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往事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二十二章:往事

第二百二十二章:往事 林昆以正常的速度开着老捷达,看他不急不慢的模样,似乎更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这货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叼着烟卷,还放了一张老cd。 秦雪在旁边表情淡定,可心里头着急,她说让林昆先适应一下路况,刚才上山的时候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再往下跑怎么也得拿出点态度啊,就这样不急不慢的,要真到了比赛的那一天,那还不输定了啊。 秦雪倒不是在乎她投入的钱,而是她内心的那份期望,她总觉得林昆与众不同,总能干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来,这种期盼说不出具体什么感觉,但她就是执拗的希望身旁的这个男人能干出令她钦佩的事情来。 老捷达好不容易的挪到了南山脚下,秦雪看了一眼时间,足足跑了二十多分钟,按耐住心中的焦急,她语气平静的冲林昆问道:“有什么感觉。” 林昆咧嘴一笑,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道:“风景不错,以后得常来溜溜。” 秦雪喉咙一咸,差点气的一口热血喷洒出来,心里头忍不住的咆哮起来:“本姑娘是带你来熟悉路况,让你提前进入状态的好不好,你却成了来看风景了,你你你你你……你对得起本姑娘的一片苦心么!” 林昆继续呲牙笑道:“你刚才说那个金什么最快的记录是多少来着?” 秦雪稍稍感到宽慰,身旁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总算还有点正心眼,道:“十分二十秒。” “我靠!”林昆故意拿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态度,“什么玩意儿,这路能跑出十分二十秒,这也太变态了吧,就刚才那九连弯,都快把我的心脏吓的骤停了。” 秦雪白了他一眼,知道这厮是故意在夸张,就他刚才那一副气定神闲赏花看景的表情,说心脏快被吓的骤停了,智商为零的人才信他呢。 “你就别装了。”秦雪白了林昆一眼,道:“说点正经的,这路你有什么感想。” 林昆笑着琢磨了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感想,不就是一条路么,到时候我快点开就行了,不过十分二十秒这个成绩确实很令人惊讶,我得好好的努力才行,要是得不到第一,就对不起你秦大美女的栽培了不是。” 秦雪继续白他一眼,道:“你就少跟我臭贫了,我希望到时候你别让我失望,投入多少钱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能不能达到我的期望。” 这句话一说完,秦雪的脸颊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这句话实在是有暧昧的嫌疑。 林昆也觉察出了其中的暧昧,故意开起玩笑道:“我要是达到了秦大美女的期望,那可不可以……”眼神忽然间变的猥琐起来,一看就是没想什么好事。 秦雪干脆不搭理他,直接说了句:“送我回公司。” 天楚集团的办公大楼矗立在中港市的中央,这里每年为市政府创造的gdp可以说是一个惊天的数字,毫不夸张的说,中港市每年至少有五分之一的gdp是来自天楚集团,来自眼前这栋气势恢弘的办公大楼。 放眼全国各地,暗中想要拉结天楚集团的城市不计其数,但以楚相国为首脑的天楚集团却始终坚定的留在中港市,对外楚相国总说他喜欢中港市的这片海,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为了一份守候。 秦雪踩着高跟鞋回到了办公室,还不等坐下来桌上的电话就响了,秦雪低下头看了一眼号码,是来自这栋大楼最高首脑的董事长办公室的,换言之是楚相国在找他。 秦雪职业性的拿起电话,脸上挂上一层职业性的微笑,这是作为董事长秘书的基本礼仪,不管做什么事情,哪怕只是接听一个见不到面的电话,也要是面带微笑的,因为人在微笑的时候说话总会令对方愉悦。 “小雪,来一趟我的办公室。”电话里楚相国的声音有些刻板,这是少有的情况,平时他无论对谁都是笑脸相迎的,尽管骨子里他是一个极其严肃的人,但他总习惯把微笑留给别人,把严肃放在做事情上。 “好的董事长。”秦雪笑着回应,心里却有些琢磨不透,按说能让楚相国语气变的严肃的事情不多,难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或者说什么困难? 秦雪不自觉的摇头笑了笑,遇到困难?怎么可能,堂堂天楚集团的董事长,别说是在这座城市里,就是放眼整个东北,能让他楚相国觉得为难的事也不多。 秦雪职业性的抱着笔记本和笔走进楚相国的办公室,楚相国正站在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秦雪面带微笑礼貌的说道:“董事长,我来了。” 楚相国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说严肃不严肃,但绝对不像平时那么和煦,他的手里夹着半截雪茄,上等烟丝燃烧的香气将整间办公室弥漫的令人沉醉,有时甚至会忍不住的去吸两口。 “坐吧。”楚相国指了一下旁边的沙发,那是一套新买的红木沙发,具体的质地说不好,反正是价格不菲,一套沙发的钱都够买一套海景房了。 秦雪坐到了沙发上,职业性的侧起双腿叠在一起,她穿着一条职业的黑色窄裙,上半身白色的衬衫,鼻梁上架着一个玳瑁的翡翠境镜框,气势高贵而又典雅,同时又是那么的知性冷艳,看上去说不出的迷人。 “董事长,你叫我来有什么事?”秦雪微笑道,这么一笑更加的醉人了,就好像是天上无意间降落的仙子一样,她一脸淡妆素颜的模样,比电视里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女明星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身为天楚集团的董事长,手里握着天楚集团绝对的话语权,除却天楚集团的最大股东是楚静瑶之外,可以说整个天楚集团都是他楚相国一个人的,身边有这么一位年轻漂亮的女秘书,正常人肯定会联想到他和秦雪的关系不一般,但事实上两人确实清白的很。 “其实也没有别的事情,只是想和谈谈。”顿了一下,楚相国也坐到了沙发上,坐在秦雪的对面,吸了一口烟接着说:“谈私事不谈工作。” “哦?这可不像楚叔叔的风格。”秦雪也马上改变了口风,笑着说:“不知道楚叔叔想谈什么私事,侄女我悉听尊便。” 楚相国脸上带着微笑,却突然叹了口气,说:“小雪,你真的很像你父亲。” 秦雪的脸色马上一变,说:“他是一个不负责的男人,我妈妈刚怀了我,他就毫不犹豫的去了战场,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和我妈妈。” 楚相国说:“小雪,你不能这么说你爸爸,他是一个优秀的军人,是一个负责的队长,是我们中国人民解放的军的骄傲,你应该为他感到荣耀。” “荣耀?”秦雪冷的一笑:“楚叔叔,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都负不了责,还有什么值得让人觉得荣耀的地方,这种人简直就是自私到了极点,我妈当初也真是看错了人,选了那么一个男人。” 楚相国一脸的无奈,可又无从说起,顿了一会只好说道:“小雪,其实有件事你一直也不知道,今天我准备告诉你,希望你能原谅你爸爸。” 秦雪看着楚相国,等待着答案。 “你爸爸当初是为了救我牺牲的,要不是他用心脏挡住了那枚子弹,现在我早就被埋在黄土里了,更不可能有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说话。”楚相国哀伤的道。 秦雪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紧接着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情感冷冰冰的道:“那又怎么样,他当初还是毫不犹豫的就抛弃了我和我妈妈,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楚相国道:“其实,他一直都很挂念你们,知道你出生的那天晚上,他请我们全队的人喝酒,他喝的酩酊大醉,他握着我的手不放对我说:相国,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想回到老婆和孩子的身边么,我真的是太想了,我当爸爸了,从今往后我就是有女儿的人了,我要看着她快乐的成长,要让她在一片安宁的环境中长大,所以我一定要先消灭敌人,让那些想要破坏我们国家的人统统的受到惩罚,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安稳,我们的孩子才能在一片安静宁和的环境中快快乐乐的长大。” 秦雪不说话,父亲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张照片,一张镶嵌在相框里的老照片,一张刻在墓碑上的黑白照片,抚摸上去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楚相国深深的吸了一口,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告诉你和你母亲真相,我是怕一旦你们知道了你爸爸是为了救我而死,是我害死了他,你们会恨我,会不用我照顾,那样我就无法兑现他的临终遗言了,也对不住我自己的良心了……小雪,今天我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希望你不要恨我。另外,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希望你能答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