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章:他的好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他的好

车勇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很精彩,有震惊,有不解,有疑惑,也有不甘…… 他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林昆,口中呢喃道:“这,这怎么可能!?” 林昆嘴角淡然的一笑,“这还不算什么呢。”话音未等落罢,整个人突然沉肩向前,同时抓住车勇的手猛的向前一拉,车勇整个人顿时失去了中心,向前就趔趄了过来。 “林小友,不要!” 坐在餐厅里的车老,猛的站了起来,大声的冲林昆喊道,“手下留情啊!” 车国海的脸色也是大变,在他们看来,林昆这么沉肩往前一撞,至少要将车勇的肋骨撞断,这都是轻的,重的话恐怕一下子就将车勇撞的吐血,甚至整个人也要半废了。 车勇可是车家年轻一代里唯一的男丁,这么一个好苗子如果就这么废了,那么车家未来的压力只能落在车玲玲的身上,车玲玲毕竟是女儿身,将来是要嫁人的,那么车家的未来…… 车老和车国海这父子俩的脸上同时紧张了起来,定力稍差的车国海,更是冷汗直接从脑门上渗了出来。 八指捏起面前盘子里的一粒儿花生米,脸上一副轻松的表情,花生米往半空中一抛,稳稳的落尽了嘴里。 “啊……” 车勇脸上的表情也是大骇,他有心想要躲闪或者趁机发起攻击,已经来不及了,林昆手上的强大力道,让他感觉一阵的后怕,他的力量在林昆的面前,竟仿佛泥牛入海般渺小。 眼看着自己的胸口就要撞在林昆的肩膀上,车勇暗暗的一咬牙,已经做好了胸骨被撞碎的准备,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只大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胸前,他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一堵墙顶上,然后整个人 突然随之被向上以擎,一下子就双脚离地起来。 不等车勇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林昆给举在了半空,他浑身上下的所有力道,这时没有了着力点,都使不出一丝力道来。 林昆猛的将车勇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抛,顿时就听呼通的一声闷响,车勇直接将那名贵的真皮沙发给撞翻了,他整个人直接滚落在了地上,被沙发给压在了下面。 客厅里站着的佣人,见此情景尖叫了起来。 林昆拍了拍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车老和车国海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了,八指的一粒儿花生米刚刚吞下。 “勇……勇子!”车国海连忙回过神,向着客厅里就跑了过去,来到被撞翻的沙发前,这时车勇费力的将沙发掀开,从沙发下艰难的爬了出来。 车国海赶紧上前扶起,道:“勇子,你没事吧?” 车勇脸色难看的低着头说:“爸,我没事。”旋即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拱起了双手,说:“林先生,我……服了!” 林昆笑着说:“身手不错,不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力量足了,还是要更快一点,任何花哨的招式,那只是对付普通人有用,真正到了高手的境界,拼的就是力量和速度。” 车勇再次的拱起双手,道:“多谢林先生指点,我……记下了!” 林昆走过来,拍了拍车勇的肩膀,道:“只是切磋,不用这么认真。” 车勇低着头说:“刚才林先生已经是手下留情,否则的话我恐怕已经废了。” 林昆笑着说:“说好的点到即止。” 林昆回到了餐桌旁,车勇和车国海也回来了,车老马上拱起手感激的对林昆说:“林小友,多谢你的手下留情!” 林昆笑着说:“车老,你太客气了。” 一旁的八指擦了把嘴,笑着说:“车老,刚才你说的那瓶酒,算数不?” 车老笑着说:“算数,必须算数,我说的是六招,这位小友说的是三招,我愿意再多输一瓶二十年的私藏。” 八指哈哈笑道:“那最好了,车老你既然有这么多的存货,那找个机会,我可要再多和你打赌几次。” 车老闻言也是哈哈一笑,车国海也笑了起来,看向林昆的目光里满是感激。 …… 小区的院子里,假山流水,造景别致,车玲玲带着楚静瑶、顾微以及两个孩子在院子里转。 车玲玲沉默寡言,倒是不怎么人情,两个孩子感觉不出大人的情绪,倒是玩的挺开心。 楚静瑶先打开了话头,笑着说:“车姑娘,你的年纪也就刚刚二十出头吧?” 车玲玲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说:“二十一岁。” 楚静瑶笑着说:“二十一岁能有如此的气质,实在是难得了。” 车玲玲笑了笑,“谢谢林夫人夸奖。”说完,目光又向顾微看了一眼。 楚静瑶笑着说:“我能感觉的出,你对林昆很没有好感,你哥哥也是一样。” 车玲玲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倒是好不掩饰,道:“他的名声很响亮,但我觉得一切都不是传说中那样,他只是运气好,或者有什么高深的后台背景罢了,而且你们俩……” 车玲玲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却也表明了意思,楚静瑶和顾微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为何要一起待在一个男人的身边,这是作为女人的她所不能理解的,难道是看上了他的钱和势? 楚静瑶笑着说:“你对林昆又非议这很正常,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觉得这个男人不怎么样,顾微,你也是吧?” 楚静瑶笑着看向顾微,顾微笑了笑说:“第一次,我只觉得这家伙是一个小痞子,而且还是那种特能得瑟的。” 想起第一次见林昆,顾微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一副很幸福的表情。 车玲玲皱着眉头仍是不解,小声的说了一句,“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楚静瑶听到了车玲玲的话,脸上并不在意,笑着说:“车姑娘,你觉得一个男人,能够统一两省的地下世界凭的是运气和背景,不值得钦佩,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车玲玲道:“你说。” 楚静瑶笑着说:“放眼整个东三省,有实力有背景的人不在少数,可最终能统一两省地下世界,乃至整个东三省地下世界的男人有几个?” “这……” 车玲玲一下子被问住了,旋即不服气的说:“黑河省才不会屈服呢!” 楚静瑶又笑着说:“你自认为和你爷爷车老比起来,心胸和谋略如何?” 车玲玲想了一下,道:“我爷爷年岁大了,没有往日的沙场戾气,他一心只想报仇,所以这次才会委屈自己。” 楚静瑶笑着摇摇头,道:“车老绝对是目光高远之人,上次的那枚人参,我想应该是他压箱底的收藏,这世界上很少会有永远的朋友,但会有永远的利益,你对林昆可以有偏见,但那也只是现在的,以 后慢慢相处下去,你就会明白这一切了。” 车玲玲倔强的还想要说什么,这时别墅的方向,车勇从大门口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