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车家往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车家往事

车老一副忠恳客气的模样,林昆笑着说:“车老,有什么话尽管说。” 车老略有牵强的笑了笑,说:“这件事说来是我的私事,也是埋在我心底这么多年的一根刺,我这辈子怕是没能力去完结了,所以我就想……” 话音稍稍一顿,车老脸上的表情哀伤起来,叹了口气道:“我本来是有两个儿子的,国海之上还有一个哥哥国云,国云的性格以及胸襟都要比国海开阔,在武学上也是深有造诣,本来是我这一生最大的 希望……” 车老一开口,餐厅里便安静了下来,车国海的脸上也跟着浮现出一抹哀伤,车勇和车玲玲则一副虚心听教的模样。 车勇和车玲玲两兄妹,都知道自己曾经有一个大伯,年纪轻轻便是黑河省年轻一辈的武道界第一人,被誉为是下一个震慑黑河省的第一人。 不过可惜,大伯遭到外省的一个仇家暗算,在一个大雨瓢泼的晚上被打死了。 据说大伯死的时候很惨,身上现实被淬有麻醉毒药的飞刀扎中,然后身上的骨头被打的根根碎裂,最后还挖出了眼睛,剁下了双手双脚…… 当时已经是黑河省江湖泰山北斗的爷爷,接到警方的通知见到大伯尸体的时候,整个人当场就晕死了过去,回到家办理大伯的丧尸,整个人更是一夜间白了头,苍老了十几岁。 爸爸也经常和他们说起,如果大伯活到现在,黑河省的地下世界必定是另一番景象,这江湖还是他们车家的。 对于这个自己没什么印象的大伯,车勇和车玲玲的了解,仅限传说和家里珍藏的一些老照片,大伯不光胸襟气魄像爷爷,其长的更像爷爷。 林昆从车老的话语中感受到了悲伤,车老脸上的皱纹微微的动了动,继续说:“可惜啊,天妒我车家出了人杰,在国云二十七岁的那年,本来已经和市长家的闺女订好了婚约,却在即将结婚的前一天晚 上,被人暗算杀害,横尸在马路的中央。” “我……” 车老脸上的表情忽然间激动起来,满脸的仇恨如同火焰一样燃烧了起来,“我发誓,有生之年,只要有一丝的机会,我都要找出那个杀害我儿子的凶手,将他碎尸万段替我儿子报仇!” 车老情绪激动,握紧着拳头,一时间无法继续说了,这时一旁的车国海接着道:“家父这一生都在找寻仇家的下路,终于在十年前查出来了。” 一直坐在一旁不语的八指道:“是谁?” 车国海道:“是大西北胡家的三少爷,如今胡家的掌门人胡秋平。” “胡秋平?”八指疑惑了一声,看向林昆。 林昆点了点头,笑着说:“听过这个名字,漠北和大西北距离很近,当地胡姓人最多,胡家更是震慑一方的大家族,这个胡秋平今年五十多岁,号称是西北第一刀,一把弯刀在手,这些年倒是没听说过 有败绩。” 车老冷哼一声,道:“这个王八蛋,最近这些年风头很盛,不光号称自己是大西北的第一刀,还宣称自己是整个华夏出刀最快的人……想当初,他可是我儿子国云手下的败将,当时他从外省来挑战我儿 子,想要以此将西北胡家的实力扎入东北边境,结果被我儿子给打败心中记恨,才使出了下三滥的招式暗算!” 车老一副气愤的模样,能看按得到,他脸上的青筋在跳动,对于这一场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的仇恨,依旧是刻骨民心。 这世间上最大的仇恨摸过去杀子夺妻。 车国海在一旁也是一脸的仇恨翻滚,心中悲戚语气冰冷,“那个狗杂种,当初要不是用下三滥的手段暗算我大哥,他一辈子都不配做我大哥的对手!” 说到了打打杀杀,林昆先回过头笑着对顾微和楚静瑶说:“你们两个先带孩子到外面随处走走。”说着,又看向了对面的车玲玲,道:“车姑娘,麻烦你带他们出去转转。” 车老情绪稍稍平复,脸上有些愧疚的看向林昆,道:“林小友,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情绪激动,没考虑到两个孩子还在,惭愧了。” 转过头看向孙女,道:“玲玲,一定要好好招待两位夫人和孩子。” “哦……” 车玲玲脸上有些不情愿,但爷爷的命令不敢违抗,起身便笑着向楚静瑶和顾微招呼,“两位,跟我来。” 楚静瑶和顾微带着孩子,跟着车玲玲出门。 餐厅里就剩下车老、林昆、八指、车国海以及车勇四个人。 林昆笑着说:“车老,有心里有一个疑问,既然你十年前就查出了是胡秋平所为,那你为什么等到现在?” 车老脸上表情悲戚,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我恨不得立马宰了那个臭杂碎,可我查出来的太晚了,当时他已经是一方高手了,我根本不是对手,更何况他背后还有一个胡家,如果真的正面交恶的话,我 们车家也不会占有任何的优势,所以这些年我只有忍气吞声,寻找机会。” “本来,我已经是要放弃了,以为在我躺进黄土里以后,也不能报这个仇了,直到我听闻了林小友,我发现机会来了,以林小友的实力,应该可以替我杀掉这个胡秋平,以慰我儿国云的在天之灵。” 林昆道:“车老,我能体会到你的心情,你先是送我价值连城的人参,又以这种上宾的礼仪待我,我林昆的心里很感动,只是我也有我的原则。” 车老道:“林小友,你先说说看,多少钱,只要你开个价,我都满足你,我只要胡秋平死,用他的头颅来祭奠我儿国云的在天之灵!” 林昆摇头道:“车老,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胡秋平和你们车家的恩怨,我作为一个外人不好插手,与整个大西北的胡家为敌,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另外这个胡秋平的为人……如果他没有明显的劣迹 ,我就去杀了他,这似乎也有些不妥。” 林昆说完,八指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说:“昆子,这个胡秋平我知道,不是个省油的灯,坏事可没少干。” 对面的车老等林昆说完,笑着说:“林小友,你放心,我老爷子活了这么大的年纪,最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绝对不会强人所难,这个胡秋平的恶劣事迹,我已经让国海调查整理了,保证让你有去杀他 的理由。” 车国海马上事先准备好的档案袋,从身后的包里拿出来,推到林昆面前。 车老继续说:“当然了,我也只到开价钱这种事,对于林小友来说毫无份量可言,只要你替我车老头抱了这个杀子之仇,以后我们车家将臣服于你,你借助我们车家的实力和影响力,黑河省的统一也就 是眼下的事情。” 林昆笑了笑,不等他开口做出决定,对面的车勇却是突然站了起来,一副冰冷压抑了半天的模样,道:“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