会轻易的暴露情绪了,但此时此刻的他确确实实将自己内心的情绪都暴露了出来,因为面对的是秦雪,也因为说的事情和楚静瑶有关。 “小雪,你跟叔叔说实话,你心里是不是生叔叔的气,叔叔知道这件事叔叔做的不对,希望你能体谅叔叔好么?”楚相国歉意的看着秦雪说。 “楚叔叔,你真不用多想,当初我爸冒死救了你,你任劳任怨的照顾了我们母子这么多年,也算是还了我爸的恩情,你真的不用太自责。” “小雪,你真的这么想?” “楚叔叔,从小到大,小雪什么时候撒过谎?” “小雪,谢谢你。”楚相国感激的噙满了泪水,他堂堂天楚集团的董事长,何时曾暴露过这么一面。 林昆开着车往别墅区返,昨天晚上没怎么睡着,这会儿突然觉得好困,琢磨着回到家之后再到地窖里拿出一两瓶红酒灌进肚子里,然后一觉睡到下午去接儿子,车子开到海辰别墅区的大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前面一辆保时捷的轿跑车横着拦在门口,那是一辆酒红色的轿跑车,不偏不倚的正好拦在了大门口的正中央,挡着来回的车辆无法通过。 好在现在是白天,除了林昆的车子之外,没有其他的车子被拦住,这要是放在晚上下班的时候,这辆车这么停势必会引起公愤,这海辰别墅区里住的都是有钱人,真要惹起了公愤,管它多少钱的车子,都能给砸了。 林昆从车上跳了下来,冲着这辆保时捷的轿跑就喊道:“喂,什么情况?” 不等保时捷里的人出来答话,小区的保安领着小区的物业经理就走了过来,来到车前就开始沟通劝解。保时捷的车窗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张对于林昆来说熟悉的脸,这脸上吐着一层精致的妆,看起来算不上淡妆也算不上浓妆,但从那眼角、唇角、鼻尖上的细致纹理来看,化这么一个妆确实花了不少的功夫。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天林昆刚见过的周晓雅的表姐汤丽,汤丽摇下车窗探出头,先是冲年轻的物业经理抛了个媚眼,这物业经理马上被电的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要说这汤丽长的是不错,要不也不能当小三,只是她的漂亮和秦雪、沈曼、楚静瑶都不一样,显得十分的媚俗。 林昆一看到汤丽,本能的反应就是装作没看见掉头就跑,他实在不愿意搭理这个没良心的女人,能为了钱而抛弃丈夫和孩子的女人,在林昆的眼里一文不值,甚至说看到这样的女人他会由心的感觉到恶心。 只是还不等他掉头就跑,汤丽那狐媚发骚的声音就已经传来了,冲着他遥遥的喊道:“林昆,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和晓雅等你半天了都。” 林昆极不情愿的咧嘴笑了一下,道:“等我?等我也不至于把车横在我们小区的门口吧,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会被人说没素质的。” 汤丽笑着说:“你就少和我说这些了,我知道我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不在乎,重点是我妹妹她想要见你又不敢给你打电话,我就硬把她带来了。” “哦?”林昆言不由衷的笑着说:“丽姐,那可真劳你费心了,我和晓雅多少年以前就分手了,这事你是知道的,现在我有老婆有孩子的,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毕竟都在长大,那些事就让它被时间冲淡吧。” “林昆,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当时你和我表妹可是好的不得了的,我表妹还把第一次给你了,你作为男人得负责啊,不能有了钱就变坏啊。”汤丽伶牙俐齿颠倒黑白的说道,被他这么一说,林昆成了始乱终弃令人唾弃的陈世美了,只有陈世美才能干出这么令人戳脊梁骨的事来。 大门口的两个保安和那个年轻的物业经理闻声全都向林昆看了过来,目光里充满了声讨的味道,并且由心的放射出一阵鄙夷的目光来。 林昆这可是真的有理说不清了,这个汤丽还真是不简单,此时林昆似乎更明白她为什么把车横着拦在小区的大门口了,这女人肯定是想吸引更多的小区的人,到时候好给他使出这么阴狠的一招来,让小区里所有的人都认定他林昆是个嫌贫爱富的陈世美,把这么大的一个屎盆子扣他头上。 林昆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是暗骂一句:“md,这女人还真特么的够歹毒!她随便的一句话,马上就改变了事实,把自己给变成陈世美了!” 林昆也不打算再和汤丽多辩解,只是淡淡的说一句道:“丽姐,做人要说实话,尤其你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说假话假就不觉得牙疼么?” 这汤丽脸皮也是够厚,一副很认真的表情道:“我说假话?我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有什么必要说假话,小林啊,做男人得有担当,做了事得敢承认啊!” 林昆直接在心里骂了句:“去你大爷的!”嘴上却依旧是笑着说:“行了丽姐,真真假假也就那么回事吧,今天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汤丽道:“我不都说了么,是晓雅想你又不敢给你打电话,我就把她给带过来了。”转过头对副驾驶的位置说道:“妹妹,你别傻愣在这啊。” 周晓雅推开车门下来,看了林昆一眼然后微微的低下头,声音讷讷的道:“昆哥,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但你能不能给我次机会,我们重新……” 不等她说完,林昆马上打断道:“晓雅,你说什么呢,我现在已经是有家有口的人了,我老婆你也是见过的,我儿子你也见过的,我们不可能的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得往前看,当初的决定是你做的,但我知道那不一定是你的本来意思,有些时候我还是希望你能成熟点,能够独立的思考一下问题,毕竟以后的人生要靠你自己走完。” 汤丽在一旁脸色马上挂不住了,冷笑了一声冲林昆质疑道:“小林,你这华丽的意思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说我呢,你的意思是我教坏了晓雅?” 林昆笑着说:“我可没那么说,不过晓雅曾经确实是一个好女孩,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何变的突然势力起来,否则的话我们恐怕已经生了好几个孩子了。”这话是半开着玩笑说的,听在汤丽的耳朵里却像是被针扎一样难受,当初要不是她给周晓雅洗脑,让她和林昆分手,现在两人肯定是在一起的,但具体能过上什么日子就不好说了,按照当初林昆的规划,现在应该还生活在那个僻壤的小山村里,守着两亩薄田看收成。 汤丽忍不住的爆发道:“林昆,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要不是当初我劝晓雅和你分手,你现在还真就不一定有今天的成就,你只能是一个住在乡下靠收成的穷小子,你不说感谢我就算了,还冷言冷语的讥讽我!” 汤丽这么一爆发,好嘛,马上就把事情的真相暴露出来了,门口的两个保安和那个年轻的物业经理全都向她头来了鄙夷的目光。一个女人在男人的眼里再美,一旦和势力沾上了边,正常的男人都会对其嗤之以鼻。 “呵呵,要是非要这么说的话,那我真应该谢谢丽姐你了,丽姐你下次说话的时候注意点,小心话说的太过分了,一不小心闪了舌根子。” “林昆,你……”汤丽气节。 林昆不再搭理汤丽,转过头对周晓雅道:“晓雅,我们做朋友还行,但不可能回到以前了,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过上踏实的生活,这世界上不一定有钱就好的,有钱有有钱的烦恼,没钱有没钱的烦恼,我们何必让自己活的那么累呢,不如就顺其自然放开心扉,或许一切就会好了。” “昆哥……”周晓雅低着头,泪水恍然间簌簌落下,抬起头再看向林昆,却已是哭的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