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南山路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二十一章:南山路

第二百二十一章:南山路 沈曼狡黠的一笑,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审视着林昆,把林昆看的都有些毛了,她笑着说:“你肯定在撒谎,到时候别让我逮到你,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林昆摆出一副冤枉的表情,道:“美女,我可是良民好不好。” 沈曼妩媚动人的瞟了他一眼,转过头看向改装后的老捷达,说:“你喝酒了不能开车,要不我送你回去?”回过头看着林昆,“开你的车。” “好啊!”林昆哈哈笑道:“还真没看出来,沈大警花也喜欢玩车呢。” 沈曼狡黠的笑道:“我不喜欢玩车,我只是送你回家。” 林昆笑着说:“好好好,那我谢谢沈大警花对我这么好,我林昆感激不尽。” 沈曼白了他一眼道:“行了,别在这臭贫了,赶紧把车钥匙给我。” 林昆掏出车钥匙递给沈曼,两人上了车,上车后沈曼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惊讶起来,看看车里的内饰,然后转过头看向林昆:“捷达也可以这么改?” 林昆笑着说:“那当然了,这可不是普通的捷达,是以前纯进口的老捷达,跟你看到的满大街的捷达可不一样,以前纯进口的东西可都是料真价实的,改装起来的空间也大,不像现在的车,就是个广告名气。” 沈曼赞同的点点头,道:“有道理。” 林昆用眼神指了指方向盘,道:“沈大警花别,尽情的感受一下吧。” 沈曼发动了车子,轻轻的一踩油门,老捷达马上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一股刺激的感觉马上就随之从内心里激发了出来,沈曼的脸上缭绕上一阵兴奋。 推上档把,老捷达咆哮着就冲进了夜色里,沈曼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脸上的表情既激动又紧张,其实她开的速度并不快,作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飙车超速这种事在她的骨子里是绝对不允许的。 林昆笑着提议道:“要不到告诉上飚一圈?你这么开来开去的也没啥感觉啊。” “算了……” “算什么算了,晚上高速上的车少,你上去之后可以尽情的发挥一下,要不这么好的车被你当成普通的家用轿车给开了,那可是怪可惜了。” 沈曼心里稍微的犹豫了一下,道:“好吧。” 找了个临近的高速入口,老捷达上了高速,驶离了收费站口之后,老捷达突然加速了起来,那咆哮的声音冲荡在夜色里,像野兽在嘶吼一样,车速猛然的就提升了起来,和刚才在市区的时候绝对是两种感觉。 沈曼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单纯的紧张、激动来形容,而是充满了激情与对速度的渴望,脚下的油门不自觉的越踩越深,后背强烈的推背感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赛车了,这种激情、驾驭、速度的快感绝对不是三言两语能形容的。 在高速上兜了一圈,老捷达又回到了市区,按照林昆的要求,沈曼先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家,然后林昆再开着车回家,至于喝了点啤酒,那对于咱们林大兵王来说根本不是事,那啤酒在他的嘴里就像水一样没味。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半夜三点多了,林昆躺在床上便迷糊了过去。 此时,在中港市的南山弯路上,一辆经过改装的黄黑布加迪像一道闪电一样穿梭而过,咆哮嘶吼的声音令整个南山都感到不安,轮胎磨在地面上发出一连串的吱嘎声,一个接着一个近乎完美的漂移在连弯处展现出来。 南山弯路是中港市风景最好的一条山路,同时也是最凶险的一条山路,在它山路的末端有九连弯,这九道弯的弧度一个比一个刁钻,连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普通的家用车到这里速度最高能开到20迈,再快的话就极有可能冲出弯路掉到山下,赛车经过这里想要提高速度的话,就必须用连弯飘逸,这九连弯对飘逸的技术要求的非常高,需要一连漂移九次,正常的国际标准的赛车道上,也没出现过这种难度的弯道。 布加迪从山上开了下来,停在了山路入口的路边,一身职业赛车服的金凯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 过了几秒钟,山路上又有几辆车冲了下来,全都是经过经过改装后的豪车,其中有宝马、奔驰、保时捷以及法拉利等名车,车上下来的都是些年轻人,笑着冲金凯招呼道:“金少爷,你的速度又提升了,这次贫民地下赛车非你冠军不可了。” 得意之余,金凯并没有显得骄傲,笑着回道:“你们就少奉承我了,大家一起玩车这么久,你们什么水平我还不知道?你们刚才都故意让着我吧。” “哈哈,我们确实有让的嫌疑,即便我们不让,就我们手里的这几辆车,和你那辆新改装的闪电布加迪比起来,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哈哈,徐少你这么说,是说我的技术不行,但我的车行喽。”金凯笑着道。 “可以那么理解吧。”被称作徐少的年轻人笑着说,一看就是在和金凯开玩笑。 金凯笑着叹了口气,道:“光靠车也不行啊,最近我可听说了,为了这次的地下赛车,道上的不少大佬专门请来了职业赛车,对于疯皇集团的承包权,那些个家伙也是真够下血本的,这次想要赢得冠军怕是没那么容易。” 另外又有年轻人道:“金少爷,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咱们哥几个又不是白给的,到时候那些职业赛车手要是想超你,也得过我们这一关啊。” 金凯哈哈笑道:“好,有哥几个这句话,我心里也就有底了,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百凤门的那个林昆,那家伙总给我一股摸不透的感觉。” “他很牛逼么?” 金凯琢磨着点点头道:“说不清楚,上次我见到他,总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我提议说用赛车的方式解决凤凰集团的承包权的时候,他很痛快的就答应,他要是没有把握,会答应的那么干脆么?” “金少爷,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我虽然没见过那小子,但我觉得他之所以那么痛快的答应以赛车的形势解决凤凰集团的争端问题,那也是无奈之举。首先百凤门现在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如果真的和其他的帮派火拼起来的话,肯定是他们不愿意的,像赛车这种既不用火拼,又还能解决争端的办法,他总找不到理由拒绝吧。要我说他可能早就在心里放弃了对凤凰集团的承包,政府是允许了他承包,可要是道上的这些个大佬们集体不允许,他想要把凤凰集团给搞好了,那绝对没戏。” 金凯听完后仔细的体会了一下,貌似说的有道理,今天他又超了自己以前的记录,心情大好,大手一挥冲同伴们道:“哥几个,找地方喝一杯!” 这边黄黑色的布加迪和几辆豪车刚走,又来了一拨赛车,这些赛车鱼贯而入的进入了山道,旋即一声声咆哮的嗡鸣声怒冲云霄,将夜色都冲的散了…… 送完了澄澄去学校,林昆就接到了秦雪的电话,秦雪上午请了半天假,说是要带林昆去看风景。林昆被整的云里雾里的,只好先答应了下来,两人约好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见面,请了秦雪吃了顿早餐后,秦雪坐上了林昆的车,把他带到了南山脚下。 老捷达停在路边,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南山,一片生机盎然的绿光泛起,秦雪从兜里掏出一根女士专用的细烟,掏出一枚精致的粉红色打火机点着,吐出一股淡淡幽香的烟气,然后看着眼前的南山道:“这里是南山,最顶上是中港市著名的南山公园,从山下到山上的路距大约是50公里,这一段里一共有二十三个弯道,其中最凶险的是最后的九连弯,也被叫做鬼九卡,每年都有不少的人在这车毁人亡,亡的都是些玩赛车的,这次贫民地下赛车就是在这里举行,过去最好的成绩是十分二十秒,是这次主办方的负责人金凯保持的,现在他可能更快。” 林昆也从兜里摸出了根烟,从秦雪的嘴里抽出那根细烟点着,淡淡的吐出一团烟气,笑着说:“你把我带过来是让想我提前熟悉下路况?” 秦雪道:“你先上去跑一圈,看看感觉如何。” 林昆笑着道:“好。” 老捷达先是开到了山顶,一路上风景优美,各种树木枝叶繁盛,中间又穿插了许多的小路和凉亭,供给那些喜欢爬山的人们休憩乘凉用,山顶上是一个偌大的山体公园,门口的位置有一个大的喷泉池,广场上是一大片干净的大理石,许多喜欢晨练的人都把车开到了山顶在广场上晨练。 按照秦雪指定的地点,林昆把车停了过去,停车的位置就是赛车时的起始位置,秦雪看了一眼时间,说:“你先不用在乎时间,开一圈感觉一下。” “好!” 林昆直接一脚油门踩下,老捷达咆哮一声就向山路冲了过去……