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太偏心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太偏心

沈从文,在江南省的政界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如今已经是江南省警厅的厅长,副省级的高干,在整个江南省的权利中心前五的存在。 沈家传承百年,到了沈老这一代,沈老一个人将家族的权力牢牢抓在了手中,这并不是沈老的功利心强,而是在沈老这一辈的时候,家族兄弟之间明争暗斗,沈家险些分崩离析。 所以,沈老对三个儿子的培养方式,是尽量让他们只有一个人把持家族产业大权,另外的两个儿子从政亦或者是做一些其他的,不要搀和进家族产业中来。 沈从文早年的时候从军,按照沈老本来的想法,是想让这个心智成熟稳健,又极有手腕的大儿子来把持身家,可没想到沈从文的心思却不在家族的生意上,而是投身到了官场。 沈从文在官场上可谓是一路高歌,这些年政绩没少干,提拔的速度很快,今年刚刚五十五岁,下一届领导班子再换届,极有可能再往前走一步。 沈从文看着林昆,脸上带着笑容,眉头却是微微的一皱,之前他就对自己这个还未见过面的外甥有过耳闻,知道林昆是漠北军区的王牌特种兵,可这一见面凭借他老练的目光打量,竟丝毫没从他的身上 感受出军人的气氛,倒是江湖的气息很浓。 沈从文眉头轻皱,心中不禁有些断定,自己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外甥,恐怕是离开了部队以后,被社会江湖给侵蚀了军人的傲骨,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不过看到林昆带来的一群人,各个都不是普通的江湖人,沈从文的心里到是有了一丝安慰,他虽然在警厅工作,但脑筋并不传统死板,如今是法治社会,华夏的江湖道上也并非每个头目都是坏人,林昆 既然能驾驭得了这么多道上的大佬,那说明他在江湖都上的地位绝对不低。 更何况,他还听说过,林昆已经是东三省地下世界的第一人,放眼整个华夏,就属北方的民风彪悍,能在民风彪悍之地称王,这地位绝对非同一般。 “你好,我是沈从文。”沈从文冲林昆笑道。 “大舅,你好!”林昆礼貌的回道。 沈从文笑着说:“第一次见面,大舅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你舅妈给你准备了一个红包,不要嫌薄。” 说着,沈从文身旁的一个美妇站了起来,这美妇名叫徐萍,是沈从文的结发妻子,相貌虽然普通了些,但身上的那种大家贵妇的气息很浓。 徐萍将一个厚厚的红包,递到了林昆面前,笑着说:“林昆,拿着。” 林昆也没客气,马上双手接过来,笑着说:“谢谢大舅妈!” 徐萍笑着说:“不用客气,都是一家人,以后有时间到家里来玩。” 林昆笑着说:“一定。” 沈老太在一旁笑道:“小昆,你大舅妈的厨艺可是极好的,要是有机会,尝尝你舅妈做的菜,你可就有口服了。” 徐萍笑着说:“妈,你就别夸我了,我做的再好吃,能有这江南春里的一品大厨做的好吃?” 沈老太笑道:“谁说的,在我的心里头,还是大儿媳妇的菜最好吃。” 沈老太看着徐萍,脸上就满是喜欢,话语间也丝毫的不加掩饰,可见她对自己的大儿媳妇可是百分百的满意。 沈老看了一眼沈从文和徐萍旁边空着的座位问道:“家彬怎么还没有来?” 沈从文和徐萍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今天的这次家宴,老爷子可是放话了,所有家中的直系不管是长辈还是小辈,都必须要出席,不能迟到。 老爷子已经很少发号这种严格的施令了,足见他对林昆这个外孙的重视,作为舅舅、舅母一辈,沈从文和徐萍以及其他的两个舅舅、舅母,心中多少有些异议,林昆虽然是已故小妹失散多年的亲儿子, 他们的亲外甥,可老爷子这阵仗有些大了。 沈家不同于寻常的百姓家,即便寻常的百姓家,平时家里人也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沈家彬是沈从文和徐萍的独子,目前家中小辈里最杰出的一员,在家族的一家上市公司担任总裁,公司的利润正连年 增长。 本来,在小辈里面,沈家彬是很受沈老爷子喜欢的,将来也是往家族继承者的位置上培养,可此时老爷子脸上的表情严肃还带着一丝责备,这让沈从文和徐萍夫妇觉得,老爷子未免有太过偏爱林昆这个 外孙了。 沈老在沈家,那就是绝对的权威,心中就算有怨言,作为儿子和儿媳也从来不敢反驳,徐萍马上笑着说:“爸,家彬公司临时有事,正在召开一个紧急会议,会议开完马上就回来。” 沈老爷子却是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公司里能有什么大事,就算是天大的事,也不该耽误来和他表弟见面!” 说着,老爷子看向了自己的大儿子,“从文,我不是让你和家彬说了么,不管什么事都不能迟到,你是把我这老头子的话当耳边风了?” 沈从文在外界的官场位高权重,受人敬仰,可在自己的老父亲面前,却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道:“爸,您别生气,这事是我没有传达清楚,我在这向你检讨,我这就给家彬打个电话,让他不管在开 什么会,马上都放下手上的工作,赶过来。” 沈老爷子这才点点头,道:“一个普通的上市公司,一个是亲表弟,咱们沈家不差一个上市公司,但对于家彬来说,林昆这个亲表弟,可比他现在做的工作要有意义的多,这是亲情!” 徐萍心中暗暗嘀咕,这老爷子也太偏心了,可脸上却是陪着笑脸连连称是。 沈老太在一旁用胳膊戳了一下沈老爷子,道:“老家伙,差不多得了,孙子是亲的,外孙也是亲的,你是好心想让孩子们早点相见,可你这么犟,万一让这两个还没见面的表兄弟心里产生点不愉快,值 得么?” “我……” 沈老爷子暴脾气,和在自己的老板面前,却是一副好脾气,天下间一物降一物,老头马上笑了笑说:“对,老婆子你说的有道理。” 沈老太看向沈从文和徐萍,道:“从文啊,该给家彬打电话,打个电话,表兄弟第一次见面,就是天大的事也不应该耽搁了,咱们沈家不差一个上市公司,亲兄弟比公司重要。” 沈从文和徐萍心里头刚刚觉得还是母亲比较明事理,结果一听沈老太这话,这不是和自家老爷子刚才说的一个样么,照样是在偏向外孙啊。 沈从文和徐萍互相看了一样,脸上苦笑,两人还不得不答应,“知道了,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