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换套衣服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换套衣服

林昆只觉得后背一凉,脸上却是丝毫的慌张之色也没有,反倒是嘴角淡然的一笑,抬起手随意的向后一抓。 铿! 一声强劲有力的撞击声响,林昆微笑着回过头,车玲玲脸上的表情却是一惊,紧接着两条黛眉蹙成一团,一副冰冷的模样等着林昆喝斥道:“姓林的,你赶快给我松手!” 林昆的大手,正握着车玲玲横扫过来的脚踝,车玲玲现在完全是一条腿高高的抬起,另一条腿金鸡独立。 她绝对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的这一记鞭腿练的已经是炉火纯青了,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角度,几乎可以说是都到了完美的地步。 可就是这一记让她充满强大自信,能一脚把林昆给扫一个趔趄的一脚,居然被这个家伙轻描淡写的就给抓住了,就仿佛是小时候玩丢沙包的游戏,轻松的张手抓住飞过来的沙包一样。 林昆咧嘴一笑,并没有松开车玲玲的脚踝,反倒是低下头一副欣赏的模样,看着她白皙光洁的大美腿,边看还摸着下巴一副肯定的模样点点头,道:“嗯,这腿的确不错……” “你个流氓!” 车玲玲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一瞬间就仿佛要滴出水一样,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汩汩的杀气翻滚着。 林昆抬起头,却是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着她,“车大小姐,咱做人可要讲道理的,你刚才喊着让我看腿,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凭啥骂我是流氓?” 说着,目光轻描淡写的往车玲玲的大腿根处看了一眼,道:“你应该穿一条蕾丝的t裤,这样看起来和你的身材相称,穿的这么卡通的平角裤,哎……这是没成年的女娃娃的品味嘛。” “你……” 车玲玲本来就羞红的脸,顿时更是红的无法形容了,贝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她穿着窄裙,又是现在的这个姿势,裙底的风景肯定是被看的…… 想到这儿,她的一颗心里更是杀气腾腾,脚上猛的一用力,想要拽回来,结果林昆的那只大手,却像是大钳一样死死的将她的脚踝箍住,于是她张开了一只嫩白的小手化作拳头,奔着林昆的鼻子就砸了 过去。 两人的距离很近,她的拳速又是极快,几乎眨眼间就要砸中林昆的鼻梁。 林昆脸上依旧丝毫的慌张也没有,只是稍稍的歪过头,就将这一拳躲过,车玲玲紧跟着又抡起秀拳,想要再次砸过来,林昆手上一松,直接一步跳开。 车玲玲身体猛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林昆,你个流氓!”车玲玲咬牙切齿,又羞又恨,真恨不得立马把这个家伙给千刀万剐才要解气。 林昆却是一副生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哈哈笑道:“车大小姐,你要是不怕吃亏,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这大早上的我也没啥好锻炼身体的,要不就陪你在这打打太极?” 一听这话,车玲玲心中自知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本来以为哥哥只是一时大意,所以才会轻易的败给他,可刚才自己的那一脚被他轻松的接住,证明这个家伙真的深不可测。 再一想到刚才自己莽撞出手,结果害的自己在这个家伙面前春光乍泄,自己要是再冲上去,恐怕还是会同样的结果,于是只要咬牙忍住了。 “哼,姓林的,我们走着瞧!”车玲玲不甘的丢下一句话,踩着高跟鞋离开。 林昆望着她的背影笑道:“车大小姐,下次再想找我切磋,最好换身衣服,我不喜欢卡通版的,蕾丝版的倒是不错。” 车玲玲的身体顿时猛的一晃,心底一口怒气涌上来,差一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最终也只能暗暗的咬了咬呀,赶紧加快了脚步,赶紧离开这儿。 林昆吹着口哨回到了别墅,路过八指的别墅大门口,八指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吃早餐,边吃边打着手机游戏。 “老八,一会儿吃完了来我这儿一趟。”林昆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 “好,我知道了!”八指低头继续玩。 林昆回到别墅,推开别墅的大门,楚静瑶和顾微正在往桌上摆早餐,早餐是庄园的工作人员送过来的,很丰盛,光是主食就有六七样。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八指敲了敲门推门进来。 林昆擦了擦嘴,他也吃的差不多了,站起来对八指说:“老八,一会儿给车国海打个电话,让他派车来接我们,我要再去和车老见一面。” 八指笑着说:“怎么,决定了?” 林昆笑着说:“反正也只是顺带着的事情,就把这个人情送给他了。” 八指道:“好,我这就给车国海打电话。” 加长的林肯车,很快就开进了庄园,林昆一行人上了车,直接向车老家出发。 这一次,车老和林昆单独到楼上的书房里谈,按照楚静瑶和顾微以及八指的预测,最多也就十分钟谈完,结果却是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才下来。 下来的时候,林昆和车老的脸上都带着笑容,车老整个人的精气神,也比初次见的时候强了不少,仿佛年轻好几岁。 接下来,林昆便带着楚静瑶、顾微以及两个孩子,开始在哈市游玩了。 送走了林昆之后,车国海连忙回到父亲的身边,恭敬的问:“父亲,你和林昆到底说了什么,你们怎么……” 车老笑着说:“他答应了,为父多年的心愿,终于可以放下了。” 车国海眉头却是皱了起来,道:“父亲,如果他真的成功了,替大哥报仇,那我们车家真的要臣服于他?” 车老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笑着叹了口气,道:“国海,人活这一辈子,贵在要对自己有一个深刻的认识,这偌大的黑河省,江湖上人才辈出,我撒手人间以后,你能扛的住车家的这面大旗?” 车国海低下头,似乎有些不服气,但又无力反驳,道:“父亲,儿子是没这个能力,可阿勇和玲玲他们……” 车老笑着摇头,道:“你怎么还没明白,即便是我们车家不低头,这条过江龙也会强行的把我们的脑袋摁下来,与其那样,倒不如像现在这样主动交好,面子上也好看,而且他能帮我们车家报仇,那就 是对我们车家最大的恩泽,为人要懂得感恩。” 车国海还想要说什么,车老打断他说:“你记住,东三省的天下,肯定会是林昆的,你如果不愿意臣服,那我们车家未来的日子也就可见了。” 车国海握紧了拳头,他并不是一个莽撞之人,前有辽疆省为例,后有吉森省,哪一个省的江湖上不是枭雄并出,最终不都落得一个不得善终的下场,他肯定林昆的实力,只是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要臣服于人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